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两妃杠上
    舒锦意被袁茺掳劫侵犯不成,反被褚相折腾得不成人样,丢了官位还废了根。

    这些在民间早就传起来了。

    舒锦意成了大家暗地取笑的对像。

    那天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别人都不太清楚,只知道当时舒锦意和府里的嫡女庶女出府,半路就被劫走了。

    此时舒锦意当面打褚玥的脸,旁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让褚玥脸臊了起来。

    刚才还想和褚玥交好的几个贵女,不着痕迹的避开一边。

    谁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借机出卖她们,也把她们掳到月中楼去干那档子事。

    她们可没有褚相这么个宠妻的相公搭救,到时候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了。

    “三嫂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日同我一起的还有褚府众位,怎的就怪在我的头上。”

    被当众疏离,褚玥气恼不已。

    贤王妃眼神闪烁,想帮褚玥说句话,又不愿得罪了舒锦意。

    如今褚肆在朝中倍受皇上的宠信,虽说她家王爷和褚暨暗中交好,有支持的意思。

    这时候得罪褚肆,却不是贤王府原本的意思。

    贤王若能同时拉拢褚家两位,对他的帮助更上一层。

    “七妹何必急着解释,我也未曾说怪罪于你,莫非七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褚玥又被狠甩了一巴掌,响亮响亮的。

    看着僵化面容的褚玥,众女看过来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戒备。

    褚玥心中恼羞成怒,舒锦意分明是想要离间她刚交的好友。

    她两三年不在京中活动,回府的第一件事就各处活动,交友,现在被舒锦意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打碎了。

    褚玥心中恨不得将舒锦意掐死。

    就是贤王妃看来的目光也有了变化。

    “三嫂……阿玥刚回府,哪里做过对不住你的事。”

    话落,她不禁红了眼眶,急切着解释,“还请三嫂一定要相信阿玥,那天阿玥和容儿都被歹人给捉住了,只是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们,这才将我们放了回来。”

    舒锦意听她如此可怜巴巴语气,又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不晓得的人还以为舒锦意欺负了她呢。

    “七妹何须如此,三嫂也没说怪罪于你,我是你的嫂嫂,有什么事也该多包容,莫多说了,免得叫人笑话你。”

    舒锦意温温柔柔的,语气又像是长辈对待晚辈的样子。

    不免得叫旁人多瞧了几眼过来。

    谁说丞相夫人愚钝了?根本就是精过头了!

    看看,以前欺压她的褚玥都被堵得牙口无言,还毁了些好名声。

    不管褚玥有没有做那些事,舒锦意这几句话就足以致她不能在京中顺顺利利的。

    褚玥用力握拳,面上挤着笑。

    “丞相夫人果然是大仁大爱的人,对待自己的家人如此的宽容,像丞相夫人这样的人,如今已不多了!”

    誉王妃笑着当面夸赞了句。

    左右马上跟着附和一句,都来夸舒锦意。

    褚玥气得面容扭曲,还得努力的隐忍。

    “誉王妃……”褚玥再想替自己辩解一句,被贤王妃一记眼色使来制止。

    “誉王府里的茶花开得正艳,丞相夫人快来赏赏!”

    贤王妃出声,便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好让褚玥松一口气。

    褚容儿安安静静垂立在侧,不争不夺的,看上去倒是文静又大方。

    褚玥的性子养得太过刚烈了,有时候反而衬得她愚蠢。

    “确实是艳丽无比!”

    可惜她不喜欢太过艳丽的东西。

    誉王妃眸光微动,一摆手:“给丞相夫人府上送上几盆上品茶花。”

    “是!”

    身侧大丫鬟立即就去办。

    舒锦意不会当面拒绝誉王妃的好意,由她去张罗。

    贤王妃不甘落后,笑道:“听说丞相夫人喜爱煮茶喝,府上正好进了几样上品好茶,晚些时候本妃差人送到褚府。”

    “多谢贤王妃,锦意实在是受宠若惊!”

    “丞相夫人也莫同本妃客气!”贤王妃笑眯眯的。

    舒锦意扫了誉王妃一眼,不再推辞。

    接下来,一堆人挤在一起赏院子里的茶花,偶有贵女站出来作两句应景的诗。

    舒锦意粗人一个,作诗这种雅乐,能免则免。

    故意落后几步,与那叶惋惋碰撞到一块,“叶姑娘,你可还好?”

    舒锦意伸手扶了扶人,笑问。

    叶姑娘?

    众女瞬间转身过来,神情古怪地看着搀扶的两人。

    誉王妃更是皱眉头。

    贤王妃笑道:“不愧是誉王瞧上的人,眉目如画,冰肌玉骨,真真刹那的芳华!”

    叶惋惋确实是清丽脱俗,是在场贵女们都比及不上的风情。

    舒锦意静静站立,眼瞥过誉王妃难看的面容。

    “咦?”褚玥又作妖了,佯装着打量叶惋惋,“怎地觉得叶姑娘如此眼熟?”

    “想以往墨将军还在皇城时,不知惹得多少闺阁少女倾慕,可惜了……”贤王妃叹息,“也只有誉王和墨将军交好,才选了叶姑娘这样的人儿!”

    贤王妃话落,众女面色越发古怪了起来。

    誉王妃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叶惋惋温婉地微笑着,对大家的评头论足视而不见。

    置身事外,如听客般。

    “叶姑娘是叶姑娘,哪里能和墨将军相提并论。”誉王妃就听不得贤王妃酸自己,抬高墨缄,贬低叶惋惋。

    两妃杠上,其他人都不敢再作声。

    “誉王妃说得没错,誉王与墨将军之间的关系,哪里是随便一个人能比拟得了的。”

    话里的意思不是在说誉王妃连死人都比不上吗?

    曾经有过一段,贤王妃本该是嫁给姬无舟的,一场意外,才导致她们二人互换了人嫁。

    姬无舟更得闺阁少女的芳心,贤王妃曾有意要嫁姬无舟。

    奈何姬无舟和墨缄的关系太铁,只要墨缄在京或是从边关回京,两人都形影不离,日夜聚在一块儿。

    甚至有一段时间都在传誉王爷有那等癖好,而且这个人还是墨缄。

    一时间,气氛凝结到冰点。

    誉王妃压了许久才勉强压住那股怒气。

    贤王妃见她压抑模样,心中大快!

    舒锦意听入耳,心湖平静无波。

    一场聚又是不欢而散,舒锦意带着誉王妃赠予的几盆上品茶花离开,褚玥和褚容儿随身在后。

    待与贤王妃告辞离开,褚玥就变了脸,快步上去拦住要上马车的舒锦意,恶声恶气道:“舒锦意,你什么意思?敢在她们面前损毁我的名声。”

    说罢,抬起其中一盆的茶花就要摔,舒锦意凉凉道:“这是誉王妃所赠茶花。”

    褚玥瞬间僵了动作,一股怒火不上不下的堵在心口处。

    “七姐姐,算了吧,三嫂也只是……”

    “只是什么,滚开,别碰我,”褚玥用劲一抖,怒火上烧,抬手就去打开褚容儿放在她肩头的手。

    “噼啪!”

    开得正艳的红色茶花摔碎在地。

    舒锦意慢慢眯起眼,看向捂嘴惊慌的褚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