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偏向的心
    太后寿辰那天,不仅仅是寿辰,同时也是在为太子,誉王和贤王等皇子纳妃以及纳侧的甄选日子。

    寿辰,仅是一个由头。

    那个时候,争的不光是嫡女,一般的庶女也会同台在太后娘娘面前竞争。

    不知舒锦稚哪里得来的消息,给舒锦意递帖子要同她入宫给太后娘娘贺寿。

    舒家,远远不够格。

    舒锦稚不服气,又见不得舒锦意好过。

    要在太后娘娘面前表现,然后找个机会入褚府做褚肆的妻子。

    丢开手里的纸张,舒锦意对舒锦稚送进府来的东西视而不见。

    纸张刚丢进火炉,柳双悄声进屋来,在舒锦意的身边道:“舒家老爷和大少爷在凤楼饮酒。”

    舒锦意目光闪烁,“相爷那边的人如何反应?”

    “赵先生没在府里,出府去了。”

    “赵先生出府前同奴婢说,让您有什么事亲自和相爷说。”站在后面的清羑突然上前。

    舒锦意默了默。

    金殿中。

    皇帝将桌前的折子甩向跪在前头的姬无舟,面显怒涛。

    “一个小小的女子就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你就这点出息,滚出去。”

    “父皇。”

    “滚出去。”

    “是,”姬无舟跪拜,咬牙退出去。

    在殿上,姬无舟再次表明自己聚叶惋惋为侧,被皇帝喝斥。

    早就在之前有人上报给皇帝,说这叶惋惋长得有几分相似墨缄。

    墨缄和姬无舟之间的关系,朝野上下都知晓。

    只怕是姬无舟不满皇帝对墨家的处置,所以才发了这通怒火。

    当着满朝官员的面前,毫不给誉王面子,驱赶出殿。

    太子,贤王等皇子无人替他出言。

    “散朝,褚相留下,”皇帝的手威严一摆。

    站在首位的褚暨怨怒地看了褚肆一眼,因为就在刚才,皇帝撤了内阁首辅大臣一个权柄,令褚肆接管。

    “恭送皇上……”

    褚肆等所有人都退了,跟着公公往御书房去。

    姬无舟也由殿前跪到了御书房的门前,皇帝视而不见。

    “褚爱卿。”

    “臣在。”

    “那叶惋惋真像极了墨缄。”

    “半分不像。”

    如此快速的回答,让皇帝凝目望下来,“朕的这个三子与墨缄感情最好,朕到也能明白几分。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拿一个相似的人填补,不是在敲皇家的脸面吗。”

    墨家的事,是皇帝亲自下的旨意。

    姬无舟求娶一个像墨缄的侧妃,难道是要告诉天下人,墨家不该被除籍。

    “皇上自有皇上的决断,”褚肆未等皇帝相问,就将问题抛了出去。

    “朕让太后好好给他选几个送进府,褚相觉得如何。”

    皇帝的话让褚肆沉默,猜测着皇帝此般做的意思。

    衡量一番后,褚肆道:“皇上所言甚是。”

    “褚相……朕在问你的意思。”

    “臣也觉得如此。”

    “褚相同朕的这个皇儿从小就不甚和得来……”

    “誉王与臣身份悬殊,臣不敢和誉王攀好。”

    “不敢?”皇帝威严的身姿换了换,鹰隼般的眼盯住褚肆,“朕听下面臣子议论褚相对家中夫人不甚满意,这样,朕给褚相做个主,太后寿辰当日让太后给褚相留意几个,也一并送进褚府伺候。”

    “皇上。”

    褚肆倏地落跪,郑重道:“臣与夫人甚是恩爱有加,臣并不希望有人插足臣与夫人之间。”

    “哦?”

    皇帝鹰眸一眯。

    褚肆再次郑重解释道:“还请皇上成全臣的一片心意。”

    看着跪在下面的褚肆,皇帝久久未动,眼神一直带着审视。

    许久之后,皇帝目光凝聚在一处,声音幽幽传来:“墨缄朕多次见过,离京前还曾与朕在宫中下了一盘好棋,谈了许久的话,是个难得的将才。也是可惜了……”

    褚肆抿着薄唇,目光冷漠地盯视着地板。

    “都说褚爱卿以往常时被墨缄欺压……朕实在好奇。”

    如狼的目光凝视下来,褚肆面无表情地抬头,沉声道:“臣与墨缄不睦,便不想与他多言。”

    所以才造成他被欺负的画面。

    皇帝慢慢地收回审视的视线,摆手,“罢了,朕便准了你。”

    褚肆作揖:“谢皇上!”

    “朕的这个三子,褚爱卿觉得如何。”

    “大才。”

    “朕的这些儿子里,最像朕的也只有他了。”

    褚肆神色微动。

    皇上这是在告诉他,将来的皇帝,姬无舟占了大半机会吗?

    皇帝这句话,褚肆没有回答。

    皇帝等了半晌得不到褚肆的话,道:“退下吧。”

    “臣告退。”

    ……

    褚肆站在御书房的门前,压下线视看着跪在面前的姬无舟。

    “誉王何必如此。”

    “褚相是在取笑本王吗。”

    “不敢。”

    “既如此,请褚相让开,莫挡了本王的视线。”姬无舟神色不虞,语气冷硬。

    褚肆站在他面前,不走反进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姬无舟,“方才皇上同本相谈及了墨缄。”

    姬无舟身形一僵。

    “誉王可觉得愧疚,才要娶了那叶姑娘。”

    “同褚相无关。”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来。

    “是吗。”褚肆狭长凤眸一眯,转身离去。

    ……

    从衙门回府,褚老夫人身边的姚嬷嬷就恭候在门前拦住了他。

    “老夫人让相爷回府,直接去定安堂。”

    “姚嬷嬷辛苦了,”褚肆未当一回事,转身绕过去,回南院。

    “相爷,老夫人有话要同您谈商。”

    舒锦意正好从院里出来,就看见姚嬷嬷极力拦人的作势,站在后面没动。

    “谈商?”

    褚肆冷俊的面容扯开一抹寒凉的笑,姚嬷嬷被吓得心跳一瞬的停止。

    “走吧。”

    “啊……”

    姚嬷嬷没反应过来,褚肆已经越过去,往定安堂大步走去。

    舒锦意犹豫下,跟在后面。

    老夫人派人过来通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只有褚肆敢这样违背老夫人的意思。

    褚老夫人坐在定安堂里,看见连请几次的人终于来了,脸色缓和了一些。

    “快坐吧。”

    “给老夫人请安。”

    “坐吧。”

    “老夫人将孙儿请来,不知所谓何事?孙儿公务繁忙,老夫人有什么话便直说无妨。”

    强硬的语气,哪里像是和长辈说话的样子。

    褚老夫人感受到褚肆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语气和冷硬的神情都在告诉她,褚肆心情不好。

    “唤你来所谓何事,你心里应该清楚。”

    “孙儿不清楚。”

    “褚肆……你就不该替褚家着想着想?今日你大伯在朝堂中失了手里的权柄,皇上转身就送到了你手中,你这是在和你大伯争抢。”

    闻言,褚肆寒目一抬,冷硬道:“所以老夫人是要劝孙儿舍弃,成全大伯吗?”

    ------题外话------

    ps: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