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止静而动
    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姬无舟的事,舒锦意就被褚肆这事给打是措手不及。

    她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离开褚府,因为他说过,他会找机会放她出府。

    前面他对自己说的话,她没听差吧?

    可现在他这样算怎么回事?把自己的清白夺走再放人走?

    禽兽!

    舒锦意在刘氏这边大半天都是恍恍惚惚的,中间刘氏说了什么话,一句也没听进去。

    入夜前,刘氏才将精神不太好的舒锦意放回去。

    刘氏也没多留意什么,只以为舒锦意‘累着’了才会精神恍惚。

    将人送走时还想着找个时间将褚肆叫到跟前好好说一说,就算是……憋了这么多年,也不能使劲的折腾自个的媳妇啊。

    褚肆很晚才回府,大半夜,仍旧没克制住自己往那处院落去。

    只是他一直静静的杵在暗处,盯了舒锦意的屋子小半夜才带着不舍回到自个的院子。

    站在院中,手一摆。

    隐在暗处的郭远走了出来,躬身听吩咐。

    “看着少夫人,别让她有任何危险。”

    听到这声吩咐,郭远一怔。

    少夫人能有什么危险?

    而且,这内宅中,少夫人也只和家里的女人往来,自己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日夜跟随吧。

    这……

    “是。”

    略一犹豫间应声。

    郭远走开,徐青就从另一边出来,“爷,您将郭远调到少夫人那儿,是不是有些不妥?”

    褚肆回头看了徐青一眼。

    徐青被看得头皮一麻,不敢作声。

    “她同等我命。”

    徐青虎躯一震!

    倏然抬头,褚肆已经转身走入书房。

    移情别恋?

    除了这解释,徐青想不到别的了。

    即使没了武艺,舒锦意仍旧感觉到身边多了些什么。

    次日借口出府时,舒锦意就感觉到这股的刻意跟随。

    或许对方轻看了她是个内宅妇人,不会有那么多的警惕性,跟在身后很随意,并没有多收掩自己。

    有些东西天生如此,舒锦意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即使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灵魂仍旧是这个灵魂。

    虽然没有以前那具身体的敏锐,感知身边危险的能耐还是有些的。

    对方没有杀气,却紧随不动,是褚肆派来的人?

    不知为何,她一猜便是他。

    或许她是想不到,现在的自己,还有谁怀有这种平静来跟随自己。

    “停车吧。”

    一处茶叶铺前,舒锦意走下了马车。

    寻常人看到这美娇娘不禁一愣,很快这抹丽影就消失在茶铺内。

    与茶铺相通的还有一处茶馆,做着互通的生意。

    舒锦意像是常客那样,不必店小二相引,熟门熟路的上二楼,取要了一处小雅间。

    “你们都在外头候着,我自己在里边静一静。”

    古怪的吩咐叫随行的白婉和书颐愣住原处。

    舒锦意叫来了店小二送上煮茶的工具,闭门自个在里边静坐对着窗棂处看了眼。

    转身隔着门对外边的两人道:“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门。”

    也不理会外面的两人怎么个想法,舒锦意掩着眼中的冰冷起身走到身后的窗户。

    打开。

    斜上方的位置,就是茶铺的楼道口。

    这里是禁止茶客的地方。

    却正舍舒锦意的意。

    拢了拢披风,小心跨过窗户而下。

    那危险的程度,一般的妇人看了都不敢,更何况是做了。

    舒锦意有些艰难的攀着栏杆挪了过去。

    “咚”的一声重物落下,吓得经过的人一愣。

    “你,你是何人?咦?你不是方才那位……”茶铺的店小二指着舒锦意憋得一脸通红。

    没想到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姐,不,夫人竟然会学那粗鄙妇人做这等事。

    舒锦意回身冲店小二一揖礼,转身朝另一边楼道下去,转过茶铺这边,低着头匆匆离开。

    守在那边的郭远看到舒锦意自个从里头出来,愣了下,然后快步跟上。

    舒锦意注意到那人跟行上来,带着他绕了好几个圈子。

    很快郭远发现自己跟丢了?!

    郭远一脸不可置信!

    两刻钟后。

    舒锦意抬头看了眼一处雅居之所,迈腿走进去。

    当掌柜的是个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狄娘笑着道:“女客官是要住……”

    “来半壶酒。”

    “……”狄娘一愣,然后吃吃地掩嘴一笑,如果是面对男客,狄娘一定会娇滴滴的调戏一句。

    面对这么位穿着精细的漂亮女客,对方又以这样风轻云淡的样子说话,叫她一时吃笑。

    “我这儿有上好的女儿红,青梅,上等的香泉,白桃,十八仙……”

    “金沙。”

    狄娘脸上的笑容终于凝固了下,不敢再打马虎。

    “金沙酒难酿,客官是要一壶还是一杯?”

    “满盘金沙。”

    舒锦意似没有什么耐心和她对暗号,直接接了后面的答案。

    狄娘身形一震,脸严肃道:“女客官且在此稍候片刻,徐娘给您拿酒去。”

    自称徐娘,其实她姓狄。

    舒锦意颔首,站在原地候着。

    很快,出来的是名带着伤疤的男子,长相是很普通的那种。

    如果不是那伤疤,收敛身上的气息,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

    对方在问话时,也在警惕的打量着她。

    “墨。”

    这人徒然瞪大眼。

    “请。”

    舒锦意看着他作出一个郑重的动作,抿着唇点点头。

    这个人她有点印象。

    那时自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救下,丢给了他们。

    没想到会派用到这里。

    地下赌坊是一个混杂的地方,舒锦意的走进,瞬间叫里边赌得正嗨的人愣着回头看来。

    赌徒们对这样一个干净出尘的漂亮女子到来,很好奇。

    但很快,这样的一个女子,就走进了那间黑布遮盖的门。

    大家都收起了好奇心,继续赌他们的钱。

    “叩叩!”

    两声的扣门声响起,舒锦意侧目看了眼伤疤男子。

    厚重的铁门打开一个观眼口,看到是男子,里边的人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舒锦意进入熟悉的地方,看到熟悉的人,特别是前头的那个高大的男人,舒锦意就见他转过身,鹰潭的眼冷冷盯着舒锦意。

    “你是墨将军藏起来的女人?”

    “咳!”舒锦意被他的话呛到了。

    男人眉毛一挑,冷声威胁道:“怎么,你竟敢骗我们,叫你走不出这道门。”

    舒锦意正色道:“我对上了暗号,怎么,你想违反墨将军的命令?”

    男人拧着眉,沉声道:“说出你的条件。”

    舒锦意一字一句缓缓吐出:“我要你们替我找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