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章:有你能眠
    “你说什么?”舒锦意眨巴着眼,讶然反问。

    褚肆豁了出去,上前握住她两纤细手臂,认真地看进舒锦意的眼睛里。

    “锦意……我会对你好的,这一生都会对你好。”

    对她好?

    舒锦意恍惚地看着认真诉说的男人,讶了很久很久才猛地回神,“褚肆,我没做好准备……我,我葵水来了!”

    褚肆:“……”

    褚肆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上下的心情。

    他张了张嘴,想说她一个男人哪里来的葵水?

    随即想到此墨缄已非以往的墨缄,她是舒锦意,纯纯正正的女人!

    褚肆脸上的色彩很复杂。

    舒锦意挣开他的手,转身,“我真的没法伺候你……就这样。”

    舒锦意热红了脸,快步跑开。

    褚肆立在原处很久,想着舒锦意的反应,心里一阵阵的苦。

    “如果你化作姬无舟的妻,又如何回应他?还是我太急切了?让你委身于我……是不是真的折了你的尊严?”

    可是他贪心啊,想要得到她的全部。

    皇子们做什么选择,褚肆根本就不用亲自去看。

    刚出得宫道,站在中途的小亭中,不多会就有一名太监公公随郭远过来。

    朝褚肆作揖,恭敬汇报:“太后娘娘有意给太子殿下选户部尚书的嫡次女沈淳儿,两位王爷的侧妃也都定了各府的庶女,两府分别都纳了三位妾。”

    “铁公公辛苦了。”

    褚肆一摆手,郭远就给铁公公一定银两,将人打发走。

    听了全程的郭远道:“爷,太后娘娘这是何意?户部尚书的嫡女已嫁了贤王府为正妃,这会儿太后又把嫡次女送进太子府,不是要乱套吗?”

    褚肆并不管太子妃人选是谁,最终能陪太子走上那位置的,才是真正的太子妃。

    “安排的人都在选定中?”

    “都在。”

    “如此就好,”褚肆长身迈出小亭,悠悠从宫道慢行而出。

    郭远叹了声,爷不愿意扶持两王其中一位,却选了毫无后台的太子殿下,现在又对太子妃一事不甚关心,爷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有叶惋惋的女人在列,姬无舟你又当如何?

    姬无舟沉着脸盯着被送进府里的三名女子,只给了姨娘的身份,并没有决定侧妃的人选。

    誉王妃抬抬手,让人将这三女安排住处。

    怎么给名份,后面再定也不迟。

    三人中,怎么的也都得定一个侧妃下来。

    安静的誉王府,有得热闹了!

    为了为侧,也不知那叶惋惋能争到什么地步?

    誉王妃观了观姬无舟的脸色,见他起身就往墨香居走去,慢声问:“今夜王爷该歇在姨娘处,”而不是墨香居。

    姬无舟倏地回身,冷冷盯着誉王妃。

    誉王妃迎着他的目光说:“请王爷歇在姨娘处,莫叫皇上寒了心,对王爷前途有了影响。”

    派在府里住着的宫里嬷嬷都盯着呢,可见皇上有多么的不放心姬无舟。

    姬无舟捏了捏拳头,终究是改了方向,随意选了一个姨娘处宿下。

    中途逃跑的舒锦意没心思再去关注褚府嫡女和庶女的收场,是否获得了她们心中所想要的结果。

    她忐忑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已经快半个时辰了,夜色来临时,就听到院外的动静。

    舒锦意突然推门走了出来,然后就看见褚肆傻傻的站在她的院子里,守在两边的丫鬟没有一个通报的。

    “我,我……”

    “为何逃?”

    “我没逃,”舒锦意想到他要跟自己圆房,心就乱了。

    “你不在,我便睡不着,”褚肆走上来两步,看着她说:“近来皇上将诸事交给我办,夜里辗转不能眠,唯有你在时才能歇一歇。”

    言下之意,你不和我睡,我就睡不着。

    舒锦意张了张嘴,愣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旁边守夜的几个丫鬟都憋着一口气,不敢笑出来。

    他们爷这是在勾少夫人呢!

    “锦意,在宫中说的那些话,我是认真的。”

    舒锦意被他深情款款的黑眸盯住,浑身不自在。

    好想问他,你不是喜欢墨缄吗?为何会对舒锦意有意?太子果然是耍着她玩闹吗?

    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相爷……”

    “叫我褚肆,”褚肆不喜欢她这样疏离的叫自己,如果她愿意,他更希望听到一声“相公。”

    “我说的那话也是认真的。”

    她没做好准备。

    褚肆慢步靠近她,几乎是在她的耳朵边说:“我也只是想要一个人的温暖而已。”

    这句话,道尽了他无数个日夜的孤寂和寒冷。

    他需要她!

    舒锦意抬着头看眼前的褚肆,觉得以往所认识的褚肆不是同一个人。

    这么会说话的人,真是那愣声不吭的冰木头?

    以前她使出多么恶劣的招数整他,每次都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看老半天,就是不吭声。

    就是吭声了,也就那么几句话。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那些话。

    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句,没新意。

    她不知道,那种失而复得的滋味。

    上世已经错过,褚肆不想再错过了,他想拥有她的全部就不能停止在以往。

    就算是她再次化为男子,他也不会放过她。

    “你……等一等。”

    舒锦意心里有一处柔软了,回屋披了衣服出来。

    褚肆愣着在那里。

    “不是要歇息,走吧。”

    舒锦意被他看得难为情,扯了扯他的衣袖,有些恼羞成怒。

    要温暖的人是他,这么惊讶可是觉得她轻浮了?

    褚肆倏地回神握住她的手,回头吩咐白婉她们,“将你们少夫人的用物如数搬过去,往后,你们少夫人就直接歇在那处了。”

    “是!”

    “褚肆?你这是做什么?”

    “既已为夫妻,为何闹着分房?”褚肆的理由很正经,也很有理。

    舒锦意竟无言以对。

    真是给点温暖,他就蹦跶起来了!

    舒锦意暗自咬牙切齿!

    堪堪扫下来一眼,褚肆就捕捉了舒锦意羞恼的可爱模样,嘴角弯了弯!

    身后丫鬟不禁发出笑声,舒锦意霍地回头冷冷扫一眼,“笑甚?”

    丫鬟赶紧转身去做事,她们什么也没听见,没看见。

    舒锦意脸一黑,甩了甩褚肆的手,愣是没甩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