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7章:相拥而眠
    想要给某个厚颜无耻的爷一脚,舒锦意强忍下来了。

    因为她发现,褚肆喝醉了!

    “你说什么。”

    舒锦意眯眼。

    醉酒是一回事,可敢说要睡她的话却是另回事。

    褚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在舒锦意的凝视下,忽地双手捂住脸,贴着车壁当看不见。

    舒锦意嘴角直抽。

    “褚肆,你当自己是孩童吗,转过来。”

    “不。”

    舒锦意抽得吸气。

    褚肆保持着这个幼稚的姿势到褚府,马车刚停,面壁的人又倏地抓她衣摆。

    “说。”舒锦意真想吐他一口血。

    “你答应我了……”

    “答应你什么。”

    “给我睡。”

    “啪!”

    舒锦意一巴掌打在车壁边上,盯着眨无辜眼的褚肆,咬牙切齿:“下车。”

    她不跟喝醉的人计较,先骗下车再说。

    褚肆咧牙一笑,欢欢喜喜的牵着她的手下车。

    那个样子,活像是饿了许久的狼。

    “唉?”

    舒锦意被他拉得一个踉跄。

    “爷,少夫人。”

    守在褚肆院里的徐青和郭远等人抬手作揖,他们的爷却拉着舒锦意踉踉跄跄的往屋里去。

    白婉几人偷偷掩嘴一笑,自动退避。

    “褚,褚肆……你不会是真想要强迫我吧?”

    关门的褚肆动作倏地一僵,毅然的将舒锦意带到床榻上,将人往榻上罩来。

    “褚肆。”

    舒锦意吓得连忙出手推他。

    褚肆庞大的躯体压下来,一时不能喘息。

    “就这样……这样就好。”褚肆的声音不正常的沙哑,在她的耳边的呢喃。

    舒锦意想踹人的动作止住。

    “褚肆?”

    “不管你是男是女,都注定是我的妻,不要逃。”

    “什么男什么女的,褚肆,你喝醉了。”

    “我很清醒……阿……”后面一个字轻得附在她耳畔都听不清。

    褚肆的脑袋重重的靠在她的肩窝里,睡过去了!

    舒锦意推了推重得跟牛一样的褚肆,文丝不动。

    好不容易将人翻过去,坐起来给他除了外衫,他又手脚并用缠了上来,将她死抱在怀里。

    “你到底喝了多少,醉成这样。”

    她进去时,只看见两三个酒壶,就算喝几坛也喝不成这样。

    难道真被下药了?

    舒锦意被抱着不舒服,使劲的转身,好不容易挤出些空隙转开身,又被他侧身紧拥在怀里。

    这次,她连挣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罢了。

    将就着睡一晚。

    舒锦意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褚肆身上的热量暖如炉,不过片刻就眼皮打架。

    不知何时睡死了过去。

    翌日。

    褚肆睁开眼,怀里躬着的娇躯使他浑身僵硬。

    微睁的眼里全是震惊。

    近距离触着她的睡颜,闻着她清幽的香味,感受着她紧贴自己心脏的温度。

    早晨的一切,让他心跳猛地加快!

    紧接着,他无耻的有了不该有的反应。

    褚肆哆嗦地再紧紧拥了拥怀里熟睡的人,生怕眼前人仅是一个梦境。

    “阿缄!”

    动情的在她耳边轻喃。

    舒锦意睡得好好的,梦里有人勒得她喘不过气。

    猛地睁开黑亮的眼,堪堪对上褚肆低下来的视线。

    两人在这样的早晨里,尴尬相对。

    舒锦意感觉到下面的异样,脸瞬间往下沉。

    “还请相爷放开我。”

    舒锦意深吸一口气,她要忍住。

    褚肆面无表情的,不舍的慢慢松开她。

    舒锦意翻身下榻。

    褚肆看着仍旧穿着昨日衣裳的舒锦意,眼中划过失望。

    他以为他们已经发生了那些。

    但能拥着她睡一夜,于他而言那是上辈子都无法实现在。

    褚肆这样安慰自己,心情跃了起来。

    “我失态了。”

    褚肆姿势不太好看地跟着下榻,对着背对他整理衣裳的舒锦意说。

    不,你不是失态,你是傻了。

    舒锦意道:“相爷以后还是少饮酒,误事。”

    “好。”

    下次他要清醒的拥着她,昨夜确实是误事了。

    “相爷醒了我就先回屋去了。”

    舒锦意步伐轻稳的推门而去。

    褚肆看着远去的舒锦意,嘴角弯了个漂亮弧度,心情飞扬。

    那药也不是没有作用。

    “爷。”

    徐青和郭远站在门处,看见他们的爷笑得像发春,身体猛地一抖。

    爷吃了少夫人了?

    可少夫人身上好好的……啥异样都没有,还是昨夜那身整齐的衣裳。

    “嗯。昨夜是少夫人送我回府?”

    徐青和郭远对视一眼,昨夜爷回来时眼目清明,步伐稳健,除了殷切拉少夫人进屋,没其他异样啊。

    “是少夫人送您回府,不过……是您拉着少夫人进屋的。”

    褚肆春风得意的心情瞬间往下沉,有些急切问:“我可有对少夫人做什么,说了什么。”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

    你们关着门,谁看得见,听得见?

    爷您又没有让人观摩的嗜好。

    褚肆摆了摆手,“先下去吧。”

    “爷今日不上朝了?”

    “时辰过了便作罢,一两日,也不碍事。”

    一两日也不碍事?他们没听错?

    “是。”

    两人一人抓一扇门,关上。

    舒锦意先回去沐浴,精神来了就问起两王的事。

    早就打听好的清羑尾尾道来。

    听完前前后后,舒锦意笑着道:“也不知道他能为那个女人做到什么程度。”

    舒锦意这么在意两王的事,丫鬟们都懂。

    看舒锦意对他们怀有敌意,她们也能理解。

    毕竟褚肆跟誉王是表面上的死对头,以往墨将军在时,没少互怼。

    墨将军不在了,褚肆就更加对誉王没了顾忌。

    其实他们都不懂为何他们爷会这么怕墨将军。

    “还有少夫人让我注意大房和三房动静,昨个儿八小姐在三夫人面前闹死闹活的,下人说漏了嘴,说八小姐闹着三夫人非要嫁誉王为侧。”

    “说漏嘴?我看未必。”舒锦意勾了勾唇。

    “少夫人的意思是说大房那边安插在三房屋里的下人,故意那么做?”

    “既然大夫人这么有诚意,我们怎么无动于衷,给八小姐透露点消息,就说我要去誉王府恭贺一声。”舒锦意话音落,又想起什么,道:“也给七小姐那里询问一句。”

    “可是让七小姐出府?”书颐愣道。

    “嗯。”

    “奴婢这就去安排。”

    褚容儿和褚玥同时出现时,舒锦意还讶了下。

    以上官氏的手腕,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轻易出府,以免闹出什么事来。

    “三嫂!”

    褚容儿扬着笑亲近舒锦意。

    “走吧。”

    舒锦意含笑点点首,三人同坐辆马车离府。

    舒锦意刚携两个小姑子出门,大房和三房就知道了。

    因为昨夜发生的亲密,褚肆此时正拿着墨缄的画像呆呆痴望着,徐青进门来汇报一句,瞬间让他所有飞扬的心情灰飞湮灭。

    “爷,少夫人带着七小姐和八小姐出府了,去向正是誉王府。”

    褚肆荡漾的脸立即阴沉沉,如布上一层冷霜。

    昨夜还躺在他怀里,今早就迫不及待要见姬无舟了吗?

    眼里,嘴边,尽是苦涩的疼。

    ------题外话------

    ps: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4钻!么么哒,爱你~~!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爱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