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死无全尸
    袁老夫人,就是袁茺的老娘,在那池院里哭得嘶天。

    连着晕着三次,每次短暂晕厥后醒来又哭天喊地,直把袁府哭崩塌。

    由嬷嬷丫鬟搀扶着过来的墨雅闻得婆婆嘶天的哭声,渗着细汗的眉心蹙了蹙,苍白的嘴角却噙着抹冷涔涔的笑。

    落在身侧的丫鬟婆子眼里,格外的瘆人。

    姬无舟身着暗色王爷常服站在池边,看着僵白的袁茺尸体。

    耳旁袁老夫人的声音震得频频蹙眉。

    大理寺卿让人逐一检查,又让仵作过来当场验尸。

    最好确认。

    “禀誉王爷,袁大……袁茺是他杀!”

    姬无舟幽冷的黑眸倏地一眯。

    “确认。”

    “已确认。”

    “我的儿啊!你死得冤啊,都是那贱人!”袁老夫人一听,嚎得更大声。

    “母亲这是在说我吗。”

    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由游廊处传来,很快,由人搀扶的墨雅就出现在眼前。

    袁老夫人一见墨雅,整个人都震怒又悲愤的跳起来,朝墨雅扑来。

    “拦下她。”

    姬无舟冷冷一喝,立即有人将袁老夫人的冲势接下。

    墨雅静立在那里,幽深的眼目正凝视着姬无舟。

    “你这贱人,还我儿,把我儿还回来……都是你害死了他!”

    袁老夫人张牙舞爪的,仍旧想要朝墨雅身上扑去。

    墨雅慢慢地挣开搀扶着自己的力道,有些踉跄地站在那儿,眼眸冰冷地扫着架上躺着的冷冰冰尸体,眼底,浮起快意的笑。

    “这就是你的下场。”

    话音冰凉。

    姬无舟看着一脸阴沉的墨雅,眉宇轻蹙。

    此时的墨雅,就像是要扑向刀子,也要与人同归于尽。

    而这个人……仿若是他。

    对上墨雅沉冷眼眸,从那里面,仿若看见了墨缄冰冷,怨恨自己的模样。

    姬无舟放在袖下的手,用力箍紧。

    看见姬无舟若无其事的样子,墨雅方才冲出体外的怒,渐渐的平息,只是心底里汹涌得更厉害。

    墨家的人,岂能那么没用。

    “袁夫人伤势在身,尔等在干什么,将人扶下去。”

    姬无舟淡漠朝墨雅身后的婆子和丫鬟冷声吩咐。

    下人吓得一个寒噤。

    “誉王好,”墨雅维护着姿势,淡淡行礼,眼眸深沉又冰冷:“是我让她们将我扶过来,瞧瞧这个黑心的东西,到底是死得多难看。”

    “墨雅!你这贱妇!”

    袁老夫人大声厉喝,眼神狰狞,瞪来的视线几欲能杀死人。

    墨雅淡淡立在那里,维持着她贵雅的气度。

    慢条斯理道:“母亲此时悲恸难自控,万一伤着了誉王爷可就不好,将母亲扶下去,好好看着。”

    “你……”

    在姬无舟的沉默下,下人选择非常的明智,直接捂了悲愤的袁老夫人,带离现场。

    大理寺卿带来的几人,瞬间感觉到场面逼仄,偷偷退到边上。

    “方才说,这黑心的东西是他杀?”

    大理寺卿被墨雅阴沉的眼神盯住,浑身僵硬,在姬无舟默许下,僵着回道:“回袁夫人,正是他杀。”

    “不必再查了,”墨雅纤细的手一摆,“若查出个好歹来,可就不好了。誉王爷,您说呢。”

    大理寺卿频频抹冷汗。

    这袁夫人……还真有当年墨将军的气度。

    姬无舟深深望来一眼,手一抬:“将尸体带走。”

    “等等,”墨雅苍白的唇冷冷开启,“誉王爷,袁茺如何也是民妇的相公,您这样将尸体领走,是不是有些不妥。”

    姬无舟倏忽看了过来,眯紧了眼。

    墨雅并不惧他,迎上他的目光。

    “袁夫人……”姬无舟声线危险,眼神带着不容他人置喙决定的权威。

    墨雅沉稳又快言道:“看在阿缄的面上,留下尸体。”

    姬无舟黑眸蓦然眯成一线,身上危险的气息散开,形成一股逼仄的迫人气场。

    如果不是眼前这女人是墨缄的姐姐,他姬无舟就不受人威胁。

    拿墨缄来堵他,墨雅,你可是做好了准备。

    他的皇途霸业,不容得半点的差错。

    “将尸体留下,”姬无舟冷冷一甩袖,大步而去。

    这是最后一次护你姐姐了,墨缄。

    姬无舟刚带着人离开袁府,墨雅整张脸白得如同纸张。

    墨霜从抄着后门回府,并没遇着姬无舟,却听说了。

    匆匆过来,正好看见要晕厥过去的墨雅。

    “大姐!”

    墨霜急红了眼,“你怎么这么犟啊!”

    “阿霜……”墨雅瘦骨如柴的手指紧紧箍住墨霜的手,眼眶冷热交替着,恨声道:“将这人……丢进鱼池……让他死无全尸!”

    声音细小,墨霜却听出墨雅抽出心底的愤恨。

    “好……都依大姐的意思,大姐……别丢下阿霜一个人。你还有袁琊,他才这么小……你不能丢下我们。”

    墨雅再也听不见墨霜带着哭腔的焦急声,晕死了过去。

    ……

    姬无舟从袁府出来,停靠在后面上的马车缓缓驶了出来。

    还未停稳,舒锦意就迫不及待的从马车内跳了出来,吓得下人们心跳差些停止。

    舒锦意已经不在意这些,快步朝袁府走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