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为你展眉
    “掌嘴。”

    永宁侯夫人徒然厉喝一声,身边两个嬷嬷就上前,推开李满华身边丫鬟,两巴掌就掴在了李满华白嫩无暇的脸蛋上。

    “啪啪!”

    两声响下,李满华细嫩的脸蛋上就出现了两个清晰的五指印。

    “小姐!”

    被推开的丫鬟红着眼眶大声叫了起来。

    “夫人……您这是何意。”

    李满华咬着牙关,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直直盯着永宁侯夫人。

    “你竟问我何意?”永宁侯夫人冷笑:“我儿被你害成那样,你竟敢问何意?”

    “永宁世子并不是……”李满华极力想要解释。

    永宁侯夫人再次厉喝:“掌嘴。”

    “啪。”

    这边嬷嬷的手刚掌掴下来,就被一只手打了出去。

    突如而来的力量吓得另一位嬷嬷一跳,那一掌就是下不去。

    定眼一瞧,却是一名侍卫打扮的男子站在眼前。

    “不知道李小姐犯了何错,能劳动永宁侯夫人亲自来寻怨。”

    侍卫朝永宁侯夫人一揖,那动作一做,就一道将另一边的嬷嬷冲打了出去。

    “唉哟。”

    膀大腰粗的嬷嬷被撞得一个趔趄,稳不住庞大的身体,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李府的下人?”

    “永宁侯夫人看差眼了,小人正好在褚府当差,不小心撞上了,忍不住替这位李小姐说一句话。”

    侍卫朝永宁侯夫人再作揖。

    听到褚府二字,永宁侯夫人脸色一变,大袖子一摆,转身:“回府。”

    左右跟随的人快步上前,扶着永宁侯夫人上马车。

    等人一走,李满华就盈身福礼道:“多谢相救。”

    “这是应该的,往后李小姐还是少出府门,就算出门身边也该多带个人,”这名侍卫不是谁,正是褚肆身边的郭远。

    李满华抿了抿唇,脸蛋上的巴掌印仍旧清晰可见。

    低眉顺眼的样子很是让人心怜!

    郭远却是看了一眼,声音有些冷硬:“李小姐还是给相爷少添些麻烦。”

    李满华身子一僵,“是我鲁莽了,可是……”

    “李小姐知晓就好,”郭远话说得相当不客气:“李小姐好之为之。”

    郭远从后面窜着离开,丫鬟一个抬头,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小姐,您怎么样?那永宁侯夫人下手也忒重了,竟然将您打成这样,”丫鬟眼眶都通红了。

    李满华摸了摸脸上的火辣辣,眼睛里蓄着些泪花。

    “我们回府。”

    “可是小姐不是要去……”

    “没听着方才他说的话吗,”李满华脸绷了绷,声音一重。

    丫鬟愣了下,扶着李满华,“小姐,回府敷些药吧。”

    ……

    这边舒锦意回府后,心思有些微乱。

    她竟不知道褚肆和李家走得这么近了,还护着那家小姐。

    “少夫人?”

    白婉走进屋来,小心地探着舒锦意的神色。

    舒锦意抬起没有多少温度的眼:“什么事。”

    “是二夫人让您过去一趟,”白婉压着声说。

    舒锦意来到了刘氏的院子,就看见舒锦稚和刘氏有说有笑的,场面诡异。

    “母亲。”

    “你姐姐过来看你了,”刘氏向舒锦意招招手。

    姐姐?

    现在她该叫姐姐吗?

    自打舒锦稚嫁褚暨为妾后,这辈份实在有些荒唐。

    “姐姐。”

    “锦意来了,快把我准备的那匹好料子拿来,”舒锦稚见舒锦意,就跟见亲姐妹似的。

    舒锦意从丫鬟手里接过那匹还算好的帛织,样色鲜艳,衬着白皮肤的人最是好看。

    可舒锦意向来就不喜欢艳色的布料。

    “好了,我还有些话同你姐姐说,先回去吧。”刘氏一摆手,舒锦意就带着疑惑离开。

    半道上,白婉替舒锦意抱着那匹布,不由好奇道:“二夫人这是做什么?”

    舒锦意没说话,回了院子就让白婉将那匹布随便找个地方放了。

    这边,褚肆回府就进了书房。

    郭远过来将中午发生的那一幕汇报过来。

    褚肆眸色一沉:“怎么突然招惹了永宁侯府。”

    “属下也觉得奇怪,经后面一查才知是永宁世子对李小姐钟情,永宁侯本意是让世子娶个公主回府做世子妃,哪知永宁世子竟为了这李小姐抗拒了家里。”

    因此,才惹怒了永宁侯夫人。

    看了眼褚肆的神色,探测道:“可要在其中周旋一二?”

    褚肆抬手:“没这必要。”

    “是。”

    郭远见褚肆对李小姐的事情并没有再上心,仍旧只派人过去暗中护着就了事。

    “少夫人您来了!”

    外边,徐青的声音响起。

    正端坐在案前的褚肆立即起身,冷峻的脸也柔和了下来。

    “锦意。”

    “相爷这还在忙着呢?”舒锦意的声音清清凉凉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不忙,”褚肆赶紧将舒锦意引进屋。

    郭远朝舒锦意一礼就退了出去。

    舒锦意往他的桌案扫了眼,折子上的墨迹还没干。

    左右两边都堆了不少要处理的公务,说不忙?

    “累了?”

    褚肆瞥见她眉眼间淡淡倦色,轻声问。

    舒锦意摇头,从手边抬起一本账册,然后选了一把圈椅坐下,“你忙你的,我看会。”

    褚肆视线落在这账本上,眼中更是柔软。

    “好,累了就先回屋去歇着。”

    舒锦意摆摆手,让他去做自己的事,别那么婆妈。

    褚肆压着嘴边的浅笑,坐回了案前提笔继续处理手边上的公务。

    提着笔杆的人,不时抬头看着前面仔细阅账的少女,心满意足,又是干劲十足。

    舒锦意拿着手里的账册,却发现自己竟然半个字也瞧不进眼里去。

    抬头看着认真做事的俊美男人,舒锦意一时愣神。

    或许是灯光问题,她竟觉得这人的眉眼不再那么冷凌,竟柔和得不像话。

    深邃俊美的五官被烛火照映得更加的立体,不论从何角度看去,这人都是俊得不像是真实的。

    这一看,舒锦意就失了神。

    直到脑海闪过白日里那一幕,舒锦意才慢慢地收起了视线,重新落回到了手里的账册上。

    李家小姐,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

    脑子转着这个问题,慢慢地,脑袋一点点的往下点着。

    褚肆抬目,看见这一幕,冷硬的嘴角不由溢出一抹温和的笑。

    眼看着那账册就要从她的怀里滑下地,一道轻劲的风轻轻撩来。

    褚肆高大的身形就站在了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躯一弯,节骨分明的手捞上了掉落的账册。

    轻放在几上,褚肆轻声在她的耳边唤:“锦意?可是睡着了?”

    半晌,紧琐着眉沉睡的人没有动静。

    褚肆伸手轻轻抚上她梦里都蹙紧的眉心,蹲在面前,近距离的详端着她的睡颜,偷偷的,彼是激动的亲吻着她的眼睫,她的脸颊。

    心满意足的褚相将人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出了书房。

    书房外的下人一眼瞥去,立即压下视线,无声的作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