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我要做妾,我要做妾!”

    生怕褚暨会反悔般,舒锦稚大声喊了起来。

    舒豫和袁氏脸色瞬间转白,再转为铁青。

    舒锦稚这简直是在他们的脸,一阵抽疼抽疼的。

    高氏一听,在心底里清冷一笑,看向舒锦意这边。

    “刘氏,你和舒家是亲家,你来说说。”

    说?

    说什么?

    高氏这不是要落他们二房的脸吗?

    刘氏可不敢认这门亲家,污了眼不说还毁名声。

    “母亲做主就是,儿媳独身一人,实难掌大局。再者,锦稚的父母都在这呢。”

    刘氏言外之意是说高氏不问对方父母,反而来问她,不地道。

    舒豫和袁氏的脸色再次变了变,恨不得扇打舒锦稚巴掌。

    丢脸的女儿!

    “依亲家的意思,锦稚这孩子……”

    一听亲家两字,舒豫和袁氏脸色几种颜色变幻着交替。

    上官氏闻言,嘲道:“这回,可算是亲上加亲了,也不知这亲家亲的又是哪一家。”

    “上官氏,”老夫人高氏冷喝一句,沉着脸往要死不活的蒋氏扫去,“蒋氏,你身为正室,这事就交由你来办了。”

    “我不……”蒋氏白着脸反应过来,正欲要大声反驳,被高氏的眼神一眼,瞬间止住了,“是,儿媳知道了。”

    这后面一句,几欲是要咬碎了牙挤出来。

    事情都闹到这一步了,还能如何。

    在褚府这里,根本就没有舒家说话的份,舒豫和袁氏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褚暨是朝中大臣,他们就算告到了皇帝面前,也讨不得好处,反而落得个悲剧收场。

    此时,只能忍一忍。

    舒豫愤恨的盯着软倒在地上的女儿,咬牙切齿道:“那就依亲家的意思。”

    除非,他们要闹得两家不好收场,不然这事,还真只能这样了。

    “恭喜大嫂了,”刘氏冷不伶仃地冒出一句,转个头,又笑对褚暨道喜,“大哥好福气,娶得个如花似玉的妾!”

    褚暨冷漠的瞥了刘氏一眼,虽没说什么,可对刘氏这话,彼是不悦的。

    蒋氏更是捏拳,冷瞪着刘氏。

    这些落井下石的妇人!

    上官氏闻言,也噗哧一声笑,“恭喜大哥大嫂了!也恭喜亲家!”

    屋里一圈的人瞬间变了变脸色。

    高氏也不想再把事情浪费在这小门小户的亲家身上,又是这么不知检点的,高氏万分是喜不起来的。

    往后舒锦稚在褚府,是不好过了。

    “既然都商定了,事儿就这么办吧,”高氏抬了抬手道:“都散了吧。”

    褚暨带着妻女离开,对地上的舒锦稚半点怜惜之情都没有。

    舒锦稚抿紧了唇,不甘地看着褚暨的背影。

    “愣着做什么,嫌丢人丢得不够吗?”舒豫冷喝一声,甩袖大步离开定安堂。

    “母亲。”

    “你还有脸认我这个母亲,”袁氏气得想呕血,“还不快扶你们小姐回院子换上一身衣裳。”

    丫鬟们纷纷行动了起来。

    上官氏看着被扶走的舒锦稚,跟在身后走时,不时瞄着舒锦意,“幸得锦意从小在褚府长大,不然这又是另一个舒家小姐。”

    上官氏这番话惹得刘氏一眼扫来,上官氏笑了笑,领着褚容儿和杨氏她们离开。

    “好一个亲家。”

    刘氏冷嘲一声。

    舒锦意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你若是敢背叛阿肆……可不会这么好受。”

    不知想到了什么,刘氏出言警告舒锦意。

    舒锦意被警告得莫名奇妙,然后又听刘氏对她身边的清羑道:“清羑,你且去我屋里一趟。”

    清羑暗暗看了舒锦意一眼,硬着头皮道:“是。”

    送走刘氏,白婉就忍不住朝舒锦意暗使眼色。

    那意思是说:看吧,二夫人果然钟意清羑做相爷的妾的。

    舒锦意若有所思的看了半晌,没放在心上。

    这可急煞了白婉。

    不成,一定得好好防着。

    ……

    褚暨和舒锦稚苟且之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如今由蒋氏操办着进门的事。

    或许是因为顾及到些面子和舒家这边,纳妾这行头到是排了些场面。

    褚肆从下人的口中得知家中发生的事,面上半点声色也不动。

    刚走进院门,刘氏这边就差人过来将他叫了过去。

    在刘氏的院子褚肆就瞧见小心翼翼的垂首立在那儿的清羑,再看看刘氏对清羑的模样。

    褚肆想不懂什么意思都难了。

    “孩儿见过母亲。”

    “快过来,”刘氏赶紧招他过来,“母亲瞧清羑这丫头聪明伶俐的,模样又乖巧,就常叫到跟前说说话。”

    褚肆敷衍地点点头,“母亲喜欢就好。”

    “当真?!”

    “母亲要是喜欢,就将人留在身侧伺候,锦意那里,孩儿来说,”褚肆不咸不淡地瞥了清羑一眼。

    清羑身子抖了抖,手里的小糕点都要拿不稳了。

    “噗通”一下,清羑抖着身子表忠心:“相爷,二夫人,奴婢愿意跟在少夫人身边伺候……”

    褚肆淡淡摆手:“母亲喜欢你,就留下吧。锦意那里,也用不着太多人伺候,她不喜欢。”

    说完,褚肆起身朝刘氏道:“夜深了,母亲早些歇息,孩儿先回了。”

    不等刘氏说话,褚肆就快步出门去。

    “夫人……”清羑一双眼通红通红的,她并没有肖想着做相爷的妾,她只是想专心伺候少夫人。

    “罢了,”刘氏揉了揉额角,“你暂且先留在这边。”

    “夫人,奴婢没有动那些心思,请夫人明鉴。”清羑重重的朝前磕起了脑袋,咚咚的响声叫刘氏颇为无奈。

    正看话本的舒锦意突见褚肆带着一身冷气进门,也不看坐在炉子边的她,更不说放,只是在她的面前走动来回。

    舒锦意放下话本,问:“相爷在朝中出事了?”

    褚肆没说话,定了定看她一眼,又复在她的面前走动来回。

    舒锦意觉得褚肆这小子牛脾气越来越大了,真是给脸给大了,要上天了!

    “听府里下人说大伯要纳妾了。”

    冷不伶仃的,褚肆冒出一句,怨气彼重!

    舒锦意撩起眼皮,睇了他一眼:“相爷也想让我替您张罗着纳妾?”

    “锦意……”褚肆很是激动地转身,看着她,“清羑已经给母亲了,我再让人寻个机伶些的过来。”

    舒锦意微怔,起身,道:“不用了,母亲那里既然喜欢,就给她。我这里空缺一个也不碍事,你也不用特别费心了。”

    舒锦意突然伸手替他解外层朝服,褚肆紧盯住攀上来的素玉的手,心底一阵的紧张。

    想要说出来的话就糊在了脑子里,再也吐不出来。

    然后嘴里脱口道:“姬无舟上表皇上,纳了那女人为侧,皇上已然同意。”

    舒锦意脱朝服的动作微滞……

    ------题外话------

    ps:

    推荐好文《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南城有耳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

    拖出去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