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领命舞剑
    乐手弹拔着长筝,悦耳曲声将将起。

    台上的褚玥就以猛的姿势甩出长袖,随曲入境舞了起来。

    刚柔并济。

    曲是好曲,舞也是好舞。

    褚玥并非真的善舞,只是这女眷席中,也不可能耍她那三脚猫的功夫。

    纤细手腕甩动,步履轻盈,翩若惊鸿,身姿婉如游龙,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看得众女面色一变。

    妇人们也神色不一,有些人频频观着太后娘娘的反应。

    太后是极满意褚玥此舞,不时笑着点首。

    褚容儿使劲的搅动着手里的绢,她前些日子刚才练了一曲舞,不想今日叫褚玥捷足先登了。

    好生气人!

    褚玥有些功底在身,身子柔性极好。

    舞起来自比寻常那些女子舞姿要刚柔了许多,看上去多几分色彩。

    “真是没想到,阿玥的舞姿如此好!”

    上官氏酸里酸气地对蒋氏说了句。

    蒋氏面容是舒坦的笑容,压着眼底的得意之色,看向褚容儿,“三弟妹夸奖了,这丫头就是爱舞刀弄枪的,上台耍两圈,实在叫人笑话了。”

    谁敢笑话?

    褚玥的舞姿连她们都觉得好,怕是这里的小姐们都比之不上吧。

    上官氏嘴角抽了抽,挤着笑,“阿玥定得太后娘娘赏。”

    “借三弟妹吉言了!”

    蒋氏这一转身来,露出了眼底的得意。

    上官氏暗暗捏拳。

    “好!”

    舞毕,太后笑着抚掌。

    大家不由衷的跟着附和起来,太后的面子,谁敢不给?

    “褚家的儿子能文善武,连女儿都不差!”丽贵妃旁插了一句嘴。

    “赏!”太后看得高兴,手一摆,大方的赏了褚玥。

    “谢太后娘娘!”

    褚玥大喜,朝太后行大跪之礼。

    其他女眷瞬间变了脸色,能被太后娘娘赏,也不知太后有意婚许哪位皇子?

    好的都叫褚玥挑了去怎生是好,席中那些嫡出小姐,暗暗不服。

    一个个出来施展浑身懈数,博得太后的赏识。

    今日是什么日子,她们可都没有忘记。

    轮到褚容儿时,她正要起身请上台,那边就见一道小身影奔了过来,直扑到太后的面前,脆生生地道:“孙儿给太后祖母拜寿了,祝太后祖母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永远貌美!这是孙儿给你的寿辰礼!”

    太后被扑了一个满怀,低头一看是自己疼爱的皇孙,再看到姬无阕手里的竹蜒,瞬间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无阕自个编的?”

    “是呢!”

    “祖母喜欢!”

    “祖母喜欢,孙儿高兴!”姬无阕像个爱撒娇的小孩子,坐在太后的身边讨好着。

    二十三皇子从出生就丧母,又是太后娘家的表侄女,所以孩子一出生就放在了太后身养。

    谁都知道太后娘娘最疼爱的就是二十三皇子,太子是谁可以不知道,就是不能不知二十三皇子。

    “拜见二十三皇子殿下!”

    众女来拜见。

    “都起来吧!”

    那只小小的手一摆,彼是浓浓的孩子气。

    “谢皇子殿下。”

    “太后祖母,方才孙儿在前方碰着褚相了。”

    “哦?”太后不明姬无阕为何突然在这里提起褚肆。

    “孙儿一直未曾得见过褚相的夫人,今日又太后祖母的寿辰,不如让丞相夫人给太后祖母献上些现礼如何?”

    “现礼?”太后不禁好笑,看着这鬼精灵道:“你到说说如何献礼?”

    “孙儿方才就见那位褚家的姐姐舞了一曲,甚是好看,不若也让丞相夫人给太后祖母舞一曲,助助兴如何?”

    姬无阕无辜的大眼眨了眨,看着太后说出自己的馊主意。

    下边的舒锦意嘴角一抽,这小孩子确定不是来坑她?

    让她杀人易,舞一曲?简直比登天难。

    “这……”太后当也知今日是为何让这些官家女眷领自家嫡女和庶女进宫,若舒锦意是个未出阁的小姐也就罢,偏她已经为妇。

    此等场合,实在不妥。

    二十三皇子的话落,众人眼神朝舒锦意望来,彼有些耐人寻味。

    “太后祖母,孙儿也想看看褚相的夫人到底是不是大家所传那样,琴棋书画样样皆通!”

    琴棋书画样样皆通?

    二十三皇子,你听的又是哪个版本?

    “既然如此,丞相夫人。”

    “臣妇在。”

    舒锦意缓缓上前几步,低首行礼。

    二十三皇子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直直盯着舒锦意,生怕错过了些什么。

    “你便是褚相的夫人?”

    “正是臣妇!”

    “好生美貌,当配得上褚相,只是这才情不知如何?”二十三皇子十分老成地打量她,嘴里学着大人说话。

    逗得太后笑语不已。

    “既然哀家的皇孙想要瞧瞧你的才情,也便使些出来,让大伙儿瞧瞧褚相家的夫人有多能耐!”太后这话说得无心,听者却多心了。

    太后这是讽刺舒锦意?

    “臣妇领命。”

    “你说话一眼一板的,怎的一点也不像个妇人?”

    二十三皇子语出惊人。

    舒锦意抬首往二十三皇子看了一眼,从这孩子的眼里,看到了那个女人的影子。

    当年那女人倔强的模样还在眼前,轻轻一叹。

    “你为何叹气?”

    敏感的二十三皇子立即捕捉到了舒锦意的那一息叹。

    “二十三皇子听差了,臣妇舞艺不佳,太后娘娘和诸位娘娘随意瞧瞧便罢。”

    说着,往后退出去,走到台后面的两名侍卫前,让他们给自己取一柄木剑来。

    在大家讶异的目光下,很快,舒锦意拿着木剑回到台上。

    “哧!”

    剑一挥,舒锦意试了试。

    舒锦意身上的气息突然一变,仿佛沙场上执剑的战士,漠然站在高台上,指挥千军万马。

    拉开一个威劲的姿势,手中木剑如流水般使了起来。

    看得二十三皇子瞪眼!

    诸位皇子由宫人引领过来,站在不远处隐蔽的观廊处,从那里,可以看得清楚众女的才艺和样貌。

    若是中意了,便可挑选。

    如挑中那人也正好合了太后的意,女子便可为皇子妃或是两位王爷的侧室。

    姬无舟随同众兄弟过来,看到的就是眼前一幕。

    那耍剑舞的人……

    那飘逸洒然的剑式,冷凌的背影……一一与脑海中的那个影子慢慢重叠在一起。

    姬无舟慢慢瞪大了眼目,死死盯着台上舞剑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