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杀又如何
    “嘀哒!”

    是血水滴落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袁茺面色扭曲如恶鬼,眼眸瞪凸出来,整个人承受着莫大的痛楚。

    双手被覆在一起,展开叠在裆处,一把匕首从手背穿过,连同那处一道钉在木桌上。

    褚肆嘴角掠起一丝冷戾,“袁大人以后只怕是没有什么能力寻欢作乐了,真是抱歉,本相失手了。”

    松开匕首,退后两步,淡然欣赏着面容扭曲的袁茺。

    袁茺经历了净身之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刚才在场寻欢作乐的男人面色一变,下身一紧。

    舒锦意讶异不已地看着凶狠的褚肆,当场废了袁茺。

    还真是干脆利落啊。

    本来她只是希望利用褚肆为难袁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到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墨雅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如此正合她意,断了他根,且让他如何再寻花问柳。

    “褚相爷,我家相公先对丞相夫人无礼,您能饶他性命已属大义,不必担忧袁府有异举。”

    墨雅施施然上前,不理会丈夫的痛苦表情。

    褚肆颔首,转身上楼。

    墨雅转身,沉了脸,对袁府过来的随从道:“还不快将你们大人扶走。”

    “夫人……这……”

    随从冷汗涔涔冒出,对着那匕首不知如何是好。

    墨雅冷笑着走前一步,伸手倏地拔起插在袁茺身上的匕首。

    “啊。”

    袁茺满脸惨白,啊的一声,再也受不住,晕厥了过去。

    随从和看热闹的男女,不禁为袁茺抹了一把冷汗。

    好毒的妇人!

    对自己的太夫废根子的事,无动于衷也罢,还在伤口上加深了一道痕迹。

    墨家的女儿,真不一般!

    “还不快将人扶走。”

    “是,是……”

    随从连忙抹冷汗,将袁茺抬走。

    血一路滴出门,众人纷纷让道。

    “你……”

    舒锦意抬头看着走到面前的高大男人,欲言又止。

    “你没事就好。”

    想询问的声音化为生硬的话。

    “嗯,我和袁茺没有你想的那样。”舒锦意垂下眸光,有些不适地解释。

    褚肆眼睛眨了眨,似意外。

    “我知道。”

    墨缄不是谁想要调戏就调戏的,没有当场捏死袁茺已属不易。

    褚肆幽深的视线重新落在她被撕开的衣襟上,喉咙有点发干,心口那股怒火噌地腾起。

    袁茺,好大的胆子。

    方才他那一下,还是太轻了。

    “清理这里。”

    褚肆压住心底的紧张,伸手握住舒锦意柔软的玉手。

    手心接触的温热,褚肆瞬间僵硬了身体。

    舒锦意见他这么勉强,抽了抽手,没抽回来。

    “我自己……”可以走。

    褚肆做了一个一辈子都渴望做的动作,将心爱之人抱在怀里。

    舒锦意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打横抱起,一时间手足无措。

    “褚肆,我自己可以走,快放我下来。”

    “你不能走。”

    “我可以……”

    “你不能。”褚肆语气有些生硬,用冰冷掩饰他的紧张。

    舒锦意:“……”

    能不能走,她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被褚肆抱着一跑出月中楼的门,舒锦意实在有些羞,同样僵直了身子靠在他身上。

    褚肆嘴角微弯,放慢了脚步。

    就算时间就此停止,他也愿意这样一直抱着她走下去。

    “可,可以了……”

    好不容易到马车边,舒锦意挣扎着要下来。

    褚肆将人放到马车边,掀起帘子让她方便进去。

    舒锦意僵着身体往里面移动,褚肆钻进来,舒锦意笑容变得十分尴尬。

    真没想过褚肆抱自己的画面,刚才却确实发生了。

    褚肆把捏紧的双拳藏在袖子里,双腿僵硬的盘着,眼睛都不敢瞄舒锦意。

    手心全都是冷汗。

    “袁茺今日下场,全是他自找……”

    “嗯。”

    褚肆想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伤她的姐夫,被她这一个‘嗯’字给打断。

    接下来,一路无话回到褚府。

    “我自己可以。”

    马车一停,褚府就作势要伸手抱她,舒锦意吓得连忙坐起来。

    一下子钻出了马车。

    褚肆收起双手,掩着眼底的暗淡。

    褚肆一直送舒锦意到院门,几个丫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扑来他才停住步伐。

    刘氏派过来的人也形色匆匆而回,看见舒锦意安然无恙,又得褚肆交待,也不敢再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回刘氏那边报平安。

    褚肆站在门口,看舒锦意被丫鬟们带进屋。

    凝视的眼神瞬间布上一层浓浓的阴霾,声如刃:“郭远,查清楚那批人。”

    “是。”

    “徐青,去舒家那边瞧瞧,看看本相的好大哥是不是做了什么好事。”

    阴郁的声音传来,徐青浑身一震,“是。”

    两个随从先后离去,褚肆深深看了眼院门方向,转身朝大房的东厢走去。

    ……

    三房。

    原该和舒锦意被捉的褚容儿正安定的坐在上官氏的身边,同杨氏说话,逗着小侄子。

    大房那边传过来动静,上官氏看了褚容儿一眼,说:“看来二房那儿媳妇是被救回来了,也不知身子是否还完壁了。”

    褚容儿身子一僵,抿着嘴唇不说话。

    “褚玥刚回府就让三嫂出事,大房和二房势必是要闹一场不可了。”

    杨氏逗着怀里的儿子,闻声,笑了笑道。

    上官氏也是一笑:“且看着就好。”

    褚容儿看着没说话。

    褚玥正同蒋氏谈笑,等着外面的好消息,哪知却等来了褚肆。

    “褚肆甚少来东厢,怎么突然亲自找过来了?”

    蒋氏一听褚肆来了,心中有些不安。

    她的相公和儿子都不在府,此时褚肆突然过来,她们女人家,还真有些惧。

    褚肆从来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万一真因为舒锦意的事恼起来要弄死她们,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母亲莫怕,再如何您也是他的大伯母,借他十分胆子也不敢动您。”

    褚玥是在外祖家长大,时常坐马背,性子刚烈,胆子也比一般女人大,还会些三脚猫的功夫。

    褚玥这样的女子,放在别的人家,是少见的。

    听女儿这话,蒋氏一颗心放松了一半,走出门去见褚肆。

    褚肆背着手,背对着她们站在院子里。

    那清高傲然的样子,褚玥看得连连皱眉。

    再怎么说自己的母亲也是褚肆的大伯母,有像他这样傲然视长辈的吗?

    褚玥气不打一处来,正欲要开口斥他一句没规矩。

    背对她们的褚肆,倏地转身,那只修长的手突地冷然扼上褚玥细长的脖子。

    “唔?”

    褚玥倏地瞪大双目,不可置信盯着他。

    “你干什么!”

    蒋氏吓得脸色发白,大声喝斥。

    褚肆面无表情的死捏着褚玥,任凭其在手里无力的挣扎。

    蒋氏被褚肆给吓得哆嗦,话语都说不全了。

    “你,你……放肆,她是你妹妹……快放手,褚肆,你想要杀了她吗?快放开……”

    “杀了又如何?”褚肆冷酷地道。

    杀了又如何?

    蒋氏浑身僵硬,身体发虚的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发狠的褚肆。

    眼中全是无情。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真想要杀了她的阿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