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褚肆心虚
    “近来老夫人身体不大好,你同老夫人说话时,且注意些,别刺激到了她老人家。”

    刘氏扫了眼过来,语速慢慢地道。

    “既然老夫人请去,快些去吧,别让她老人家久等了。”

    话罢,刘氏带着人折回了院子。

    舒锦意心中有些怪异,刘氏刚才是在警告还是提点?

    姚嬷嬷叹息道:“三少夫人,走吧!”

    舒锦意颔首,跟在身后进了定安堂。

    观老夫人气色,除了有些疲惫外,也没看出有什么大小病痛的样子。

    舒锦意就琢磨着刘氏阴阳怪气的话,显然是在提点自己。

    “孙媳给老夫人请安!”

    “你这孩子,都说了好几次,咱祖孙俩独处时,别拘礼节。身子好些了吗?”

    老夫人扬着慈详的笑,起身来将舒锦意亲昵的拉到座位边上,温声询问。

    “谢老夫人关怀,锦意的身子大好了。”

    “那就好,回头再叫姚嬷嬷给你那边添几样补身子的好药,瞧瞧你这身子骨,甚是单薄,阿肆这孩子整日就知忙活着朝事,也不知道关心关心自个的媳妇,真是委屈你了。”

    “相爷那是为国为民操劳,锦意的身子自己可以调理,老夫人也莫责怪了相爷。”

    刘氏叮嘱,舒锦意可没忘。

    老夫人似想借着这话提点自己什么,她哪里敢接。

    纵然是这样,老夫人还是笑着接道:“阿肆这么多年没陪着你,老二家的也盼着你肚子的动静。褚家已荣身于世,他大伯的意思是让他好好休息,多留些时间陪在你身边!”

    舒锦意猛地一顿,瞬间恍悟!

    刘氏是这个意思。

    老夫人想要褚肆离开朝局,让褚暨一人独挡一面。

    其实说白了,褚暨是害怕褚肆越过他,成为褚家领首。

    若真的将褚暨越过去,皇上那里必然是要打压。

    伯侄争位,且看谁能胜了。

    输的那个人,下场可想而知。

    “相爷身为乾国丞相,当以百姓为先,锦意不敢让相爷背上宠妻废业的坏名声。”

    老夫人一愣。

    随后想起舒锦意是个怯懦的,又时常听不懂绕弯子的话。

    她那句话还得再说得明白些。

    “锦意来褚家已有八年之久了。”

    “是八年。”

    “褚家待你如何?”

    “很好,”舒锦意低着头,轻声回应。

    “嗯,你能知感恩,老身欣慰。眼下褚家正处于两难之境,锦意能否替褚家分忧?”

    舒锦意慢慢地抬起清亮的黑眸,“老夫人是有什么事吩咐锦意去做吗?”

    “确有一事需要你……”

    ……

    舒锦意走后,姚嬷嬷道:“老夫人,三少夫人能听得懂吗?”

    “明明白白给她说了褚家眼前的燃眉之急,又明白的点了她几句。在褚家八年,连这些话都听不懂,也是费了老二家的教导。”

    姚嬷嬷也认为舒锦意听懂了。

    舒锦意当然听懂了,就算没有老夫人前后的分析,她也懂得通透。

    褚家四人官位,其中两人还居于文臣之首,在朝中势力庞大,岂能不让人忧心。

    老夫人的意思是让她多劝褚肆,舍弃丞位。

    且不说自己不受褚肆的喜爱,就算受宠,一个女人家能说什么?

    老夫人到底还是偏向了大房一家。

    舒锦意突然有点同情褚肆了,当年还被褚暨逼着娶一个几岁的孩童,养在身边八年。

    好不容易齐身于文臣之首,却要为了褚家被劝舍弃。

    老夫人的话,舒锦意当然要带到。

    至于褚肆会不会发怒,她可控制不住。

    站定在小桥前,凝望着前面的院落,想起昨夜情形,素手抬起摸了摸脖子。

    “和你说了这些,希望不要被掐第二次。”

    刘氏没有派人过来询问,自有她身边的人打听前后告之。

    晚些时,舒锦意让人盯着褚肆进门的时辰。

    整理一番,由丫鬟提着灯笼,一路进了院门。

    禁止她进院门的话,她压根儿就没听。

    褚肆刚回府就看到舒锦意,峻眉蹙紧,声冷如冰:“何事。”

    “有些话,要与相爷单独说。”

    褚肆还穿着朝服,在朝中应付了不少事,这会儿正疲惫着。

    忽听她这样说,眉宇一拧,幽冷的视线瞥到她细嫩的脖子处的手指印,到底还是点了头。

    跟着褚肆进书房,舒锦意又想起他禁止她来书房的话。

    现在还不是进来了。

    舒锦意瞥了眼坐下来的褚肆,此时他正拿眼静静盯着她,她微微调整心绪,才开口说话。

    “今晨老夫人请我过去,说了些话……”

    听完舒锦意述说,褚肆半点表情变化也没。

    舒锦意盯着他半晌,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

    “这些话,听着就好,不必放心上。”

    褚肆起身,冷淡地对她说。

    舒锦意点头。

    “昨夜是我不对……但以往我也同你说过,我的东西不要随便碰,更不能随便看。”

    你这是道歉还是指责我不守规矩?

    舒锦意低头,在心里边嘀咕了句。

    “不是想要拜墨将军,准备好祭品,陪你走一趟。”

    “呃?”

    他转移话题太快,舒锦意有点反应不过来。

    “明天一早过去。”

    舒锦意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纳闷地点头。

    她现在不想拜了。

    “好。”

    ……

    翌日一早,舒锦意就拎着祭品跟褚肆去了忠烈园。

    一路,褚肆沉得跟个冰人似的,半句话也没说。

    舒锦意摸着脖子,后知后觉的想起,他听完那些劝退的话竟没掐她脖子?

    “到了!”

    赶车的人是徐青,马车一停就出声提醒。

    闭目养神的人慢慢睁开幽黑带着霜气的黑眸,和舒锦意一起下了马车。

    走在前面的褚肆突然停了一下,低着头走的舒锦意就撞上了他坚实的后背。

    “砰”地一下被撞得眼冒金星。

    褚肆却半点反应也没有。

    舒锦意捂着被撞疼的鼻子,侧身往里一看。

    慢慢抿住了唇,手曲了曲,捏着掉到手心的袖沿。

    里边拎着祭品的两条纤细身形似有所感,回头看来。

    “褚相爷?”

    墨雅比上一次见面时,更是憔悴不堪,仿若风轻轻一吹就会被吹散。

    舒锦意张了张唇,半个字也发不出。

    “见过褚相爷,丞相夫人。”

    搀扶着墨雅的墨霜一起矮身向他福礼。

    褚肆淡声道:“不须多礼,内子崇仰墨将军威名,携其来此拜会。两位夫人可介意。”

    墨雅和墨霜闻言,同时看向身边的舒锦意。

    墨雅前后接触过舒锦意两次,对舒锦意的印象还不错。

    “自然不介意,褚相能来是阿缄的福分,褚丞相,丞相夫人快里边请!”

    褚肆冲墨雅颔首,表示感谢。

    舒锦意不禁侧目看了眼绷紧着身体的褚肆,见到自己两位姐姐,他似乎有些心虚?

    他在搞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