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章:欺君盗印
    从苦悲大师手中接过包着锦缎包裹的锦盒,褚肆只觉得手心微重。

    “打开看看吧。”

    在褚肆疑惑下,苦悲大师叹息道。

    褚肆打开包裹得完好的绸缎,再打开锦盒。

    露在眼前的事物,叫他心头猛地一跳,幽眸微眯。

    “帅印!”

    苦悲大师点头,“正是帅印。”

    褚肆震惊了。

    “阿……墨缄行军派遣用的又是何物?”

    “帅印本是那小子从墨将军处盗来……”若悲大师点到此处为止。

    褚肆瞬间明白了过来。

    墨缄造了一个假的帅印带在身边,而真正的帅印却在苦悲大师这里。

    难道……

    拿帅印的手倏地一抖,震惊莫名道:“难道他知道自己……”回不来了。

    “小子心思重,脸虽露笑,藏在心里的东西却不少。怕是早猜到这一天,才从墨将军那里拿取帅印。”

    “他这是欺君。”

    “这正是将东西交由你的原因。”苦悲大师说。

    褚肆捏着手里的帅印,苦涩道:“大师就不怕我寻私仇?”

    苦悲大师听到这话,抬头静看了他半晌,笃定道:“你不会那样做。”

    “大师对我未免太自信,墨缄与我向来水火不溶,大师这是间接给了我一个报复的机会。”

    “你会吗?”

    褚肆被反问得无言以对。

    他当然不会,不但不会,还会替墨缄死守这个秘密。

    “我猜,他大概是想要拿这东西助誉王的。”

    垂眸,盯着手里帅印。

    突然觉得这东西的存在,是那么的刺眼。

    苦悲大师道:“依我的猜测,小子应该不会站在誉王那边。”

    褚肆抬头看苦悲大师,“大师为何如此笃定。”

    “如有心,将印交由誉王岂不是更便捷。何况,他们二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

    听罢,褚肆心里苦味得很。

    他与墨缄何曾不是从小玩到大?不过……他们与好友二字没沾点关系罢了。

    ……

    午后暖风微熏,绿荫婷婷四垂,梵音寺虽无千红万紫争竞,却也有人烟火香气远远飘得满怀。

    观完前半截的法会,僧众歇息时间,舒锦意同齐氏二人走在梵音寺后院。

    未出阁的庶女和褚容儿带着愿想到前面大殿求姻缘去了,只有她们两个妇人行走在后面院处。

    偶有不少的妇人领着丫鬟坐在亭台中,用食。

    路上,舒锦意吃了不少零嘴儿,腹中也不觉得空。

    “三弟妹,那处静些……”

    齐氏突然指着小竹林的方向,笑着说。

    舒锦意顺着她所指方向看了眼,微顿。

    小竹林那边只有一处人工围栏,下面是滚滚山坡,还有一条通达的小径从山下沿上来。

    因时常有人滚落致命,寺中才建起护栏,没有点功夫的人,都不肯走那条捷径。

    齐氏将自己引向那处,用意为何?

    “大嫂,你先过去……我……”

    舒锦意有些不好意思地用动作划了划。

    齐氏了然笑着颔首,还特意指了一个方向,“就在那处,三弟妹且快去快回。”

    舒锦意点头,带着自个的人走向茅厕的方向。

    “少夫人,那处竹林就是尽头了。”

    来过梵音寺的书颐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句。

    舒锦意抿唇颔首。

    她从这边转向另一边,正是金殿的后禅院。

    以往,她时常走这条路找苦悲大师。

    苦悲大师虽叫苦悲,其人却无半点悲苦。

    反而像个江湖老头,说话都不似佛家人。

    也就是做为墨缄时的自己为何喜欢与苦悲大师打交道的原因所在。

    提起梵音寺,她忽忆起自己存放在他那的东西。

    也不知自己这副样子去取,可否会给?

    “咦?那不是袁夫人吗?”

    白婉突然指了指树枝挡开的方向。

    舒锦意跟着看去。

    只见墨雅白着脸与一人轻轻重重的说着话,似争吵,又不似。

    事关自己的大姐,舒锦意特意的朝前靠近。

    待看清楚那个人是当朝的刑部侍郎袁茺时,舒锦意愣了下。

    大姐夫和大姐怎么的在这种地方吵起来了?

    视线落在旁侧的美妇人身上,舒锦意黑眸微眯。

    “现如今的墨家已没落,你也不必再拿墨家来压我。”袁茺的声音夹着隐忍的怒火。

    “袁茺,你还是人吗?”

    “是不是人,论不到你一妇人在这训我。”袁茺十分讨厌墨雅总是高高在上的训斥自己。

    墨家还在时,他能装着迁就,但现在嘛。

    一个没了后盾的妇人,还有可能牵累他,他凭何还像往时那样给她好脸色看?

    “是因为有了墨家,才有你袁茺今日。现在你反过来恩将仇报,袁茺,你这白眼狼。”

    墨雅气急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袁茺一听,脸都变阴狠了。

    “啪!”

    袁茺一大巴掌落到墨雅憔悴的脸颊上,袁茺力道不小,巴掌印都出来了。

    旁边红着眼眶的美妇人吓得连连后退,袁茺一巴掌掴了墨雅后,强行拉过美妇人就走。

    “袁夫人……求你救救我……”美妇人显然是受迫于袁茺,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哀求着墨雅。

    墨雅被身边的丫鬟急忙扶起。

    “夫人,您的脸都肿了!大人他怎么能这样对您。”

    丫鬟都急哭了。

    “这就是他的本性,是我错看了……”墨雅泣不成声。

    对那名美妇人的呼救,她根本就没有办法。

    一个弱女子,能干什么?

    舒锦意紧紧扼着拳头,看着墨雅落泊的背影,眼眶发潮。

    直到墨雅带着人慢慢的从身后往袁茺离开的方向追去,舒锦意仍旧绷紧着身体。

    方才差些控制不住冲上去将那男人撕了。

    可恨现在的她只是个弱女子,什么也没有办法替家人做。

    “少夫人?您要干什么?”

    见舒锦意走出去,书颐忙将人拉住。

    “就算少夫人看不惯那也是别人的事,万一惹恼了对方,少夫人哪里有能力反抗。”

    舒锦意倏地顿住了身形。

    眼神死死地盯着袁茺离去的方向,敢这样对待她的姐姐,袁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枉她之前还劝姐姐珍惜眼前的家人,看来是她错了。

    “少夫人,我们回去吧,大少夫人还在那边等着呢。”

    白婉见舒锦意这样子,生怕她冲上去与人拼命,手一直不敢放开她的衣袖。

    舒锦意缓住起浮的情绪,想到齐氏那边还得应付,转身往回走,只是这心如何也静不下来了。

    拐过这边小径,舒锦意甫一抬头朝一处禅院望去。

    捕捉到两道身影从门处出来,身形猛然一顿。

    丫鬟们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前面不远处的禅院门走出一个老和尚和年轻男子。

    这年轻男子不是谁,正是他们的褚相爷!

    褚肆手心捏着锦盒随苦悲大师出禅院,察觉有人朝这边看,转身看过来就看到站在禅院外不远处的舒锦意。

    苦悲大师知他少年时就娶了个童养媳,此时见他反应,再看舒锦意这边,已有些了然。

    舒锦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大步往前。

    苦悲大师和褚肆站定原地,看着少女朝他们大步走来的样子。

    有那么瞬间,两人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