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褚家女眷
    誉王府。

    誉王妃正阴沉着脸,捏玉杯的手泛了白,耳正听奴婢的汇报。

    “王妃,王爷将那位名叶惋惋的女人安排在了墨香居。”

    “噼啪!”

    手里玉杯甩摔在地上,炸碎成片。

    誉王妃眼底一片阴沉的冷漠,“墨香居,他竟舍得把这居所让出来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住。”

    “王妃莫动气,左右不过是个野女人,越不过您半分。”旁的大丫鬟赶紧劝着动气的誉王妃。

    誉王妃当知自己在这里动动气罢,自个的夫君要领个女人进府,根本就不必经过她。

    能多年不纳侧,身为皇子已属不易了。

    阮妃娘娘现在才让他纳侧,他才有些动作。

    侧妃人选还未定,他就将来路不明的女人领进府,誉王妃有些担忧。

    能让姬无舟领进府的,除了那姓墨的,也就这么一个女人了。

    誉王妃抽了时间,到墨香居一看究竟。

    叶惋惋跪迎王府的女主人,左右只有一丫鬟伺候,还是誉王亲自安排过来。

    誉王妃眯了眯眼,淡声道:“起身吧,听下人说你身子不大好,别多跪,免得染了湿气,到时候王爷怪罪于我。”

    “谢王妃娘娘!”

    叶惋惋的声音如其名,似黄莺般好听!

    “抬起头来让本妃瞧瞧。”

    叶惋惋慢慢抬起白皙的下巴,将整张脸露在誉王妃面前。

    乍然看下来,吓了誉王妃后退三步。

    眼眸睁大!

    这张脸……

    “王妃?您怎么了?”叶惋惋开口,不安地问。

    顶着六分相似的脸,带着小心询问的语气。

    完完全全的打破了所有,仅是脸蛋有六分相似罢了,神韵,动作,声音没有一处像。

    那人怎会活过来,是姬无舟太痴心妄想了。

    誉王妃在心底失笑。

    镇定过来的誉王妃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露出优雅得体的微笑,“能得王爷喜欢,也是你的造化。”

    “王妃……”叶惋惋怯怯地低下头,“民女不敢。”

    “以后就留在府里好好伺候王爷吧,没有什么敢不敢的,”誉王妃淡淡放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这么个六分相似的脸,哪里值得她费心神。

    ……

    蒋氏从屋里出来,就看到进门的少女,瞬间眉开眼笑。

    进门的少女穿着件烟蓝色的儒裙,外面披着同色的披风。

    清丽脱俗的脸蛋儿上,肤是健康的红润,身材高挑,端端是个婷婷玉立的美人儿!

    “快让为娘瞧瞧我的阿玥。”

    “母亲,阿玥回来了!”褚玥含笑上前,朝蒋氏一拜。

    蒋氏将人扶起。

    “为娘的阿玥瘦了!”蒋氏心疼地抚着少女的脸颊,含着泪光哽声说。

    “女儿不孝,让母亲忧心了!”

    “路上可辛苦?平露,快给七小姐端上热食……”

    贴身大丫鬟平露福了福身,笑着应是就去了。

    随着后面进门的舒锦意正好瞧见母女其乐融融的画面,眸光微暗。

    如果父亲还活着……他们也不必承受骨肉生死相隔的痛了。

    “少夫人,那就是七小姐了!不过两三年不见,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以后少夫人得更加小心些了,四年前,七小姐还……”话到这,柳双突然住了嘴。

    舒锦意并没有承前主留下来的记忆,对以前的事自然也不甚清楚。

    “少夫人,起风了,还是回屋歇着吧。”还是书颐入微些,看到舒锦意眼中的暗淡,知道她此时心情并不是很好。

    正回院时,刘氏那边的秋禾款款走来,福身道:“少夫人,夫人让您过去量身做衣。”

    舒锦意站在小桥方位,视线往褚肆的住处扫去一眼,颔首跟着过去。

    原来并不在刘氏住处,而是在前堂。

    府里的女眷都在,有做衣的绣娘正替她们量身制衣裳。

    “锦意来了,先让你三嫂嫂量身。”

    上官氏热情地拉过舒锦意,示意正要量身的褚玥让开些。

    褚玥刚回府,正好这边量衣,就被蒋氏拉过来先量身再回院去吃东西。

    前面还有不少人等着量身,而量身的绣娘只有一位。

    蒋氏的意思是让褚玥先量,急着回院。

    上官氏突然拉着舒锦意插足进来,不是找事吗?

    蒋氏面露不悦,转而隐去。

    褚玥笑着对蒋氏说:“没关系,先让三嫂嫂来吧。”

    “还是你懂事,那便让锦意先量吧。”蒋氏顺着褚玥的话道。

    刘氏站在身后一听,脸一沉。

    这话怎么说来着,是说舒锦意没大没小不懂事吗?

    舒锦意看了眼褚玥,颔首上前让绣娘量身。

    褚玥微微一笑。

    舒锦意收回淡淡的视线,褚玥柳眉微蹙,总感觉现在的舒锦意有点怪。

    “多谢七妹相让,我这个做嫂嫂的往后也多让着妹妹了。”

    等绣娘量好身,舒锦意回过头来对褚玥说了一句。

    褚玥一听,愣了愣。

    以前就算是她打人也没见着这个三嫂吭声,只能闷着,连身边丫鬟也没敢说。

    现在嘛……似乎胆子变大了。

    到底是放在二伯母身边教养了这么多年,有了些进步。

    褚玥笑着道:“三嫂客气了。”

    上官氏看着两房的人暗潮汹涌,嘴角噙着抹淡笑。

    忽感觉到身边刘氏的视线,上官氏插了一嘴,“阿玥和锦意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还是这般好着呢!”

    感情好?

    上官氏这话说给外人听还好,说给这些知情人听,不是嘲讽人吗?

    褚玥有多厉害,就连褚容儿都避着,可足见了。

    “都是一家人,三婶不知道我与容儿的感情一样好?”舒锦意笑盈盈地说了句。

    上官氏脸上笑容敛了敛,皮笑肉不笑地接话,“你们感情好,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放心了!”

    褚玥在量身时不禁回头来看了微笑的舒锦意,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个三嫂的笑容有点寒?让人看着非常的不舒服。

    刘氏侧目看来,这已经是她第几次对这个儿媳妇感到讶异了?

    好像从舒家回来后,儿媳妇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八妹出落得这般漂亮,太后寿辰那天,定能大放异彩!啊,听说誉王爷要纳侧了,也不知道誉王爷会选哪家的小姐?”褚玥看着穿着鲜衣的褚容儿,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话音一落,屋里突然安静了一下。

    褚容儿的脸一白,倏地看向褚玥,似乎吃惊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恋慕着誉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