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你在怪我
    贤王匆匆赶到现场,正好瞧见血肉模糊一片的郑判。

    “怎么样。”

    贤王催问随行太医。

    太医战战兢兢地道:“还余有一口气在。”

    “那还等着什么,将人带下去,尽力医治!”

    贤王的声音夹着愤怒的压抑。

    太医连忙应下,让人将还余有一口气在郑判抬了下去。

    接下来的狩猎,郑判是没有办法参与了。

    现在他的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呢。

    “皇兄。”

    从殿内走出来,姬无舟正好看见隐忍得满脸扭曲的贤王,面色淡淡地唤了一句。

    贤王冰冷的视线从他的身上扫到了褚肆身上。

    褚肆朝贤王一揖,“贤王。”

    “褚相向来对郑将军有异议,今日郑将军差些气绝,褚相也可真忍心了。”

    直白又阴沉的声音从贤王的口中道出来,隐有怒火。

    因为贤王怀疑,褚肆站在了姬无舟的身边。

    褚肆淡淡瞥了眼过来,声音淡如水:“既有异议,为何不忍?”

    贤王脸色微变。

    姬无舟在两人的脸上来回,若有所思。

    褚肆朝贤王又是一揖,转身离开。

    姬无舟盯着褚肆离开的方向,道:“皇兄还是去看看郑将军的伤势吧。”

    “三皇弟……”贤王的声音响起。

    姬无舟住步,“父皇现在正在气头上,有些话,皇兄还是少说为好。”

    说完,姬无舟已经大步离去,独留贤王站在那里沉脸思索。

    ……

    “少夫人。”

    门口打开,白婉小声凑到舒锦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神色古怪地退开。

    舒锦意冷眸微眯,心中冷笑。

    还有一口气在是吗?

    皇上始终还是没下死手,或者说,皇帝根本就什么都知道。

    “少夫人,相爷回来了。”

    门外,传来书颐的声音。

    舒锦意收拾自己的心绪,起身迎向门口。

    褚肆进门,就看见瞧着自己的舒锦意,那双乌黑眼正盯着他看。

    眼底的沉静,让褚肆心微紧。

    果然是她。

    褚肆手一摆,左右退下。

    褚肆走到暖炉边,拿起一边的挑具挑了挑里边的炭火。

    屋里一时安静得只听得见炉子里噼啪声。

    “昭华公主并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尽可能的来找我。”

    酝酿了许久,褚肆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她不信他。

    这一点,让褚肆觉得非常的顿挫。

    她宁愿找外人,也不愿意来找他。

    郑判本来就有他安排的死法,却不是这个时候,等他爬得高些,再往下狠狠一摔。

    这才是郑判该得到的惩罚。

    占有墨家,占有墨家功劳。

    该死。

    褚肆从来没有让郑判好好活着的意思。

    她想要亲自动手,他可以帮她。

    但她不信他。

    褚肆从来没有觉得这般苦涩过。

    她总是能轻易的挑起他的情绪波动,他刚才就忍不住要问她,为什么。

    舒锦意能够察觉得到褚肆情绪的微微波动,有些讶异。

    “相爷在说什么,锦意不清楚。我和昭华公主仅仅是……”

    “你知道。”

    褚肆猛地回头,那双黑到极致的眼紧紧攫着她。

    舒锦意一怔,讷道:“你在怪我?”

    褚肆深吸了一口气,冷硬地转开了脸。

    “你在怪我。”

    舒锦意重复。

    “没有。”声音一样的冷硬别扭。

    舒锦意看着他别开脸,强装冷硬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每次,总能发现他可爱的一面。

    这个褚肆真是……

    舒锦意在心底一笑,淡声道:“你都知道了。”

    “知道,”语气依然冷硬别扭。

    “我不喜欢郑判。”舒锦意向他走来,看着他道。

    “我知道,”褚肆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开。

    “晚了,睡吧,”舒锦意突然伸手拉了拉他。

    褚肆被吓得缩开手,愣怔地看过来。

    舒锦意也愣住了。

    他这是什么反应?

    褚肆耳根子微红,道:“你承诺过。”

    “什么?”

    “赢了他,你就……”

    “就什么?”舒锦意好笑地看着他,一脸无辜。

    褚肆眉峰一蹙,声音有些不悦:“你自己刚答应的话……”

    “明天才开始,成败还没定,你着什么急?”舒锦意瞥了眼他微红的耳朵,啧了一声。

    褚肆这才点点头,松了口气。

    可很快,他又一脸凝重地看着舒锦意,脸上颜色变了几变。

    又怎么了?

    舒锦意道:“折腾了一天,睡吧。”

    “你先歇着,”褚肆冷硬地转身出门,拐到了旁边的一个小间去了。

    舒锦意怔怔地看着他朝下人们的屋子走去,一脸不解。

    好端端的怎么又生气了?

    比千金大小姐还难伺候。

    舒锦意没管那么多,抱着被子睡了。

    睡到半夜,发身周身冰凉,坐起身瞧炉子那边一看,原来是没炭了。

    打开门出来。

    远处只有守夜的兵,她早就将白婉她们打发下去了。

    此时,门外一片静俏俏的,还能听见林子里吹过来的呜呜寒风声。

    “噼啪!”

    不远处,有什么东西被踩响了。

    舒锦意虽无内力,但耳朵尚且能分得清楚风声和人为声。

    缓步朝后面那个方向走去。

    夜下。

    舒锦意只见一道道黑影从树林这边翻过去,然后消失在林子的那一头。

    黑眸倏地一眯。

    谁的人?

    他们想要干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舒锦意没有再看见什么可疑的东西,转身折回。

    刚到门处,似有所感的,舒锦意猛地抬起头。

    前面一道站在暗影里的高大黑影正凝视着她,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看了多久。

    “褚肆?”

    舒锦意试叫了一句。

    黑影朝她走过来,步伐有点急。

    “你在干什么?”

    是褚肆低沉的嗓音。

    他一把将她捞过来,两只大手握着她圆滑的肩头,黑眸直探进她的眼底。

    “我听到动静,出来看看。”

    舒锦意显然被他的动作吓着了。

    “外边冷,回去。”

    褚肆的声音比之前更为冷硬,若是细听,分明夹着一丝心疼在里边。

    天这么冷,她大半夜穿得这么单薄跑出来,万一得了风寒怎么办。

    “被褥不够厚实,冷,”舒锦意扯了扯他的衣袖,抬起曜石般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褚肆心头倏地狠狠一跳。

    “进去。”

    “你也赶紧进来吧,怪冷的,”舒锦意说着,扯着他进屋。

    扭捏了好几下,褚肆最终还是如愿意的紧抱着舒锦意。

    因为冷的原因,平常时在榻上和他分出距离的舒锦意,不时的往他怀里拱来,寻找热源。

    褚肆满是复杂地将她抱在怀里,偷偷亲吻着她熟睡的容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