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舒家人来
    上官氏眼都眯了起来,盯着褚玥。

    誉王确实是皇家子弟,身份尊贵没错,可是她的容儿嫡亲出身,怎么能嫁给人做妾。

    褚玥一回府就这般的给她女儿引线,不是叫她女儿嫁不得别人吗?

    上官氏笑道:“阿玥这几年在外祖家养着,越发出落得貌美了!看着都把容儿比足了下去。”

    褚容儿刚要开口的话就被上官氏给截走了。

    蒋氏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却是一句话也没发。

    量过身,褚玥和蒋氏就离去。

    刘氏见没他们二房的事,这边还没使眼色,舒锦意就与她一道离开。

    “母亲?”

    “这个褚玥,你好好避着。”上官氏眼神沉沉地盯着褚容儿。

    被看得心里发虚的褚容儿连忙垂首,抿紧了唇。

    见褚容儿这般模样,上官氏就知坏事了。

    褚容儿心里念着的,怕还是誉王府的那个侧妃位置。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的女儿为妾。

    ……

    刘氏走在前头停了停,侧身对舒锦意说:“那夜后,阿肆这孩子怎么没来你这边过夜了。”

    舒锦意愣了下,平静地说:“最近相爷务事忙,顾不上儿媳这边,母亲是找相爷有何事吗?”

    “你这肚子……唉……罢了,随他高兴吧。”刘氏低头扫了眼舒锦意平坦的腥部,叹息。

    舒锦意有点心虚,毕竟自己已不是前主了,将来有机会,她会离开褚府。

    “大房和三房这两个嫡女都到嫁人的年纪了,在太后寿辰当天定要和京中这些高门贵女比个高低,若是能博得太后青睐,将来的夫婿也会高看一眼。”

    舒锦意在想,刘氏和她说这些做什么。

    刘氏突然话音压了压,“大房想害我儿,三房更是暗中偏帮着……两个女儿都想嫁好人家……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话音落下,刘氏眼中冷芒忽闪而过。

    舒锦意分明看见这冷芒中暗藏的痛狠,刘氏不想褚玥和褚容儿有好下场,应该说是不想让大房和三房有好下场。

    造就今时今日的刘氏,怕也是因为褚肆的父亲。

    其中必然有他们这一辈子不知晓的隐情在,而刘氏一妇道人家能隐忍至此,也全因为她还有一个儿子。

    褚老夫人想要规劝褚肆撤出来,让他的大伯褚暨站在前面替褚家挡风挡雨。

    舒锦意不禁多少有点同情起褚肆,用尽手段夺来的东西,现在褚家就想三言两语的拿走。

    褚肆也挺命苦。

    想到这里,不禁想起墨家。

    自己的事尚且没圆满,她竟在这里想着褚肆的事了。

    自嘲一笑,然后保持沉默的站在刘氏身侧。

    只听刘氏沉声言语:“我也不求你能帮二房什么,你自己不要连累了二房就好。”

    刘氏真怕舒锦意这性子被人利用陷害儿子,是以,这才沉声出言提醒。

    舒锦意垂首,应道:“儿媳省得怎么做。”

    “知晓便好,好好伺候着阿肆,他在朝中不容易。褚府养你八年,教你八年,若还替阿肆着想,就替他生个儿子。”

    刘氏今天在她面前放下这些,无疑是在告诉她。

    二房不会坐以待毙,很有可能要暗中反击了。

    大房和三房已经开始对付她的儿子,她这个做母亲的再没有行动,那真是枉为他的母亲。

    “既然不能安宁,那大家便都不要安宁了。”

    转身,对着灰蒙蒙的天际,缓声吐出一句。

    “少夫人。”

    赵廉匆匆而来。

    他是褚肆的管家先生,平常时不会亲自到她这边。

    此时见他行色匆忙,面色难看,定是有什么事。

    “赵先生何事?”

    “少夫人,舒家人……举家来京了。”

    舒锦意眸光微沉,问:“在何处?”

    “就在府门外,属下已命人拦住,老夫人那边怕是要知晓了,爷不在府中,还请少夫人做个主。”

    赵廉揖手询问她的意见。

    舒锦意又问:“舒家是京县官家,没有传召就举家入内京来,是怎么回事可查清楚了。”

    “是……是褚家有人暗中出力将舒家引了出来。”

    舒锦意听罢,勾了勾唇。

    “原来是这样。”

    她可没忘记上次蒋氏特地的提醒,动的又是褚家的力量。

    大房这是要行动了吗。

    舒锦意转身,“我出去瞧瞧。”

    她到底是舒家的人,舒家突然举家入内京来,若处理不好,褚肆这里会受影响。

    他一旦受到影响,她也不会好过。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里容别人搅乱了步伐。

    “是。”

    ……

    舒锦稚闷着气坐在马车里探头探脑,那张嘴一张一合的抱怨着:“这个舒锦意就是特地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莫以为做了丞相夫人就威风了。再是个正室,也摆脱不掉她是贱婢所出的女儿。竟敢让我们吃闭羹,她简单没把父亲和母亲放在眼里。”

    “褚府门前,莫嚼人舌根,”袁氏回头瞪了抱怨不止的女儿。

    舒豫因为女儿的碎碎念,原本没多大的怨气,此时不由阴沉了脸色,心里边越发觉得舒锦意拿乔,不把他这个父亲放眼里。

    看看刚才那奴才的嘴脸,简直是将他们舒家当成了乞丐来待。

    “女儿说的都是事实……舒锦意现在得意了,眼里哪还有我们这些家人。”

    明明她是嫡出的女儿,为何矮了舒锦意这么多。

    就算你舒锦意嫁进皇家做了妃子,也依然是她舒锦稚的妹妹,在她面前,舒锦意还得行礼!

    越是这般想,舒锦稚越是觉得窝火和嫉妒。

    这些尊荣本该是她舒锦稚的,她舒锦意凭什么能得到这些。

    大门开启,舒锦意缓缓走出。

    “父亲,母亲,姐姐。”

    “哼,”舒锦稚从马车上下来,仰着不可一世的眼目走上来,语带责备道:“舒锦意,你这是何意?父亲和母亲老远而来,你竟是这般待长辈的吗?若是传了出去,你就不怕别人戳你脊骨梁骂吗。”

    “锦意出来迟些,还请父亲和母亲勿怪罪。”舒锦意弯了弯身,淡声说道。

    见舒锦意服软,舒锦稚下巴抬得更高,眼中尽是傲视,仿佛她才是褚府的女主人。

    “既然知道自己迟了,还不快将我们迎进府,好生安排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