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相爷惧内
    进院,褚肆就看到灯光下静坐的女子。

    褚肆停在门处静静凝视,慢慢的出了神。

    舒锦意正靠坐在边上椅子上翻着从民间搜来的话本,看到有趣处,薄唇微弯,如绽放着的圣洁花儿。

    乌墨如泉的长发垂在雪白的指间,在翻阅书页时,像丝绸般滑动。

    顶边上的发仅用玉钗松松挽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玉珠饰颤颤垂下,在鬓边摇曳,那眉是不描而黛。

    夜灯下的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

    皓腕白皙无一物,一直延长到纤细的指尖,都是诱色的圣洁玉泽!

    明黄色的罗裙衬着身,配着那袅娜的身段,落在褚肆的眼中,有种风情尽生的诱惑力!

    坐在那处的人似有所察,清眸一转,与他静凝的黑眸对个正着。

    褚肆的心出现了一丝慌乱,忙避开她。

    舒锦意放下手里的书册,走上来,“相爷,您回来了。”

    凝视着盈盈福身在面前的女子,褚肆更紧张得喉咙发干。

    “以后……在我面前不用行这些虚礼,快起。”

    话罢,他的手就伸出来,虚虚扶起她。

    手心都冒了虚汗,一触到舒锦意,她就发觉到了。

    舒锦意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已经越过她身边,走向摆好了饭菜的桌。

    “坐下吧。”

    见舒锦意要去布菜,手一摆,由他亲自给她布上菜。

    舒锦意看着善解人意,温柔以对的褚肆,不禁生出一种错觉。

    难道褚肆也被别人魂穿了?

    “谢谢相爷。”

    接过碗,舒锦意微微低首。

    看着拘禁的舒锦意,褚肆张了张唇,却不知该说什么话。

    他认识的墨缄不该这样束着自己,墨缄应该是张扬,恣意的……脸上是有着桀骜不驯的神彩!

    “舒家今天举家来京,我自作主张安排了出去。”

    舒锦意也借着和他吃饭的时间,同他好好汇报自己这边的事。

    虽然她知道府里的人一定会第一个知会了他,她这里还是得说一说。

    “嗯,这些你做主就好,不用问过我。”

    说实在,他很高兴!

    高兴墨缄给他做这些事!

    舒锦意斟酌了一下他话的意思,没斟酌出其他意思来。

    难道他不生气?

    舒家是被大房那边利用来对付他的,他的官途刚起步没多久,如果舒家的事让他的前途毁于一旦,他是该怨。

    “若用到人,让赵廉这边调用……不论是做什么事。”褚肆意有所指的说。

    不论做什么事?

    舒锦意微微眯了眯眼,难道他知道自己在背后做的事?

    “相爷的意思是让我调用暗中的人?”舒锦意直白的问清楚,她怕自己会错意。

    褚肆颔首,他甚至想说,最好直接用他。

    可他知道,舒锦意不会用他。

    舒锦意深深地看着褚肆,在褚肆紧张的等待下,她淡淡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褚肆也没再多说,生怕她怀疑什么。

    舒锦意确实是怀疑了,怀疑褚肆想要试探自己。

    试探她到底能为舒家做到什么地步。

    按理说,接了这具身体,她也会偿还些什么。

    可惜,舒家这样的家,没必要要她去偿还任何东西。

    用过晚膳后,褚肆不舍的将人送回院子那边,站在岔路中,伫立许久才离开。

    “爷,贤王府里的人还在外面候着呢。”

    徐青往前一步,低声提醒。

    褚肆神色一敛,转身过来,“贤王三番五次相请,本相若不去,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可是爷您和贤王向来撇得清清楚楚,此时相见,誉王处怕是会不好对。”

    不好应对?

    褚肆凤眸微眯,袖一摆,往外走。

    徐青在身后一摆手,暗处有两人率先闪了出去。

    府门外。

    褚肆淡漠的看着恭敬的中年男子,半句不言。

    贤王府的管家先生快步上前作揖,“相爷,我们家王爷已经在等着了,就请相爷移步了。”

    褚肆回头看了眼门处,大步朝贤王府已备好的马车走去。

    ……

    褚暨从外面出来,就碰见褚肆从贤王府的马车出来。

    站在褚暨身边的袁茺看见进酒楼的褚肆便愣住,两人往后退了几步躲过褚肆的视线。

    “褚大人,褚相的座驾看着像贤王府……”

    袁茺一回头就看见褚暨阴沉着脸,瞬间没了声。

    “那本就是贤王的座驾。”

    褚暨冷冷丢下一句,袖子一甩离开。

    袁茺连忙看了酒楼一眼,眼芒闪烁,也不知在想什么。

    褚肆抬首扫过金玉酒坊字眼,黑眸微动。

    “相爷,请。”

    “金玉酒坊?”褚肆突然住步。

    贤王府管事一愣,“相爷这是?”

    难道还想让他们王爷出来相迎吗?

    “本相已有家室,来此不宜。”褚肆面无表情的立在那处不动。

    管事瞬间愕然。

    久久不能发声。

    就是身侧的徐青和郭远都拿奇妙的眼神对视,爷这是折腾贤王还是真的是那么想的?

    褚肆狭长凤眸一眯。

    管事猛然回神过来,“是,小的这就去请示王爷!”

    管事抹着冷汗匆匆进金玉酒坊。

    没有多会,贤王亲自迎了出来,脸上是璀璨的笑。

    “是本王疏忽了,褚相快这边请!”

    贤王作了一个请势,将他请向旁边的茶楼。

    褚肆作揖,“王爷见谅,实在是家中夫人不喜此等媲同烟花之地。”

    贤王有瞬间的尴尬一笑,暗道这个褚相多事。

    明明他对家中夫人冷落不理,现在突然拿出来作借口,分明是有意难为。

    也罢,就让你褚肆一回。

    于是二人朝酒楼方向去。

    ……

    舒锦意靠在椅子正回想着今天晚上褚肆的前后表现,总觉得奇怪。

    东院那边有人进院,是蒋氏身边的柳嬷嬷提着笑脸来。

    “见过三少夫人!”

    “柳嬷嬷因何事来?可是大伯母……”

    “不不,老奴是替七小姐过来请三少夫人明日一道出府买些首饰胭脂……不知三少夫人可得空闲?”

    舒锦意观着柳嬷嬷,道:“既然是七妹妹的意思,我这个做嫂子的也就不好拒绝了,且回去和七妹说,明日我同她一道出府就是。”

    “是,老奴告退。”

    柳嬷嬷得话就退了出去。

    舒锦意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问白婉:“柳双可回府了?”

    “回少夫人,将将才回府。”

    “让她过来吧。”

    白婉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