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明着试探
    褚肆此时的心绪也乱,派出府门的人看到舒锦意回府,他不禁暗送了口气。

    舒锦意站在岔开的路口处,视线瞥向褚肆的院子。

    “少夫人,相爷在府中!”

    眼尖的白婉瞥见从人工栽种的树边走出来,立即指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和褚肆对上,舒锦意有些狼狈的避开。

    褚肆没有避,朝她走了过来,“很快就能用晚膳了,走吧。”

    大手朝她伸过来。

    盯着这只宽厚的大手,舒锦意脑中突然响起太子的话。

    褚肆心悦她!

    这样的事实,她没有办法接受。

    太子另一句话又在脑中响起:回府试一试便知。

    舒锦意没把手交出去,而是越过他的身边走过去。

    褚肆看着空荡荡的手,随在她的身后走进院子。

    夜幕刚临,褚肆就陪着舒锦意从后面小院回来,一起吃晚膳。

    “今日太子殿下在我面前提了句墨将军。”

    吃得差不多时,舒锦意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漫不经心地说道。

    褚肆动作微顿,“太子殿下最近爱开玩笑,说了什么,当着没听到就好。”

    “可是太子殿下和我说,相爷你和墨将军之间的关系复杂,还说相爷其实有断袖之癖。”

    “咳。”

    褚肆被呛着了。

    舒锦意微眯了眼,伸手将旁边的水递过来,褚肆接过饮了一口,缓住。

    “莫听太子胡言。”

    褚肆的声音有点颤抖的僵硬。

    舒锦意嗯了一声,有点漫不经心。

    褚肆听这语气,心里有点紧,“以后少和太子说这些话。”

    “并非是我要说,是太子特地告诉,似乎是想要提醒我,相爷心有所属。”

    “你们到底说了什么话。”

    褚肆眉宇深皱,放下筷子,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说:“就是相爷听到的这样。”

    “太子只是顽劣,戏耍于你罢了,以后,莫要再听人说道。”

    解释时,褚肆的眼神尽量保持着平静。

    舒锦意则是紧紧地盯着他的眼,似乎是想要从中辩一辩褚肆话中的真假。

    褚肆藏得很深,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异样。

    如果舒锦意往桌底下一瞧,一定会看到褚肆捏着冒冷汗的手心。

    “嗯。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褚肆不禁忐忑了起来,暗暗详端起舒锦意的神情。

    ……

    次日。

    太子和褚肆一同上朝,走在宣德门的长廊之时,褚肆突然沉声对身边太子道:“太子若得空闲,不若好好钻研策略,习善民之政。同那些长舌妇颠三倒四的议论人,实在不是一国储君之举。”

    听完这串郁抑话语,姬无墉不由奇道:“难不成是丞相夫人在褚相面前颠倒了本太子的话?”

    “太子。”

    褚肆脸倏一沉。

    姬无墉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难不成本太子说假吗?你对墨缄用了那样的感情。”

    “太子!”

    褚肆轻喝,真的生气了。

    “罢了,我也只是为了褚相好。既然不喜舒锦意,想法子让她离开就好,这样你不为难,她也不为难。我知道你还念着墨缄,可是他已经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

    “太子这是在害本相,而非帮。”

    褚肆几乎是要咬牙切齿了。

    姬无墉讶道:“难不成褚相其实是喜欢自己这个夫人?可是墨缄那里,你岂不是负了?”

    “只要太子殿下做好储君该做的事,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太子来管。”

    姬无墉见他真气着了,不敢再言,免得惹恼了有得他苦头吃。

    两人说完话,自然而然的分开。

    褚肆朝姬无墉施礼,退开。

    身后的老爷官员和皇子们都将这画面瞧在眼里。

    没有怀疑褚肆与太子早就交好,甚至是暗中扶持。

    ……

    褚府东院。

    褚玥正在哀求着蒋氏。

    蒋氏拧着眉,安抚着女儿:“太子殿下虽是未来储君,阿玥难道看不出来,皇上对太子已经失去了耐心。”

    “可是女儿就是喜欢他,如果他不得皇上宠,就让父亲支持太子。这样一来,到时候女儿成了未来国母,太子殿下一定会感激爹爹的框扶。”

    “简直胡言乱语,谁让你说这样的话?”蒋氏突然喝斥。

    褚玥抿紧嘴唇,不服气:“女儿未来的夫婿一定要比谁都好,谁也不能越过去,只有做了太子妃,我才觉得高兴。母亲,你一定有办法替女儿达成心愿的对不对。”

    蒋氏被褚玥的想法给惊着了。

    褚暨现在支持的是贤王,女儿却闹着嫁一个废物太子。

    实在太不像话了。

    蒋氏眸光锐利如刀,寒声道:“今日可是你三嫂将你们带到誉王妃。”

    “不是三嫂,是我自己要跟着去的。”

    蒋氏恨铁不成钢,“你竟然学会维护外人了,你知不知道,她这是要把你往火坑里推。”

    不仅是这样,还想要离间贤王和褚暨的关系。

    是褚肆让她这样做吗?

    蒋氏目中闪烁着阴狠之色。

    “母亲,是女儿自己这么想的。”

    “你简直是要气死我才甘心,怎么在你外祖父住的这些日子,越发的不长脑子了。”蒋氏气极指着褚玥的脑袋。

    褚玥抿紧唇,不说话。

    ……

    褚府的暗处走出一道身影,从东院悄声离开进了南院。

    舒锦意坐在亭台前,对着漆黑无星的夜煮茶小酌。

    一个并不起眼的粗丫鬟被白婉领着走过来,跪在身后。

    “两位小姐可安全回府了?”

    “回三少夫人,都回府了。不过,七小姐的脾气似乎有些差,方才同大夫人争执了起来,奴婢隐约的听到大夫人和七小姐提了一句太子殿下。其他的,奴婢就再也没听着。”

    “赏。”

    白婉从怀里拿出几定银子送到粗使丫鬟的手中。

    “多谢三少夫人!”

    “今后有什么大小事,尽可同我这边说,毕竟我这个做三嫂的,怎么的都得好好照顾一下小姑子们。”

    “奴婢省得。”

    “退下做你的事去吧。”

    “是。”

    婢女躬身退出了亭台。

    “少夫人为何要用这等能用钱财收买的人?就不怕她泄了密?”

    “她不会,越是能被钱财收买的人,越是贪心。只要她敢吞下自己的贪心,对我而言越是有利。”

    因为这样反而安全。

    几个丫鬟不懂。

    舒锦意也不需要她们懂,因为,好戏就要开罗了,那时候,自然会看得明白。

    太子,实在不好意思,借你用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