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抹黑誉王
    “夜深了,回府吧。”

    褚肆瞬息僵了身,不敢让舒锦意和姬无舟碰面,他害怕她朝那人走去,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舒锦意嗯了一声,却站定原地不动。

    姬无舟却在这时突然快步上前,招呼:“褚相。”

    欲扶舒锦意离去的褚肆身形一僵,并不想面见姬无舟。

    “誉王殿下。”

    舒锦意回头,朝姬无舟缓缓行礼。

    褚肆看着她亲近姬无舟,心跟针扎似的,难受得想要杀人。

    “誉王爷。”

    奈何,这人是墨缄自认为的好兄弟,他不能明动。

    “都说褚相与褚少夫人感情不睦,想来是外人看走了眼。”

    说话间,姬无舟拿眼深深打量着舒锦意,褚肆就是利用这女人剔除了他一条臂膀。

    褚肆寒淡接话:“谣言总不可信,誉王爷切莫听信人言,本相与夫人伉俪情深,外人见不得本相与夫人好,以讹传讹罢。”

    他特地加重‘伉俪情深’,以显示他和舒锦意之是的情深。

    姬无舟听了不由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褚肆在宣示舒锦意的所有权。

    在他面前,褚肆似乎没这必要。

    舒锦意惊奇地瞥了褚肆一眼,他没病吧?

    “如此是本王猛浪了。”

    “夜露深重,月中楼那位还在等着誉王呢,本相便不打扰誉王好事了。娘子,我们回府吧。”

    褚肆前面一句说得沉重,后面一句尽是肉麻兮兮的柔情。

    使得舒锦意与姬无舟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姬无舟无言看着褚肆携着愣怔的舒锦意离去,皱着眉头侧身问随从,“本王何时在月中楼有相好?褚相在自个夫人面前抹黑本王,喻意何为?”

    随从答不出。

    舒锦意表情古怪的盯着哼哧哼哧走着的褚肆,疑惑道:“相爷怎知誉王在月中楼有相好?”

    莫非,他时常流连此地?

    还真看不出来啊。

    哼哧哼哧走着的褚肆倏地僵硬,“听朝中官员传罢。”

    “是吗?”

    怎么这语气有点不可信?

    “嗯。户部尚书沈大人亲传,不会有假。”褚肆义正严词,一句话就出卖了朝员。

    可怜端端正正的沈大人就被褚肆按上风流的名声。

    舒锦意嘴角一抽。

    当她是傻子呢,户部尚书沈大人她到是知道一二的。

    他可不像是背后说人的人。

    “誉王妃背景厚实,不轻易饶人。此次侧妃人选未定,能选进府的,也未会有好结果。”

    所以,他要表达什么?

    舒锦意早已断了对誉王的念头,现在连那半点兄弟友情也消耗光了。

    “没有厚实的背景,哪能做誉王妃。”

    褚肆再想抹黑姬无舟,见她面露苦涩,也不再说。

    ……

    这季节正是山茶花盛开,誉王妃投其所好,邀舒锦意过府赏茶花。

    贤王妃得贤王的意,也在次日给舒锦意上帖子。

    两妃同时邀约,舒锦意谁的约也不应,却是上了袁府。

    看到床榻上白着脸,恹恹躺着的袁茺,舒锦意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墨雅。

    她大概也知道姐姐心里的想法了,墨家的女人,从来都不知道何为低头。

    “他今日所得报应,是他咎由自取。”

    对上舒锦意的眼,墨雅平静地说。

    舒锦意心中低汉,往后,大姐又该如何?

    “往后袁夫人有何打算?”

    “打算?”墨雅有瞬间的迷茫,“走一步是一步。”

    舒锦意站立许久不言语。

    她的大姐向来独立,想必心中早有打算了。

    但她仍旧说一句:“皇城不是安身之处,袁夫人如此高洁之人,不该留于此地。”

    “不该留在这?”

    墨雅倏地转身看着她。

    “对,离开这里。只有这样,夫人和您儿子才得以安生。不为自己,也该为孩子着想。”

    墨雅神色恍惚,“孩子如今也是我的唯一了。”

    “袁夫人若有任何困难,可派人来寻我,不论什么事,舒锦意都会相帮。”

    揖手,转身就去。

    “丞相夫人为何对墨雅如此照顾?”

    墨雅自身后轻喊了一句。

    舒锦意微顿,语速平缓:“袁夫人离开皇城吧,我会令人安排好妥当,不叫你陷入囹圄。”

    囹圄?

    墨雅倏然抬首,深眸静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突然大声说:“可是城中有变。”

    舒锦意走去的步伐加快。

    “去誉王府。”

    坐进车内,舒锦意快声吩咐。

    “誉王府?可要提前通报一声。”

    “不必。”

    誉王府小院。

    贤王妃纤细玉指抚过粉色茶花,对身旁褚玥道:“阿玥见多识广,可曾见过如此繁多的茶花。”

    “贤王妃娘娘说笑了,阿玥自打进外祖家,就一直没外出过,只曾在外祖身边习些功夫,哪似皇城贵人这般有如此雅致的闲情。”

    褚玥话落,引得几位贵女侧目。

    誉王妃笑着饮上一杯热茶,笑语道:“说话如此直接,不愧是首辅家的小姐!”

    “让誉王妃见笑了。”

    褚玥笑着作揖。

    誉王妃黑眸一眯,这褚玥好大的胆。

    “王妃娘娘,叶姑娘来了。”

    一婢子从前方款款而来。

    誉王妃心中冷笑,这叶惋惋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没等请来,就不请自来了。

    再有另外一名婢女快步过来,清声道:“丞相夫人到!”

    众人皆一愣。

    早上刚避过两妃的相请,怎么突然进誉王府了?

    贤王妃手里那朵茶花倏地捏断。

    “快请丞相夫人。”

    誉王妃瞥过来一眼,正好看见贤王妃僵硬的表情,心中不禁大快。

    舒锦意进门时正好与叶惋惋一道碰到,两人没有任何情神的交汇,仿佛不相识的人。

    同时来到誉王妃和贤王妃面前。

    众女看着这幕,不敢作声。

    “见过誉王妃,贤王妃。”

    舒锦意行礼。

    “丞相夫人不需行这等虚礼,快起。”

    誉王妃起身,笑着迎上来,却对叶惋惋置之不理,仿若没瞧见这人。

    贤王妃笑容凝在脸上,欲上前面动作也僵硬住。

    舒锦意将两人的表现看在眼里,退开几步,避过誉王妃的动作。

    “三嫂嫂不是到袁府看望袁夫人了吗?怎么的就到誉王府来了?”褚玥笑盈盈地相问一句,仿佛是天真的小女孩般。

    所有人看了过来。

    “七妹到是很清楚我的行踪,难怪那日能从袁茺手中顺利的逃脱。”

    话音落,褚玥脸色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