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只图一人
    郭远从后面广文轩铺面前看到舒锦意出现,脸上的表情非常的讶异。

    同时心惊于自己竟然看了这么多年,竟走眼了!

    他们的少夫人绝对不似表面上那样的简单!

    可为什么少夫人要隐藏自己?

    郭远跟着舒锦意回到那处茶铺,然后又见她从茶馆大门出来,眯了眯眼,转身快速离开。

    郭远入夜前就在皇宫出道的方位等着褚肆,将舒锦意前后的行为诉说了遍。

    褚肆听罢,沉默半晌。

    郭远看向徐青,徐青暗暗摇了摇头。

    “继续保护好她。”

    舒锦意要行动了。

    他会给她行方便,同身为男子,他知道带着仇恨的回到这里,是怎样的心情。

    所以,他能给舒锦意的,只有护航。

    当然,如有必要时,他也会出手。

    谁要墨家亡,谁就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可是少夫人行迹诡异,真的不要再深查?”

    “过些日子便是太后寿辰了……”褚肆负着手,对着灰蒙蒙的天空,喃喃道。

    也不知道阿缄会做什么。

    现在的褚肆睁眼闭眼全是舒锦意。

    褚肆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敢去亲近她,怕自己忍不住。

    每天夜里安安静静的站在远处,看半宿就去。

    舒锦意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见褚肆过来找自己。

    那件事也就没有办法向他确认。

    地下赌坊给了她消息,很快,她又施了一计,将郭远骗过。

    又在对方指定的地方见人。

    “人呢?”

    来见舒锦意的人是狄娘。

    狄娘拍了拍手,另一道门有人推开,走进一道柔美的女子。

    舒锦意一眼看去,愕然道:“竟被你们给找着了。”

    柔美女子盈盈一作揖,安静站在边上。

    舒锦意看到这女子,心里边泛起一丝丝的古怪。

    无他,因为这个女子样貌有四五分像做为墨缄时的样貌。

    神态间竟也有两三分相似。

    “如何?”狄娘也吃饭,为何这个丞相夫人要找像墨将军的女子?

    几天的时间,足够让他们查清楚舒锦意的来历。

    当知她是褚肆的夫人时,他们就非常的吃惊!

    舒锦意目光从淡黄色衣裙女子身上移开视线,“很好。”

    狄娘笑笑道:“按您的吩咐,将人调教好了。”

    “哦?”舒锦意意外地看向狄娘。

    都说狄娘有颗玲珑心,果真如此!

    “一定会得那个人喜欢!”

    “那个人?看来狄……徐娘知晓我要她何用了!”舒锦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狄娘掩饰眼中的光芒,缓声道:“客人的需要,我们当然要了解清楚,好能给客人最好的安排!只是不知丞相夫人要将她送予谁?”

    “还得等个时机,你们这边来安排。”

    舒锦意拿过桌面已经冷掉的茶水,啜了一口,微眯着眼缓缓道:“我要你们找机会,将这个人送进……誉王府。”

    狄娘愣怔看着舒锦意。

    转念恍悟过来。

    褚相爷和誉王爷虽不是那种明面上的敌人,却不是好朋友。

    ……

    “褚相在看什么?”

    树边探出一颗小脑袋,一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正滴溜溜的动着,明亮清澄。

    小家伙看到褚肆低下头来看自己,从树边走出来。

    一身皇子袍服加身,端是贵气十足!

    “怎么了?又犯错了?”

    褚肆的声音有些空荡。

    小家伙低头沉默了很久,缓慢地说:“祖母说不让我亲近太子哥哥,可是褚相却要我和太子哥哥走近,我这几天一直在权衡。”

    “那二十三皇子权衡出来了吗。”褚肆的声音又轻又空。

    “我和母妃商量过了,她要我自己决定。褚相,大家都说太子哥哥是个愚蠢的,只有大哥和三哥才有可能争夺得储位,真的是这样吗?”

    二十三皇子姬无阙仰着小脑袋问褚肆。

    褚肆道:“阙殿下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他们都不太喜欢我……我知道,是因为皇祖母,所以他们都表面对我好,其实背后都疏远我,想要利用我达到目的。”

    姬无阙的声音闷闷的。

    “本相亲近殿下,为何殿下没有那么想?”

    姬无阙突然歪着脑袋,很认真地对他说:“我知道的,可是褚相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唉呀,你们大人就是多事……我就是觉得褚相不会害我!”

    褚肆朝姬无阙一揖礼,转身朝身后的宫道走去。

    姬无阙等人走远,踮了踮脚跟,直到看不到人了才闷闷地从原来的那颗树方向离开。

    “褚相。”

    还没到宫门口,褚肆就被叫住了。

    转身,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姬无舟。

    “誉王。”

    褚肆作礼。

    姬无舟沉着脸走到褚肆的面前,压着语气说:“你到底要误会郑判到什么时候,墨缄离开了,所以你就将气撒在郑判的身上?本王竟然不知褚相会这么幼稚。”

    “誉王误会了,郑将军身为三军将帅,龙安关也需要郑将军这样的大才。本相不过是向皇上提了议,皇上衡量利弊后才会做决定……”

    “墨家刚遭不测,你就这么容不得墨家相关的人了吗?”姬无舟一想到今天朝上褚肆向皇上提议将郑判调回龙安关镇守,他的脸就又沉又黑。

    “誉王为何如此偏郑将军?当年的墨家,不也在龙安关镇守数年不归,墨缄尚且是王爷的好友,也不闻誉王急着留人。那郑判到底是比墨缄好吗?以至于让誉王如此迫不及待的将人留下来。”

    “褚相。”

    姬无舟咬牙,低沉轻喝了一句。

    褚肆抬手作了一礼,转身,道:“誉王若真想留郑判,就在这几天说服皇上,来我这里说道,是行不通的。”

    “褚肆……”姬无舟变了脸,从牙缝里挤出两字。

    皇帝年纪也差不多了,虽有太子,可皇后一族已经没落,皇后又被关在冷宫。

    太子不得宠,又无作为,惹皇帝厌烦。

    唯有能一争的,只有他和大皇子了。

    他不能输在这里。

    郑判手握三军权柄,在他这里最起作用。

    若是调往龙安关,他们往来的收信很不方便,而且很有可能会有异变。

    偏偏褚肆在朝中总是与他作对,不,不仅仅是这样。

    褚肆和谁都不对付,惹了众怒。

    “还未恭喜誉王,要纳侧了。”话落,褚肆人已行远。

    “褚肆,你到底图什么,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姬无舟怎么也看不透褚肆的想法,很伤脑筋。

    图什么?

    他只图一人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