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带人回府
    褚寰从外地做了单大生意回到皇城就和褚暨见面,因他是做皇商的,多多少少也需要到褚暨这边从中周旋,很多事情,褚寰也会找褚暨商议。

    年关在即,褚寰要为边关那边提供军需。

    事情本该是向户部那边商议,褚寰回京就和褚暨见面。

    其中猫腻怕是不少。

    果真,褚寰和褚暨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说起边关。

    “往年要经墨家查骇,今年不一样了,主权人是郑判。大哥也知道这个郑判很得誉王重用,誉王更有要利用其争储的意思。”

    “贤王的意思已经给你传达了,你现在又和我说这些又是作甚。”

    褚暨假装听不懂褚寰的话。

    褚寰在心里边呸了一声,面上不显半分地笑道:“大哥可知这郑判是个泥捏的,哪能和墨家军相提并论。墨家倒台,贤王这边也有助益,可按插人手到军中,到时候发挥的作用可想而知。”

    褚暨沉了沉脸,“你说话且小心些。”

    褚寰自知自己在这种地方多说了,隐晦地接着道:“大哥当真没有想法吗?”

    置办军需,可从中抽取利益,更方便替贤王安插人手进营。

    褚寰不提,随后褚暨也会从旁推敲,到不如现在就直接开口点出来。

    褚暨眼神深深地看了褚寰一眼。

    如果不是老二早去,只怕褚家的顶梁柱该是聪明绝顶的老二,而不是老大了。

    褚寰心里清楚,老二的死,可没有那么简单。

    当年那件事,他虽然没在场看到,却也知道以老二那样的身手绝无可能轻易死掉。

    怪只怪,人心不够狠!

    “三弟你做事干净,贤王暗中派去接头的人,明天就会和你联络。”

    褚暨一句话,让褚寰定了心。

    不论做什么事,若没有权势涛天的皇家支持,他很难立足。

    “来,敬大哥!”

    褚寰给褚暨倒了水酒,笑着举杯。

    褚暨举杯与其碰着,啜饮一口。

    “后宅妇人家的事,大哥原来就不该多言。”

    褚暨一句话让褚寰一愣,“大哥何出此言?”

    褚暨随即就将上官氏让院中下人造谣一事简单说了说,又扯到了那妇人,“那妇人本是袁茺那小子夺了去,她求情到我处,可到底是人家的事,我也没法插手。”

    褚暨不是没法插手,而是乐见其成。

    褚寰的眼神瞬间沉了下来,“是三弟的不是,没把后宅妇人教好。”

    “三弟妹怕也是听信了别人的馋言,大哥在这里也只是提个醒,别让有心人利用了。”

    褚寰眼神闪烁,想到了二房那边的刘氏。

    这个‘有心人’指的就是刘氏了。

    “多谢大哥提醒。”

    “都是自家兄弟,莫提谢字,”褚暨给他斟酒,两人断断续续的喝着,正事谈完,就谈谈一些琐碎的事。

    褚寰带着满身酒气回府,上官氏逗弄孙子好半天,也累了。

    回屋见褚寰沉着脸坐在那,上官氏面上笑容淡了不少,小心地问:“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褚寰突然站起身,扬手就给上官氏一巴掌。

    上官氏被这一巴掌打得懵圈了。

    “老爷,您……打我?”

    “妇人家,早就同你说过,不要拿老大家的生事,偏不听。”褚寰沉着脸,轻喝。

    上官氏咬牙,“妾身没有。”

    “没有?你以为老大是什么人,后宅这种小事,一查便知得清清楚楚。”

    上官氏脸色一白,“妾身也是受人所蛊惑,犯了错……”

    看上官氏小脸白成这样,褚寰叹息了声,扶着要跪的上官氏:“你啊,真该好好收收性子了,现在皇子们都暗中争着储,墨家的事……就是个警醒。”

    回想起上次褚寰所说的话,上官氏脸色更白了几分。

    “老爷的意思是说……皇上已经开始对褚家……”

    褚寰神色一沉,颔首:“谁也不知道皇上心里想什么,帝王心,谁敢猜?但褚家……必然是要动一动的。”

    上官氏抓紧了褚寰的袖子,怨恨道:“褚肆就不该再往前了。”

    “母亲那边也不知能否劝下。”

    褚寰心里边也是害怕的,褚家在朝中势大,实在不利。

    ……

    那天晚上褚肆说想去哪就去哪,舒锦意也不同他客气。

    郭远已经撤开,褚肆不想她多想,也没有再派人去跟着。

    “少夫人想要什么胭脂,让下人出来采买回府就是,又何必亲自出门。”白婉其实怕舒锦意有什么事。

    舒锦意道:“叫下人采买,还不如自己出来亲自挑得好些。”

    主仆说着话间,已经走进了一家胭脂铺。

    舒锦意可没用过什么胭脂水粉,平常时都是丫鬟们替她扑上的妆。

    她从重生回来,就极少上妆。

    今天也不过是借个由头出门罢了。

    买了胭脂,舒锦意就往前面的北城方向走。

    丫鬟们见舒锦意步伐缓慢,不像是急着回府的样子。

    走到人越来越少的地方,舒锦意突然停了下来。

    北城这个街口正好对着另一面的出口,而某个人,即将要经过这条道。

    “吧嗒吧嗒!”

    车轮声和马蹄声夹着一起过来。

    “那是誉王的马车……”

    身边的话还没落,就见一道柔软的淡影飘了出来,一下子就撞到了誉王的马车上。

    “何人惊誉王的车驾!”

    誉王身边侍卫大喝一声,上前拦住了前面追来上来的人。

    原来撞着誉王车驾的是名女子,身后追着几凶恶的男子。

    看见誉王的车驾,咬了咬牙跪下,“无意冲撞誉王,只是这女人被家中变卖到月中楼,不想这女人性子刚烈,中途逃脱了出来。”

    女子撞得狠,额头都撞出血了,此时早晕倒在马脚边不醒人事。

    誉王的手一摆,随从立即从怀里拿出银子给了几名大汉,挥退。

    几名大汉看了看手里的银子再看誉王车驾,只好咬牙离去。

    “王爷,这女子该如何处理?”

    随从走到身边询问。

    姬无舟从马车内出来,站到了女子的身边。

    低首看来。

    姬无舟倏地一愕。

    这张脸……

    姬无舟脸微变,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王爷?”

    姬无舟深吸一口气,闭眼道:“把人带回府。”

    “带回府?”随从被这道命令下得一愣。

    舒锦意看着这全过程,抿着嘴唇,转身离开。

    姬无舟,你还是把人带回府了,面对着与我相似的脸,你到底会是怎么个心情?

    “咦?那是……七小姐?”

    舒锦意顿步,朝丫鬟看去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辆马车停靠在另一边,里面的主人正撩着帘子看出来,露出清丽的侧脸。

    七小姐?

    可不就是大房那位放在外祖家养着的褚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