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她抱他了!
    “啪。”

    誉王府书房内,姬无舟狠狠拍一掌桌。

    俊容有些扭曲。

    身后带伤的黑衣人捂着还出血的右胸口,单膝跪在身后没敢轻易动。

    “那传闻不知为何传成了这样,属下在调查中,被对方伤了。”

    “褚肆,褚肆的人呢。”

    姬无舟脸上闪过一抹恼怒。

    “他一直没动,我们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姬无舟自从听到帅印的消息后,就派人在皇城之中搜寻。

    没想到惹到了贤王府的事,结果两方人马就碰上了。

    姬无舟的人损失了好几名。

    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不知道花了他多少心血。

    听到损失的人数,他怎么能不肉疼。

    “让他白捡了个便宜,城内的消失未必是真,是本王太过心急了。边关那里,还得加快。”

    “褚相什么也不做,反得了渔翁之利,王爷,不如想法子将这人拖下水。”

    姬无舟哪里没有想过,但拖褚肆下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这人做事太小心了。

    每回碰上面,总能拿墨缄的事气他一气。

    从这儿能看得出来,褚肆将自己的情感藏得有多深。

    “冬猎要来了。”

    背着手,姬无舟遥望着窗外的寒雪,嘴里喃喃吐出一句话。

    ……

    “冬猎要来了。”

    另一头,舒锦意捏起院中的雪渣子,水渍从手指缝边溢出来。

    盯着滴落的冰凌,舒锦意忽思起那年救他于水火的冬猎。

    也是像这年一样寒冷。

    “他日救你性命,今时却要想方设法取你性命。”

    他若是好好活着,她的大姐和二姐怎么能安心离开这是非之地。

    “少夫人,少夫人……”

    一道匆匆的脚步声伴随着叫喊传来。

    拉回了舒锦意的思绪。

    “怎么了。”

    “不好了少夫人,二夫人她摔着了!”

    “什么。”

    舒锦意脸色一变,容不得多想,快步朝刘氏的院子小跑去。

    大夫已经在里面给刘氏诊治了,舒锦意快步走进屋,看见白着脸躺在床榻上的刘氏,脸再度往下沉。

    “大夫,母亲的伤重吗?”

    “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摔伤了腿,养一段时间就无碍。”

    “多谢大夫,”舒锦意一听,松了口气。

    听了大夫的吩咐注意事项后,亲自将大夫送出门才折回来。

    刘氏对上儿媳妇的探究的眼神,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慌慌。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伺候的。”

    舒锦意当然不会直接问刘氏,而是沉着脸训起了刘氏身边的人。

    “是我的主意。”

    “母亲?”

    “那蠢妇,”刘氏冷笑了一声,然后是一脸的快意道:“蒋氏向来得意,今天被老夫人罚了月银,二房也算是得了些便宜。”

    舒锦意一听,脸就黑了。

    虽然不知道得了什么便宜,可是看见刘氏这样。

    她总是能猜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母亲可想过,你这样摔下来万一起不来,相爷又该怎么办。”

    舒锦意的声音不冷也不热。

    话音一落,刘氏的脸就僵了。

    从刘氏这里出来,舒锦意才听到柳双打听来的前后原因。

    原来今天舒锦稚不知道说错了什么话,差点就惹得蒋氏怀疑起刘氏和舒锦稚勾搭在一起陷害他们大房。

    刘氏就想出个法子让蒋氏将她推得摔倒,老夫人刚巧经过看见这幕,就罚了蒋氏。

    这事,算是安稳了。

    回想那天刘氏和舒锦稚有说有笑的画面,舒锦意抽了抽嘴皮子。

    大房想要碾压二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当年褚肆的爹可没有褚寰那精明脑袋,知道褚暨心怀妒恨,走了商,并没有选择在朝中为官。

    褚肆的爹不同,惊才艳艳。

    正是走上仕途的好年纪,褚肆刚出生没有多久,就用兄弟情谊害死了褚肆的爹。

    至于是这暗中的传闻是不是真的,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好不容易赶下了一个,褚肆又崛起了。

    皇帝又是那个态度。

    大房哪里容忍。

    两房之间的怨,哪能那么容易就消化掉。

    “母亲伤势如何。”

    一道沉磁的声音从前头传来,抬头就看见褚肆迈着快步走过来,转眼就到了她的面前。

    那双幽深的黑眸正近距离的看进她的眼里。

    “大夫看过了,无事,只是稍微扭伤,养一段时日就好。”

    褚肆松了口气,突然捏起舒锦意柔软的手,深深凝视着她:“锦意,你和母亲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人了,谁都不可以有事。”

    褚肆手上的力度有些大得惊人,没等舒锦意说话,他突然拉过她的手就往外走。

    “褚肆?”

    “带你去个地方,”褚肆说。

    舒锦意也没挣扎,身后的丫鬟一副想跟又不敢跟上的样子。

    徐青和郭远抬了抬手,示意她们不用跟随。

    外面还下着雪,舒锦意是被他从北侧门带出来的。

    “去哪?”

    “上来。”

    侧门出来边上正静静站着匹马,褚肆跃上马,朝她伸手。

    盯着节骨分明的手,舒锦意一时有些愣。

    “上来。”褚肆再次抬了抬手,示意。

    舒锦意慢慢伸出手来,握上他的手。

    腾空一起,然后稳稳的落在他的前面。

    温厚的胸膛紧紧包裹着她冰凉的后背,她还能听见他有力又有些乱的心跳。

    舒锦意有些别扭地动了动身体。

    她叱咤沙场这么多年,第一次被这么娘们的对待。

    褚肆似乎看出她的别扭来,默不作声拉紧马缰,策马飞奔出去。

    好久没有策马的舒锦意,只觉得一阵寒冽的冷风吹刮过来,风雪打在脸上,迷了她的眼。

    舒锦意好笑的想:褚肆还真不是个温柔的人。

    想法刚落下,前面的视线就被件在裘衣给挡住了,连带着风和雪都阻隔在外面。

    舒锦意哑然一笑!

    哒哒的马蹄声在耳边响,一颠一颠的,很有种意气风发的错觉。

    舒锦意前倾的身体,慢慢地朝他宽厚温暖的胸膛靠去。

    褚肆的心跳,很快!

    几乎是在盖住了马蹄发出来的哒哒声,舒锦意一侧身,听得更加的真切!

    那双手,突然轻轻的环上他的腰上。

    褚肆扯着马缰的手倏地一绷,差点被他用力捏断。

    身体僵硬,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撩了。

    她抱他了!

    她主动抱住他了!

    如果此时舒锦意掀起大裘,就会看见褚肆咧开嘴,傻笑的蠢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