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5章:最毒妇人
    是夜。

    舒锦意特地回了自己原先的院子住下,褚肆却是没有特别的将人拉着。

    立在垂廊处,屏退左右,寂静得针落可闻。

    两道黑影无声息的摸了进来,躬身在舒锦意的身后,恭敬道:“丞相夫人。”

    “你们该是有人擅长使人不声不响,又查不出原因的死去的本事。”

    身后两人一听,蓦然一惊!

    杀人的勾当他们是做过,可丞相夫人这是要杀何人?

    “袁茺,三天内,我希望听到他爬不起床的消息。”

    舒锦意声音清凉如冰,话语狠决。

    最毒妇人心,果真没说错!

    垂立在身后两名男子微震,互视一眼,道一声,点足纵身上了瓦顶,消失在夜色里。

    ……

    次日舒锦意早早就到褚肆院里用了早膳,然后跟刘氏过去给老夫人请安。

    今日的人数却是齐全,除了褚肆外,家里这辈的孙子都在定安堂内了。

    舒锦意也见着了那位褚三爷。

    褚暨也在列中。

    大房和三房人数齐全,无不拉着彼此寒喧了起来。

    这般场面落在刘氏眼中,不由泛了寒意。

    二房好好的一个家,却早在十几年前毁了。

    “二弟妹和锦意来了。”

    刘氏瞥了一眼蒋氏,领着舒锦意到前面去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今日的心情很不错,脸上笑眯眯的。

    老夫人平常时虽讲究着公正,可这笑落在刘氏眼里,特别的刺眼。

    还不是瞧见了两个出色的儿子都在,才笑得如此顺心!

    儿孙满堂,老夫人确实是该高兴。

    褚暨的官位做得足够大了,可其野心还不止这些。

    刘氏不明,她儿子已做了丞相,为何老夫人偏向的却是大房。

    刘氏压住眼底的不甘,脸上维持着笑容。

    落在舒锦意的眼里,不由心中轻叹。

    “母亲的寿辰在即,儿子们已经商量过了,今年该给母亲好好办一办!”

    褚暨目光淡淡扫过来,然后转身对上首的老夫人道,表着自己的孝心!

    褚二爷一听,也随着附和一句。

    “大哥说得是!往年都节俭,今年可得要好好的补回来!如若府中开支不足,儿子愿意在账房处多支些预算出来……”

    话还没完,上官氏就突然咳嗽了一声。

    老夫人高氏听闻这一声咳,眉头一蹙,“上官氏可是身子不适?”

    上官氏忙打着行礼笑道:“儿媳只是小有些喉咙不适,谢母亲关心,并不碍事!”

    老夫人点了点头,没再过问。

    只是上官氏这一咳,到是将褚寰的话给咳下去了。

    上官氏稍松了口气。

    褚府的收入多数源于三房,这个时候站出来,可不是当冤大头呢。

    刘氏独身,冷眼旁观着这两房你阴我,我阴你。

    蒋氏眼神闪烁间,道:“阿肆为官也多年了,前些年没给老夫人进孝道,今年二弟妹是不是该提一提了。”

    刘氏眼眸倏然一寒,脸上却笑道:“阿肆给自己的祖母进孝道是应当的!到底是阿肆辛劳忙些,没能像阿冶他们这样时常陪在母亲左右。”

    刘氏话音一落,大房和三房的男人脸色一变。

    特别是褚冶和褚闵两位嫡孙。

    刘氏言下之意不是在说他们无能,只能在后宅里讨老夫人欢心,而让老夫人将褚肆给忘了一干二净。

    同时也彻底的提醒大房和三房,褚肆也是褚家的顶梁柱。

    再来,更是重重的提醒老夫人,她的第二个嫡子死了!

    现在的二房只有她一人,再让褚肆担起这个重责,未免太过欺负了二房。

    褚肆尚且和褚冶,褚闵他们同辈。

    若真在这份上出力,那其他两房的孙子是不是也该跟着一起出那份力。

    “母亲,阿肆比日里较为辛苦,我这个做大伯的,应当尽心尽力!”

    褚暨赶紧回过头来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从刘氏的身上收起视线,严肃的脸上有些不太满意。

    听见褚暨的话,老夫人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你做大伯的,平日里多看顾些阿肆这孩子。”

    “是,孩儿省得。”

    看着恭敬应声的褚暨,刘氏更是暗恨。

    她的阿肆已经不需要你们的看顾了。

    上官氏暗地里皱眉,老夫人不再提开支用银的事,自家夫君又在前面提了一嘴,这冤枉银钱怕是不出也得出了。

    暗暗又看了褚暨一眼,这位大哥向来是个精明算计的人。

    事后怕又是被敲上一笔大钱了。

    越想越是心中不甘。

    上官氏暗瞪了眼褚寰一眼,做生意做到这份上,还没个眼力劲,真是白搭了!

    老夫人寿辰,舒锦意并不放心上。

    片刻后,老夫人就让大家都退了,只留褚暨在屋里说话。

    刘氏和舒锦意走在半路,忍不住恨道:“这两家明着要拿捏阿肆。”

    “母亲。”

    “你回去且与他提道提道,别让他受了这些冤枉气。”刘氏满脸沉沉道,话罢,又觉得不妥,道:“还是我同你过去与他说清楚了。”

    刘氏和她进了院子,舒锦意就站在院子外候着,不打扰母子俩说话。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刘氏这才带着舒展些的心情走出来。

    舒锦意见状,心说褚肆还真挺厉害,三两下就将刘氏的戾气给压了下来。

    ……

    褚暨最后一人从老夫人的定安堂离开,身边小斯紧随。

    走到门外,瞥见一抹淡色的身影走动。

    甫一抬头,舒锦稚就瞧见了褚暨。

    仍旧有几分儒雅俊美气质的褚暨,看上去比一般年轻男子要成熟魅力。

    而且他身上那种上位者的威严气息,更是令人折服!

    舒锦稚瞧着这有些年纪的男人,又结合这人的身份,不由得心生向往!

    瞧见这少女面露羞色,褚暨挑了挑眉。

    “妹妹入褚府,我这做姐姐的也该叫您一声大伯……”

    舒锦稚声线娇嫩,刻意的将少女最娇羞的一面显示在褚暨的面前。

    舒锦稚长得并不差,又刻意勾引,瞬间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觉得还有三分迷醉!

    褚暨已经官场上的老油条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少女的心思!

    “是该叫一声大伯,在褚府,可住得好?”

    “托大伯的福,一切都好!”

    舒锦稚羞涩一笑,然后朝前面走两步,突然脚下一崴,顺势的朝褚暨身上扑。

    褚暨伸手将她接住,舒锦稚就顺着将整个香软的身子靠在他的身上。

    褚暨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眉微微一扬。

    “多谢大伯搀扶!”

    “以后小心些,”褚暨眼神微闪,将舒锦稚扶好,手一摆就越了过去。

    舒锦稚看着褚暨的背影,唇微勾。

    身上沾了她的气味,晚上还不是耐不住来找她!

    能拿到这等奇药,还多亏了舒锦意‘不小心’的指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