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要孩子吧
    幽幽红颜,森森剑影,沉重的乐曲似伴着四面楚歌的韵律。

    舒锦意想着,这样是否就能回到了以前,沙场争战,洒然于天地间……做一个人的游魂。

    刀光剑影的生活仿佛生于她桃木剑中,须臾间变幻的剑招,似众人指一路淙淙血流,一路森森白骨。

    那样沉重又哀恸。

    仿佛将她身上所经历都集于这木剑中,时柔时刚,带人入境来。

    女子清影飘逸洒脱,游龙戏水般,细碎的舞步加上刚柔并济的剑招,带着森然杀意,又兀然妙手一回,带着无尽柔情,轻盈兜转。

    舒锦意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跃起,伴随着幽幽琴音,玉手刺出木剑,手腕轻轻旋转,剑在她的手中闪电般飞快使出了招式。

    剑与舞还有和人,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体。

    乍一飞仙动作大起,凌空飞快的刺着几招凌厉的剑招,带起的衣裙如飘逸的剑仙!

    “叮!”

    闷钝的一声落地。

    舒锦意同剑尖一道落地,一曲剑舞毕!

    台上舒锦意倏地抬首,直直瞧一个方向准确无误的看去。

    姬无舟被这双眼盯住,猛地踉跄后退几步,险些要摔倒在地上。

    舒锦意冷冷地收回视线,起身,冲太后行礼,“臣妇舞毕!”

    “好!好!”

    太后连道了两个好字。

    大家心情复杂的鼓起了掌来。

    而那边皇子处,有人惊得回魂扶住面色惨白的姬无舟。

    “三哥?”

    “王爷?”

    “三皇弟,你没事吧?”

    这么失态的姬无舟还是第一次见。

    姬无舟拼命的挤出一抹笑来,冲自己的兄弟摆了摆手,“无碍。”

    “三哥不会是看见丞相夫人如此舞姿给惊着了吧?”太子姬无墉笑着打趣,“可惜了,那舒锦意已是丞相夫人,否则正中下怀!”

    如此说话,也就只有太子敢。

    要是被褚相听到,那可就完蛋了。

    “太子殿下对本相的夫人很是感兴趣?”低沉寒冷的男音从各位皇子的身后幽幽传来。

    姬无墉浑身一僵。

    太子干巴巴地哈哈大笑一声,“不敢再打趣,褚相莫放心上。”

    “本相听到了。”

    褚肆凉凉地斜了眼过来,姬无墉嘴角一抽,暗道这男人小肚鸡肠,不过是拿他夫人打趣一句就被记上一笔,实在小气!

    “咳……那什么,本太子还有些事要忙……各位慢看,慢看……”

    姬无墉脚底抹油打算从褚肆的面前溜走。

    褚肆凉凉的声音再次响起:“皇上让本相来看看,太子殿下确定要现在走?”

    姬无墉再次僵住身形,身体咔咔地转过来,认命的回到原位。

    “誉王失态了。”

    褚肆站在面色苍白的姬无舟身边,淡漠地看了眼过来。

    姬无舟沉着脸,阴沉沉地盯住褚肆。

    阴谋,一定是阴谋。

    让自己的夫人舞出这种舞姿,无非就是再次提醒他罢了。

    “褚相的夫人好才情。”

    “谢誉王夸奖。”

    “确实是该好好的夸奖了。”姬无舟语气阴沉沉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刚才的失态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只是脸色比之刚才还要阴沉。

    褚肆凝视着前方从台上下去的少女,暗暗捏了捏拳头。

    他贪得无厌,想要得到她的全部。

    仅仅是人怎么能够满足,你在上面舞这一段,到底喻意着什么?

    “真没想到丞相夫人这一舞到是将众下嫡女的舞姿给比了下去,后头怕是没人敢舞了。”

    丽贵妃笑眯眯地看着下来的舒锦意,直接挑起了众女对舒锦意的嫉妒。

    舒锦意淡淡瞥了一眼过来,正好和丽贵妃的笑眸对上。

    “锦意这一舞不过助兴,不敢与众位千金小姐相提并论。”

    “丞相夫人谦虚了,怕是本宫也舞不出这等舞姿来呢!”丽贵妃慢悠悠地吐一句。

    “太后祖母,是孙儿让丞相夫人上台给助兴一舞的,丽贵妃为何拿已为妇人的丞相夫人同未出阁的小姐相提?这不是坏了规矩了吗?”

    二十三皇子脆生生又清晰的谈吐落在丽贵妃的耳朵里,瞬间让她变了脸色。

    奈何在太后面前,她不敢对二十三皇子如何,只能挤着笑道:“到是本宫失言了,还望丞相夫人原谅则个。”

    “不敢。”

    舒锦意朝二十三皇子看去一眼,二十三皇子抬了抬得意的下巴。

    现在可是他在帮她,以后可记得这个人情。

    舒锦意嘴角微一抽。

    褚容儿狠送了一口气,上台报了一个抚琴的助兴项目。

    那边已经走过来的皇子们正好让褚容儿一眼扫到姬无舟,顿时面含羞色。

    “孙儿们给太后娘娘拜寿,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都起来吧,你们有心了!”

    “皇祖母,这是孙儿给您从海域里打捞出来的海珍珠,挑选了最大的一颗!”

    “好好!”太后笑着点头。

    旁边嬷嬷一一接过皇子们递上来的寿礼。

    舒锦意抬头看去,在不远的廊道处看见凝立的高大挺拔身影,微微一愣。

    褚肆也正看着她,两人隔得许远,却知道对方在看自己。

    舒锦意慢慢地移开视线,心里猛然一惊!

    自己方才在台上舞的那一段虽然没有内力相辅,可是招数却是她为将时所使过的,也不知会不会褚肆认出来。

    皱眉想着褚肆会不会察觉到异样的舒锦意,并没有注意到正斜过来凝视她的视线。

    “咳咳……”

    舒锦意轻咳了几声,对太后道:“臣妇身子不适,请太后容臣妇退一退,免得给太后过了病气。”

    “咦?丞相夫人病了?方才到是一点也没瞧出来。”

    出声的又是丽贵妃。

    “太后祖母,孙儿给丞相夫人带带路!”二十三皇子一双大眼睛转了转,两手一抱给太后行了一个正经礼。

    太后见状笑眯眯地摆手,“去吧。”

    “是,孙儿告退。”

    然后在众目睽睽下,二十三皇子屁颠屁颠的在前面领着舒锦意离开羽辰宫。

    舒锦意小步跟着姬无阕,站住在一处人工栽种的小林边,“二十三殿下要将臣妇带到何处?”

    二十三皇子背过手,转身来,一双乌溜大眼瞅着舒锦意,歪着脑袋说:“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

    “好奇丞相夫人到底长何莫样,有何本事为褚相的夫人。”

    舒锦意闻言轻轻一笑,“二十三皇子有心了。”

    “你和褚相可有圆房?”

    二十三皇子直白问了一个惊人的问题。

    舒锦意嘴边的笑意瞬间僵住,久久道:“未曾。”

    “如此说来,你还未真正成为他的夫人!褚相只是作戏?”

    “殿下还是不要太过好奇了,”身后传来低沉的男音,吓得姬无阕赶紧缩到身后的假山处。

    舒锦意:“……”

    “褚相来了便将你的夫人领回去吧,”姬无阕匆匆落下一句,转身就跑没影了。

    风拂过两人的衣裳,带着两人如墨的发飘逸而起,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舒锦意觉得有些尴尬,褚肆觉得有些紧张。

    “锦意……”

    “嗯?”

    “我们……要个孩子吧。”

    说这话时,褚肆额头虚汗都冒了出来。

    舒锦意瞪了瞪眼,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他言外之意是要她和他圆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