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涅槃重生
    匆匆回屋,褚肆白着脸将自己关进屋。

    他的阿缄已经死了。

    人的动作有几分相似仅是偶然,他怎么能将舒锦意看成是墨缄。

    一个男子,一个女子。

    怎么可能会有相似之处,他定是入了魔。

    “阿缄,阿缄……”

    拧着心口,一句一句的轻唤着心中的那个人,温柔而缱绻,痛心又悔恨。

    那怕仅是一个偶然,他就像着了魔般靠近那个举止相似之人身上。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一点点记起那人的一点一滴。

    本以为昨夜‘愤然’离开的褚肆会好长时间不会记起自己。

    梳妆打扮出来的舒锦意,仍旧有几分别扭的走着小步子出来。

    外面人也没个通报,她略别扭走路样就落在褚肆深幽眼目中。

    舒锦意一顿,赶紧小步走过来行礼:“不知相爷过来,锦意实在是失礼了。”

    昨夜都衣衫不整的出来见人也不见她说失礼,今早到是规规矩矩的了?

    往时没多注意,今日褚肆细细观之,才惊觉自己忽略的东西。

    舒锦意特意表现出来的怯意那般明显,他为何前头没看到?

    瑟缩畏怯,完全没在她身上体现。

    明着躬着身躯,摆低了姿态。

    却分明看到一股凌傲气势,仿若那人站在高处,恣意妄为的神彩!

    褚肆心神一颤,忙回神。

    再一次凝目看着少女月牙凤尾罗裙加身,头梳妇人发髻,随着风从门处灌进,撩动她的乌亮墨发以及凤尾罗裙衣摆,使得分外摇曳多姿。

    静静站立,平地添上几许锐利的威慑!

    视线落在她白皙胜雪的肌肤,褚肆心神又被晃动。

    脑中不禁浮现墨缄着女装,安安静静垂首立在自个跟前的模样。

    褚肆一个激灵,不敢再往下想。

    旁人见褚肆看出了神,不禁掩嘴一笑。

    相爷到底是喜爱他们的少夫人的,这回夫人也不用催着相爷纳妾了。

    瞧瞧相爷出了神的样,说出去叫人不信呢。

    等了老半天等不来男人回应的舒锦意,抬起清澈又沉静的黑眸。

    甫一对视。

    褚肆微眯了眼,看着她不说话。

    “相爷?”

    舒锦意不知他又发什么疯,一大早就过来这里盯着自己。

    她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舒锦意低头看了眼自己,什么异样也无。

    那么他这是在恼自己昨日所做所为了?

    想了半会,舒锦意还是主动的道歉:“昨日是锦意鲁莽了,请相爷责罚。”

    这样的声音绝对不是墨缄的。

    墨缄不会这样对他说话,褚肆觉得自己真的着魔了。

    “金玉酒坊那等地方往后莫再踏足,妇人家……”该规规矩矩的呆在家里。

    后边的话,在脑中闪过墨缄恣意笑容时顿住。

    舒锦意察觉到褚肆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似乎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

    想到自己无意抓着的东西……

    白皙的脸爬上了热潮,她真不是故意。

    手掌心向下,放到衣边擦了擦。

    动作落在褚肆眼里,又引得他眯眼。

    “袁茺这人不似你外表所见那样,往后碰着,尽可避开。”

    褚肆再一次狼狈的逃离她的地方。

    舒锦意苦涩一笑。

    直到昨日,她才真正看清楚袁茺的为人。

    论看人,自己竟不如褚肆。

    想到姐姐的困境,以及墨家所遭遇的一切,舒锦意后面也没在意褚肆离开。

    匆匆出大门的褚肆,发现自己手心都冒冷汗了。

    自己三番两次错觉的从舒锦意身上看到墨缄的身影,他真的不该。

    梵音寺。

    木鱼声充斥着整个大殿,遵循着某种奇特的韵律,显得格外的神秘与严肃。

    禅音本该是净心净气的。

    立在殿中央的那道高大身影,却无时不透着一股躁动。

    苦悲大师禁不住诵一句“阿弥陀佛”,从蒲团起身。

    “随贫僧来。”

    褚肆颔首,随苦悲大师走向禅院后面树林。

    四周静音无声,只有两人步伐轻落地声。

    “苦悲大师,世间可有魂魄归位一说。”

    褚肆声线沙哑,语速似求饥若渴的学子,急切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因果相续,涅槃相续。三魂七魄,因缘生,万物自有其定数。你活是因,他死是果。生死与因果本同,魂归,是因中缘,故有因缘一说。”

    褚肆声音颤抖,“您是说,人因这个缘,造就了魂灵的归位。惦念尘缘,寻得因果相续,因果中得以涅槃重生……”

    苦悲大师到没想他觉悟如此高。

    “若能得一二机缘,便可超脱生死,魂归他位。”

    褚肆压抑着浑身的颤抖,哑声对苦悲大师道谢,“多谢大师。”

    褚肆谢过就去。

    苦悲大师一愣……喃喃道:“话还未说完,你何必急着去?也罢,机缘也在人为,姻缘啊……”

    苦悲大师摇头晃脑的走向树林深处……

    苦悲大师还未对他说,这些仅是佛法里的说法,当不得全真!

    奈何,寻找答案的人,全然当真了!

    还真别说,误打误撞叫他猜了个真!

    他心心念念的墨缄确实是因一个机缘下重生了,即使他感觉这是一个自我骗局,他也要去亲身试一试。

    褚肆不知自己是以怎样激荡的心情回到褚府的,恨不得眨眼回府,再细细瞧舒锦意的样子。

    恨不得归府的激荡情绪,首次出现在褚肆的身上。

    弃马车,策马从梵音寺冲回府。

    如风般奔向舒锦意的院子。

    气喘跟在后头的徐青和郭远脸都变了,已经多久没见到这样的相爷了?

    害得他们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紧巴巴跟着不敢放松紧绷的身体。

    结果他们看到了什么?

    爷像一阵狂风一样卷向了少夫人的院子,脸上闪烁着惊慌,震撼,压抑等繁杂的神情叫人担忧不已。

    到底发生什么了?

    墨缄,墨缄……

    脑子里除了这两字,他什么也没想。

    就在那道门内,他的墨缄就在那里!

    他心跳猛然加快,紧张得叫他浑身颤栗!

    手触碰到那道门,又猛顿住。

    他害怕啊。

    害怕里边那个人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追在后头来的两人看褚肆神情痛苦,转眼间又是满满的复杂,仿佛这一刻要将毕生能做的神情都涌了出来。

    难看又叫人心痛。

    “砰!”

    使出全身的力道推开那道紧闭的门,看到里边的场景,叫他泄了所有的紧张与惊慌!

    眼中渴望的神彩瞬间暗淡无光。

    “噼啪!”

    另一道门可怜巴巴的摔了下来!

    “相爷?您,您这是怎么了?”

    回头替舒锦意取披风的清羑被眼前这队仗吓得一哆嗦,说话都结巴了!

    褚肆蓦然回头,那眼神叫清羑差点朝后跌摔下去,嘴巴抖了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