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想独见她
    鲜衣华妆,各府的嫡女庶女应出的都出全了,甚至有些不该出的也出了。

    今时的寿辰和往时的寿辰又有所不同。

    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在替皇子们选妃和选侧的日子。

    不过是借着太后娘娘寿辰凑一番热闹罢了。

    舒锦意虽仅是淡装进宫,彼时的气质和往时舒锦意的气质多有不同。

    同坐一辆马车的刘氏最是能感觉得到,视线不停在她身上流连不去。

    舒锦意看过来,询问:“母亲为何这般看着儿媳?”

    “你到底可还是舒锦意?”

    舒锦意轻浅一笑:“母亲以为呢?”

    刘氏摇头。

    舒锦意可是说她看着长大的,一言一行间如何她最清楚不过。

    别人只是怀疑,而刘氏则是觉得舒锦意似换了个人。

    舒锦意并不知这个摇头是何意。

    马车驶进第一重宫门就被停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

    今天加多了不少的侍卫戒备,就是平常时能进第二重宫门才会下来走,现在却只能到达第一重宫门。

    广场上停着各式各样的马车,人一多也显得热闹了起来。

    打头最惹眼的就是褚家这边。

    身份地位高!

    舒锦意刚下马车,那边正主动和别人攀交的袁氏突然眼睛一亮,拉着舒锦稚过来认亲。

    刚才被拉着说话的贵妇一脸莫名的嫌弃,此时看到她们二人朝褚家那边走,愣了愣,不知袁氏和舒锦稚的贵妇不禁转身问别人。

    这一打听才知那是舒家的人。

    寒门家的妇人和女儿也敢入宫来,简直不知所谓。

    褚家这位三少夫人也不如何嘛,连这样的家人也带进来丢人。

    感受到周围投来鄙夷的目光,刘氏脸都变了。

    蒋氏这边却是笑语道:“原来是舒家的夫人和小姐。”

    舒锦稚算哪门子的小姐?

    刘氏冷冷地扫过来,“看来大嫂早知舒家人会来。”

    蒋氏温笑道:“二弟妹这可说错,我哪知舒家人会来。不是锦意这边通知,特地让人带进宫来吗?舒小姐底子到底是不错的,可和那些庶女同台争一争!”

    舒锦意淡淡看着走过来的母女俩。

    “亲家!”

    袁夫人看到人就笑眯眯的往前凑,嘴里也亲亲热热的叫人。

    这句‘亲家’叫得大家一阵不舒服。

    蒋氏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盛了,褚玥禁不住道:“舒小姐今日扮得好!”

    舒锦稚今天穿着一身艳红色衣装,突显得她几分艳色,将她涂了胭脂的脸衬出媚态。

    可惜,这一组合来看,就显得过于突兀又艳俗了。

    今天貌美的女子多不胜数,舒锦稚这是来丢人呢。

    褚家这边女眷暗暗掩嘴偷笑,而袁氏和舒锦稚毫不自觉的继续和褚家攀亲近。

    左一口亲家,右一口亲家的叫。

    生怕这里的人不知道舒家和褚家是亲家。

    舒锦稚一听有人赞自己,涂满胭脂的脸蛋马上就花枝乱颤,“还是褚七小姐说的话好听些!”

    话落,所有人都想甩她一脸白眼。

    果然是寒门出身的女子。

    刘氏脸都铁青了,冷冷一哼,大步而走。

    舒锦意冲蒋氏颔首,别有意味地看了大房和三房的人,随刘氏身后走。

    “唉?亲家?且慢些,等等我们!”

    袁氏赶紧拉着女儿追上去,刘氏像是被鬼追一样,步伐跨得飞快。

    旁人看见这一幕,都暗里偷着取笑。

    走出许远,刘氏冷声道:“这就是你的好舒家,简直丢尽了脸面。”

    “母亲又何必在意这些?”舒锦意到是十分淡定。

    回头一见舒锦意这种事不关已的淡然,刘氏气得不行。

    “何必在意?你可知道背后人如何说我褚家二房?”

    “舒家于舒锦意到底是有那么几年的养育之恩,且就让他们舒适舒适。”后面若他们再不听劝,她也不会念及前主了。

    再者,舒家对前主也不是那么好。

    当初前主那般小就被强行送进了褚府为童养媳,说起来,还是算刘氏将前主拉扯大的。

    “舒适?”刘氏听这话更是气得舌头打结,“他们舒适,却为难了我。”

    “今日是太后娘娘的寿辰,母亲还是先忍下这口气再说。”

    “若不是今日时机不对,我会让那舒家如此嚣张。”

    “是,母亲随后再收拾他们就是。”舒锦意顺着她的意说。

    刘氏冷笑一声,没理舒锦意。

    舒锦意无声一叹,抬目朝后宫方向扫过一眼。

    ……

    姬无阕拿着手里编好的小竹蜓从后花园走过来,又是那个方向,看到静静站在池水边的高大挺拔的身影。

    “太后祖母的寿辰,褚相要送什么贵重物品?”

    褚肆回身,看着蹦跳着过来的二十三皇子,作揖,“二十三殿下。”

    “我问你呢。”

    “上品的夜明珠。”

    “老土!”二十三皇子嫌弃了一下,然后拿出自己刚编好的竹蜓,“褚相觉得这个如何?太后祖母一定没有收过这样的礼物。”

    褚肆心情别样的好,愿意多说了几句:“二十三殿下给太后任何一件东西,她老人家都会高兴坏了。”

    “我知道啊!”二十三皇子歪了歪脑袋,“可是我就是想要送个特别的。”

    “这个就很好。”

    “且相信你一次!”二十三皇子也并没有要来征同褚肆的意见,“对了,今日褚相的夫人会入宫来吧,我能单独见见她吗?”

    “单独?”褚肆不明所以地看着姬无阕。

    “我很想知道,像褚相这样聪明的人,娶了怎么样一个媳妇。以前常听他们说你的媳妇很木纳,不懂事。又听闻褚相你被迫与她成亲,我仅是好奇而已,褚相能成全吗?”

    “抱歉……那是我的夫人,就算殿下年少,始终是个男子。我的夫人不能独会外男,殿下也不行。”

    浓浓的相护味道。

    姬无阕傻傻地眨巴着大眼珠,有些不淡定地道:“褚相,你并不讨厌你的夫人!相反,你还很喜欢她!”

    褚肆闻言,嘴角弯下一个柔软的弧度,看得姬无阕瞪大眼珠子。

    这下他就更加好奇那传闻中的舒锦意到底长得怎么样了!

    “这样,我更想见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