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袁茺面目
    没亲近成褚肆的舒锦意第二天就去了袁府。

    拎着库房里上好的补品,还有一些她不常用的金银珠宝等进门。

    引进门的下人不时偷看这位传闻中的丞相夫人,不由暗暗赞叹一声。

    虽出身寒门,又是庶出。

    养在褚府八年,到底贵气了许多。

    模样又长得精致,叫人惊艳不已。

    “姐姐,你这又何苦呢。”

    是墨霜的声音传出来,似劝着墨雅。

    “他喜欢纳了就是,可那妇人是有丈夫孩子的,他竟丧心病狂到夺人妻……”

    引到门边的下人一听里边的声音,连忙咳嗽了一声。

    免了舒锦意这边听了见不得人的事。

    里头的声音瞬间熄减了下来。

    “见过丞相夫人!”

    姐妹二人盈盈朝舒锦意行礼。

    舒锦意快步上前,“两位姐姐莫要多礼。”

    一时口快,竟将姐姐二字叫了出来。

    墨雅和墨霜同时抬头看舒锦意。

    舒锦意虚扶两人的动作一僵,嘴角硬扯出笑:“锦意年纪比两位夫人小,叫声姐姐,两位夫人可介意?”

    她是丞相夫人,谁敢说介意?

    墨雅勉强笑道:“自然不介意。”

    只是,舒锦意突然拜访袁家,又亲近的,她们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

    当舒锦意示意身边的白婉奉上那些礼,更把墨雅和墨霜吓到了。

    舒锦意笑道:“这些东西平常时放在我那,也没甚用处,到不如给需要用到的人。”

    “这,这可怎么使得,丞相夫人这礼实在太厚重了……”

    墨雅往里一看,吓着了。

    “就当是锦意认两位夫人做姐姐的一点心意,锦意在京中一直没可说话的闺中好友,我一直敬重墨将军,敬墨家。想必两位夫人一定是心纯善良的人,若是不嫌弃,两位姐姐一定要收下锦意认姐之礼!”

    丞相夫人自降身份来和她们做姐妹,按理说是她们的福份。

    可墨雅知道袁茺和褚肆有些过节,到和褚暨走得近些。

    褚肆和褚暨这对伯侄有是那种暗里争斗关系,她这样做相当不合适。

    “这……”

    “无功不受禄,丞相夫人能与我墨雅做姐妹,那是墨雅的福份,至于大礼就不必……”

    “妹妹送姐姐礼物,姐姐接了也是理所当然,不必推脱。”

    舒锦意语气有几分强硬。

    让墨雅一时间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见墨雅和墨霜面有不安,舒锦意解释一句,“请两位姐姐放心,这些都是我的私房钱,不会给袁大人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在说,东西不是褚肆要送的,是她自己的意思。

    往后也不会牵扯到男人之间的官职和利益。

    ……

    舒锦意沉着脸走出袁府,使唤车夫驾马到一处叫‘金玉酒坊’的酒肆。

    此处酒肆待人接物都是要看对方身份。

    八角的楼亭,宏伟的角楼大门,四名肌理发达的大汉守着大门。

    甫一见舒锦意的马车停靠在边上,虎着脸上前。

    “敢问夫人……”

    “这是丞相夫人。”白婉正了正脸色,大声说。

    丞相夫人?

    四大汉一惊,其中一人赶紧去通知里边掌柜。

    “见过丞相夫人,不知夫人有何吩咐?”

    专给官场或是有身份提供的酒肆,妇人家来不适合。

    因此,大汉才有此一问。

    “找个人。”

    舒锦意抬眸扫了眼酒肆的角楼大扁,淡声道。

    “不知丞相夫人找的是何人?若没记错,丞相大人向来不喜来这地方,怎么丞相夫人找人找到这儿来了?”

    一道清越又带着几分腻人的女音从里传出来,紧接着就见一名身着红衣的妖娆女子从里边出来。

    这是前门酒肆的负责招客的虞娘。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妖媚,叫不知多少男人倾心于她。

    可这女人偏生碰不得,否则她的女人手段叫男人吃亏不已。

    也是她能立足于此的能耐。

    舒锦意掩了掩鼻,待扑来的香风散去,这才道:“找袁大人。”

    “咦?”

    虞娘一愣。

    “虞娘只管将我引进去就是。”

    书颐从袖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到虞娘的手心,退回位置。

    虞娘一见银子,眉眼笑开,“既然是丞相夫人,虞娘就行个方便,夫人请随小女子过来。”

    虞娘引着舒锦意从另一侧门进入八角楼,拐上三楼指着尽头一间屋子说:“袁大人里边有客人,夫人还是叫人上前通报一声为好!”

    虞娘这是提醒她袁茺在面客,或者在里边做着些见不得人的事。

    舒锦意颔首道谢。

    虞娘不禁多瞧了几眼淡静如处子的舒锦意,不禁暗赞一声舒锦意的貌美。

    难怪褚相早早就将人领进府养了八年,如今看到真人,才知,不是没有原因的。

    虞娘不敢掺与这些事,赶紧离去。

    “少夫人,这酒肆虽说看着平常,可这儿全是男人……听人说,这里是藏人的好地方!”

    书颐先前不知舒锦意想干什么,一听她说找袁大人,就猜得一二了。

    褚相的为人她们这些丫鬟是知晓的,绝对不会往金玉酒坊这里藏人。

    “把人抬出去。”

    走到后面,舒锦意还未进门就听到里边传来的喝声。

    “袁大人……求求您放过他们……我愿意跟着您……只要您放了他们。”

    是上次那个美妇人的声音。

    舒锦意快了两步走进去,看到里边的场面,便愣住。

    躺在地上被打得浑身是血的男人正被两名侍卫拖住要往外,那名哭得梨花带雨的美妇人正跪着哀求袁茺。

    在桌边郑缩着一个目露仇恨的四五岁左右的男孩,身上也有多处的瘀伤。

    看样子是被虐待过。

    因为他只能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无动于衷的袁茺,而不能动弹。

    “贱人,非要本官如此才肯就范,竟敢跑到内阁首府大臣面告状?嗯?”

    袁茺突然伸手掐住了美妇人雪白的脖子,往上拖着拎起来。

    美妇人使劲的挣扎。

    小男孩眼都红了,哽咽着大声叫道:“放开我娘,放开我娘……狗官。”

    袁茺眼神一沉,拖着美妇人,走上来,一脚就往孩子的身上踹。

    美妇人看着儿子被虐待,挣扎得更厉害。

    脖子被掐住,想要求饶都没办法做到,美妇人的眼泪流得更凶。

    小男孩被大力踹打,半声不吭。

    “住手。”

    一道阻止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仿佛黑暗中照射进来的曙光,将袁茺的动作制止。

    回头见门处走进一道绝美无双的身影,袁茺愣住了。

    看到他眼里的惊艳和毫不掩饰的亵渎目光,白婉沉着脸喝道:“袁大人,这是丞相夫人。”

    丞相夫人?

    袁茺眼中的目光转为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