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他的温柔
    袁府。

    袁茺自从将那美妇抛之脑后,就对褚肆的夫人上了心。

    在各方渠道打探她的消息,刚喝过花酒回府,带上一身酒气钻到了墨雅的屋。

    墨雅刚哄了孩子睡下,甫一见他推门进来,闻着那股酒眉紧皱。

    “相公喝多了,妾身给你煮碗醒酒的汤水。”

    话罢,墨雅就要越过他身边。

    袁茺就将人扯到怀里,满身的酒气就沾了墨雅一身。

    墨雅皱眉挣了挣,“相公你喝醉了。”

    “夫人还在生我的气呢?”

    “相公请放手,我给你煮汤。”

    “汤就不要煮了,夫人好好伺候为夫就好!”说罢,那张嘴就要吻上来。

    墨雅伸手一挡,转身退了出去。

    “妾身身子不适,还请相公洗过浴好好休息吧。”

    墨家的人,都是这性子。

    经不得背叛。

    一旦背叛,不论男与女,都露出尖利的爪子,抓得你不敢再靠近一步。

    墨雅看着温婉,可是她也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欺负的人。

    袁茺亲近被拒绝,脸色黑沉黑沉的。

    本性眼看着就要露出来,想起正事,袁茺又隐忍了下去。

    “最近丞相夫人时常过府,可是褚相要交好于我袁茺?”

    墨雅闻话,回头盯着袁茺好半晌,问:“相公怕是想多了,褚相若想要交好一人,还用得着他的夫人亲自亲近吗?只要他稍微露点意思,只有别人亲近他的份。”

    墨雅在说他自作多情。

    毫不给面子的墨雅,让袁茺又黑了脸。

    “那丞相夫人数年来出府的次数少之又少,怎么,最近就频繁出府见人了?而且对夫人你更亲近,为夫是想让夫人替为夫引荐给丞相夫人,好让为夫探听清楚其中缘由……”

    墨雅听他这般说话,脸瞬间就变了。

    “袁茺,你是要害死整个袁府的人吗?你若是想找死,马上就去死,不要连累我们。”

    舒锦意那等容色,怕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惦念几分。

    更何况是眼前这个色胚。

    墨雅这么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袁茺听了这话,气得想要骂人。

    “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这还是你一个妇人能说的话吗?”

    “能说的话?袁茺,我告诉你,我们墨家的女人就是如此。在娶我之前,你就应该知道我墨雅的脾气。你在外边花天酒地我不管,但你现在竟敢连丞相夫人也敢惦记,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被墨雅明明白白的指出心中的想法,袁茺恼羞成怒。

    “墨雅,你不要太过分,墨家没了,要不是有我袁茺,你以为你一个女人能够在这世道生存下去?丞相夫人再过府,派人通知我一声。”

    袁茺话落,一甩袖,气极而去。

    墨雅气得红了眼眶,扶在桌上呜咽小声哭了起来。

    “夫人……”

    丫鬟们都吓傻了。

    最近老爷的脾气越来越厉害了,和夫人争吵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了。

    “娘亲……”一道瑟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墨雅身子一震,抹了抹眼泪,抱着五岁的孩子,哽声说:“娘眼睛进了沙子,没事。怎么醒了?是不是娘的动作太大了?”

    孩子乖巧地摇了摇头,“娘,爹他什么时候回来?琊儿想和爹说话。”

    “琊儿乖,爹在忙国事,等他有空了一定会回来陪琊儿,像以前那样!”

    “嗯。”

    袁琊靠在墨雅的怀里,乖巧地点头。

    他的眼睛却带着孩童不该有慧光,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的父亲不要他们母子了。

    ……

    褚肆不来,舒锦意就着他回府的时间过来。

    自那天后,褚肆还是第一次再见舒锦意。

    褚肆的眼睛紧紧粘在舒锦意的身上,看着姿态轻盈靠近来的人,褚肆浑身紧绷,气不敢大声喘。

    “相爷。”

    舒锦意冲他行礼。

    “别……”这样。

    褚肆猛地回神,伸手扶住她矮身的动作。

    触摸到她柔软的手,褚肆吓得连缩开,怕她有什么误会。

    可他的动作落在舒锦意眼里,成为了他嫌弃自己的意思。

    “是不是有什么事?”褚肆的声音柔得不像话,眼中神色带着别人读不懂的复杂。

    舒锦意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左右看了眼。

    身边人会意,左右退出了好远才停住。

    “那天晚上是相爷在照顾锦意?锦意有没有冒犯到相爷?”

    其实她更想直接问他有没有冒犯自己。

    褚肆一想起那天的情形,他眼底的乌沉变成一滩柔水,说话也变成了小心翼翼的温柔,“饮酒后,你睡得很沉。酒多伤身……以后莫再多饮。”

    舒锦意松了一口气,问:“那相爷你有没有……有没有……”

    褚肆脸微红,镇定道:“衣裳是白婉替你换下,中间并未发生任何事。”

    提了多日的心,气了几天的舒锦意,终于把心放了回去。

    他没有做那样的事!

    虽然以前讨厌这人,舒锦意却很肯定他不会扯谎。

    “谢谢相爷照顾……以后这样的事,就把锦意交给下人就好。”

    舒锦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盈盈一福身,转身就要回去。

    “阿……锦意。”

    那一声阿缄要喊出来之际,被他生硬咽的回去。

    舒锦意讶异地转身看着他。

    向来不知紧张为何物的褚肆,被她看得浑身僵硬,说话几乎要结巴,“能否……陪我吃个饭。”

    舒锦意会意过来,道:“我马上吩咐厨房把饭菜送过来。”

    回头朝柳双抬了抬手,柳双小跑过来,“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把热着的饭菜送过来。”

    柳双听罢眼中闪过喜色,“是。奴婢这就去让人送过来,请相爷和少夫人稍候。”

    很快,饭菜送了过来。

    褚肆挥退了布菜的丫鬟,亲自给舒锦意布菜。

    看得旁人瞪眼。

    舒锦意更是拿奇怪的眼神盯着他,要不是褚肆稳着心神,怕是手抖得不成样子了。

    “用饭吧。”端放到舒锦意的面前,他柔声道。

    舒锦意‘哦’了一声回神。

    相爷这么温柔待人,还是头次见着,比他阴沉着脸看人时更恐怖。

    吃饭时,舒锦意有好几次都想要拍筷子,粗声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褚肆一筷子都没动,只顾着盯着舒锦意吃,脸上全是满足之色。

    “以后……不用要再派人跟着我了,如果相爷信不过锦意,往后我少出府就是。”

    用过饭,舒锦意再也忍不住,直白的说出了她多日的猜测。

    褚肆心一紧,急着解释道:“你出府我不放心,郭远只是负责你的安全。”

    安全?

    真的只是这样吗?

    舒锦意有些不信他的说辞。

    “你想去哪便去哪……不必压抑着自己。”他看着心疼。

    墨缄变成女人也罢,还成了他的妻,对墨缄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耻辱。

    所以,他根本就不敢在得知舒锦意就是墨缄时对她做那样的事。

    做了女人已经让她觉得是耻辱,若是再委身于他身下……墨缄一定会悔恨,甚至是做出让他心疼的事。

    舒锦意听了他的话,连连皱眉。

    这个褚肆真的不是假的?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5花!么么哒,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