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章:性情中人
    “许久没来三皇兄府上了,三皇嫂依旧将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连身边丫鬟做事都那么有条有理,实在让皇弟我羡慕三皇兄啊。”

    誉王府中,太子姬无墉正和誉王,誉王妃慢走在后院。

    虽已入冬季,誉王府仍旧有不少花开,犹显得这园子春色盎然。

    誉王妃被夸赞,嘴角微扬,缓声道:“太子殿下很快就要娶妃了,有皇上福泽庇佑,太子定也能娶个如意太子妃!”

    如意太子妃?

    姬无墉眸光一暗。

    生在皇家,哪里能有如意之时。

    “这还得靠劳三皇嫂了,此次过府,也是要三皇嫂和大皇嫂好好安排。”

    “太子殿下终身之事,三皇嫂一定会尽心尽力。”

    “那就全仰仗三皇嫂和大皇嫂了。”

    “太子殿下言重了。”

    姬无墉笑看不言语的姬无舟,说:“三皇兄得父皇重用,三皇嫂又如此持家能干,人生也就美满了。哦,皇弟听说三皇兄向父皇请命娶府里的叶姑娘为侧,在这里恭喜三皇兄享齐人之福!皇弟实在羡慕。”

    话落,誉王妃倏地僵白了脸色。

    “太子殿下真会说笑。”勉强的挤出一抹笑。

    “说笑?难道三皇兄是拿来玩玩?皇弟可听说了,这位叶姑娘长得有几分与已故的墨将军相似呢……”

    “太子殿下。”

    姬无舟脸沉了下来,沉哑开口。

    姬无墉笑了笑,俊美的五官给他添几许邪魅之气。

    “三皇兄如此在乎,莫不是真因为墨将军?”

    姬无舟冷冷地抬眸盯着笑盈盈的姬无墉,“太子今日来府,便就是要说这些?”

    姬无墉笑了下,难得看见姬无舟恼羞成怒。

    自从墨缄死后,他的三皇兄越发没有往日的那种深沉了。

    脸上的神色慢慢的显了出来。

    到底是墨缄乱了他的心。

    姬无墉嫉妒他们可以有自己的母妃相护,而他的母后却被囚禁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

    父皇对他,也越发不重视了。

    到是对三皇兄和大皇兄委以重任。

    “王爷,王妃,太子殿下!”

    不待姬无墉说话,王府下人突然走过来打断压抑气氛。

    “何事。”

    姬无舟压了压内心的乱绪,回身沉声问。

    “丞相夫人携府中嫡女过府,要见王妃。”

    “丞相夫人?”

    三人面有不同神色。

    姬无舟沉着眸色,姬无墉讶异,誉王妃侧在想要不要见人。

    “请丞相夫人进来。”

    誉王妃没出声,姬无舟就将人请进来了。

    舒锦意三人由下人引到这边的园子,进门就见站在小桥边的三位人物。

    褚容儿见到俊逸不凡的誉王,喜上眉梢,一双眼闪亮如见自己情郎。

    褚玥则是被似笑非笑的太子姬无墉给吸引住了目光,唯有舒锦意清醒着走过来。

    “见过太子殿下,誉王,誉王妃!”

    身边两人立即反应过来,赶紧行礼。

    褚容儿含羞带怯地偷瞄着面无表情的誉王。

    “丞相夫人和三皇嫂关系如此之好,竟时常过府探望,”姬无墉扫过三女,最后视线落在舒锦意身上。

    舒锦意抬头,看着面前的太子。

    “太子殿下说笑了,誉王妃尊贵,岂是舒锦意这等人能攀附的。”

    “丞相夫人似乎并不是传闻中那样的木纳无趣,褚相藏得可真好!”

    舒锦意挑挑眉,默然不语。

    “三嫂只是不想表现过甚,免得抢了人风头,到是让太子殿下见笑了。”

    褚玥突然插进来一句。

    姬无墉这才看到身边的褚玥,闻言,微微眯起眼,“你是褚大人的嫡女?”

    “是,臣女叫褚玥。”

    “褚家的女儿个个生得貌美如花,褚大人好福气!”

    被太子赞誉,褚玥心里一阵甜,嘴角漾开了笑,“太子殿下人中龙凤,是乾国百姓之福!”

    姬无墉斜瞄了眼姬无舟,心道这个褚玥到是敢说。

    “太子和王爷若是有什么紧要事办便去吧,丞相夫人由妾身招待!”

    誉王妃瞥见旁边的褚容儿一副情意绵绵的朝姬无舟暗送秋波,压着一股火,掐着笑说。

    “本太子到是不妨事,只是辛苦三皇兄替父皇分忧了。”

    “无妨。”姬无舟淡淡看了姬无墉一眼,视线落在舒锦意脸上。

    舒锦意黑眸微凝,迎上他的目光。

    “两位殿下若是有事,不必在这里陪我们妇人。”

    她的声线有些淡漠,语气有些怪异,听得两人一愣。

    姬无墉半晌又是一笑,“怎么本太子听着丞相夫人这话是要赶我和三皇兄走?”

    “太子殿下听差了,绝无此意,只是我们妇人之间的话题,怕是太子殿下和誉王不感兴趣,在旁听着难免会有些乏味。”

    “不乏味不乏味,在太子府,本太子也只能玩乐,到不如在这里听听三皇嫂说说话。”

    舒锦意讶异地看过来一眼。

    太子这样直白的表现出他的无用,到底是因为什么?

    下意识的,她看向旁边的姬无舟。

    “也不是什么事,就是听闻誉王要纳侧,特地过府恭喜一声。叶姑娘上次锦意还有缘见过一面,生得极美,誉王福气!”

    “哈哈哈!”姬无墉抚掌而笑,“丞相夫人真乃性情中人!与本太子的想法无二。”

    无视誉王和誉王妃的变你,姬无墉笑得张狂。

    舒锦意无语地看着兴灾乐祸的太子。

    “实在是巧合。”

    “并非巧合,是丞相夫人与本太子性情相近,本太子实在喜欢!”

    舒锦意一边眉毛一扬,无语地半翻了一记白眼。

    这么直白的说喜欢,就不怕被人误会吗?

    姬无舟盯着舒锦意,黑眸突然凝了一下。

    刚才那动作。

    实在太像了……

    “太子殿下……”

    “丞相夫人不必与本太子客气,对了,三皇嫂要是没有什么话要和丞相夫人说,本太子可否借一借丞相夫人?”

    太子此话一落,众人嘴角同时一抽。

    他当丞相夫人是路边的阿猫阿狗呢,还借!

    誉王妃眉心跳动,道:“太子殿下这就问错人了,想要借丞相夫人可得问过褚相。”

    此话噎得姬无墉无语。

    他哪里敢和褚肆借,不过他实在觉得这个舒锦意甚合他的心意,不过一面之缘,竟觉得无比熟悉,就好像是……曾经认识的那个人。

    “太子已无他事,本王就先行进宫。”

    “去吧去吧,我就在这里陪三皇嫂和丞相夫人说话。”

    姬无舟眉心突突跳动,转身便去。

    舒锦意微眯着眼,看着远去的姬无舟。

    “丞相夫人在看什么?”姬无墉突然靠近前来。

    舒锦意连退两步,淡声说:“太子请自重。”

    “太子殿下,”褚玥咬了咬牙,暗道着舒锦意不知廉耻,有夫之妇竟然还敢公然勾引太子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