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两房相怨
    “相爷为何同我说这些?”

    舒锦意向褚肆投去探究的目光。

    褚肆避开道:“不过寻个说话的人罢。”

    言下之意是他随意在她面前提一句,并非真的要和她探讨朝事。

    ……

    次日,舒锦意就要重新跟着刘氏一同到定安堂定省。

    许是前面那件事三房和大房没闹出大动静,以为这事就过了。

    老夫人心是偏向的,舒锦意可是听见过老夫人如何与褚肆说话。

    即使褚肆有如今成就,仍不得老夫人偏心。

    虽尽力做得公平公正。

    可这世道,哪里来的公平公正?

    墨家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不争不夺,为国为民,结果却落得这样下场。

    “怎的一副心神不宁的样?”

    刘氏跨进定安堂的院子,瞥见舒锦意心绪不宁,便询问一句。

    “谢母亲关心,无事。”

    “伺候在侧,也是辛苦你了,”刘氏显然是误会了。

    那人虽偶有任性,可歇息时辰一到,那人就不允许她多做其他。

    是以,并没有什么伺候在榻不能眠的事情发生。

    “儿媳应该做的。”

    两人正说着话,就进了定安堂。

    未出阁的小姐在这边请了安后就退下了,屋里请安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位。

    上官氏笑容动人,眼底盛着明媚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多少有些寒意渗在其中。

    舒锦意这一瞧,便知在她们来前已然发生了点什么。

    “儿媳(孙媳)给老夫人请安!”

    “坐吧。”

    高氏扫过刘氏一眼,摆手示意二人坐下。

    刘氏观这情形,就知发生了事,一言不发的端坐着。

    “二弟妹来得迟些了,”蒋氏面布几分阴云,语气夹着几许愤然不平。

    舒锦意朝笑眯眯的上官氏看去。

    刘氏听蒋氏阴阳怪气的话语,心中冷笑,面上不显,“大嫂也知阿肆被刺,需要时时有人伺候,我这做母亲的,总是要先问几句儿媳妇情况。是以,这就耽误了给老夫人请安的时辰。”

    “二弟妹这话是说母亲没有后辈来得重要了……”蒋氏并不打算放过刘氏,愣是找事。

    “好了,”老夫人轻喝一句,制止了蒋氏。

    “方才大嫂找我寻理,二嫂嫂可知道大嫂说了些什么?”上官氏却不是个善茬,直接忽视了老夫人,慢条斯理的对刘氏尾尾道来。

    “上官氏!”老夫人一声喝来,眉目夹着冷霜,不怒自威。

    一声喝来的警告并没有阻止上官氏的唯恐天下不乱,道:“母亲,这是大嫂逼着我的,可怨不得我这做弟妹的讲讲理。”

    “讲理?”蒋氏立即起身,死瞪着上官氏,“诬陷大房刺杀侄子是讲理?”

    “分明是大嫂院子里的下人嘴巴不干净,又怨得了谁?”上官氏斜眼冷扫。

    蒋氏气得一哆嗦,“是你将人安插在院中诬陷于大房,你心里没个底?”

    “二嫂嫂,别人欺负阿肆无父,我这做婶娘的实在看不过眼,在母亲面前多说了几句,不曾想大嫂竟如此……”

    “啪!”

    高氏用力拍了拍桌子,呼喝:“都给我住嘴。”

    上官氏和蒋氏不自觉的闭上嘴,这刚刚定省的第一天又给闹上了。

    两人是不想叫高氏有好日子过。

    高氏面布乌云,声音沉冷,“看看你们,可真都是我的好儿媳啊。”

    言语讽刺,阴沉沉盯着这两闹事的媳妇,高氏气得浑身颤抖。

    “安请过了,都退下吧。”

    高氏揉着眉心,抬了抬手,姚嬷嬷立即上前扶人回屋。

    所有人都安静的退出去。

    到外边,上官氏带着杨氏越过门槛而去。

    蒋氏恨不得吃了上官氏的眼神刮过去,然后回头看了刘氏一眼。

    待所有人都远去了,刘氏冷笑一声。

    舒锦意看见刘氏眼中尽显的讽刺,眼神微动。

    刘氏道:“日子没法过了才好。”

    不知是说高氏还是说走掉的两位。

    ……

    褚肆躺在榻上养了十日,而这十日不时在流传着大房对褚肆不利的流言。

    每每到高氏那里请安,大房和三房都闹得鸡飞狗跳,高氏好生头疼。

    舒锦意和刘氏则像个局外人,每每请完安就走,让他们自个吵去。

    躺了十日的褚肆披着件素色外袍,正坐在案桌前阅公文。

    郭远在旁汇报巨细,徐青前后跑腿。

    明明忙无空闲,非要躺在榻上事事要舒锦意照料。

    “爷,少夫人从夫人院子里回来了!”

    跑进跑出的徐青如一阵风般冲了进来,急急报道。

    褚肆胡乱一丢笔杆,拢起外袍就急步往外走。

    “爷,您的衣裳上沾了墨!”

    郭远一见褚肆腰身处有一点墨迹,立即提醒。

    褚肆急步往卧室走,在舒锦意进门前躺在榻上,整个人一歪,因跑得有些急,有些微喘息。

    拿了锦被将衣上的墨迹盖去,一双冷沉的眼立即浊了下来。

    褚肆刚躺下,舒锦意就进屋来了。

    “少夫人!”

    守门的徐青和郭远大声道了一句。

    舒锦意步伐微顿,侧目扫了两人一眼。

    徐青和郭远立即绷直,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回来了。”

    褚肆将放在被子上的书放到边上,看了舒锦意一眼。

    舒锦意在他脸上扫过,道:“相爷今天觉得好些了?”

    “没什么事……只是这伤口还隐隐作疼,伤得可不轻……”

    “相爷朝中事务可忙?”舒锦意又道:“皇上已经派人来瞧了好几回了。”

    “无妨,那些事由他人来做也一样。”

    “那日贤王来过后,坊间就传了些不利于相爷的话,真的没事?”舒锦意走过来,坐在榻边的椅子上。

    褚肆闻言,压着嘴边的笑意,神色温柔:“无碍,不需为我担忧。”

    “既然相爷有法子应对,那便好。”

    舒锦意顿了顿,问道:“相爷口可渴?”

    褚肆颔首。

    舒锦意倒茶,送到了他的手上,靠近时闻到了一股墨味,眼神闪动。

    随着褚肆的动作,锦被滑下,舒锦意就看见沾了墨位置,因太急,连素色被子都沾上了些。

    “你照料我也辛苦了,歇着吧。”

    褚肆正要邀请舒锦意到榻上来歇歇,舒锦意却突然眉眼一冷,道:“相爷既然心口还疼着,我再去请大夫过来仔细的瞧瞧。”

    伤在那地方,养不过十日就随意乱跑,真是嫌她太闲了。

    褚肆养着伤,舒锦意这个做妻子的也得天天陪伴,想做点事无法行动。

    现在他还敢动伤口,不是想要加深吗?

    居时,她又得陪他窝在屋子里什么也不能做?

    “锦……”

    舒锦意已经转身出了门,由不得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