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冰冷拒绝
    多年杀伐的日子以及身份的隐藏,让她敏锐达到了极致。

    骤然被人扼住要害,对方还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杀气。

    舒锦意皓白如雪的手腕一翻,抓上那只紧绷着力度的大手,另一只手抬起朝他衣襟伸出。

    可恨,手长短不足。

    只能堪堪的勾住他衣领处,往前一抓。

    褚肆狭长凤眸一眯,由愤怒到惊讶的落在她抓住自己手的位置。

    即使舒锦意用尽了力气去掰他的手,仍旧文丝不动。

    本能的想要去抓他衣襟,将人往后摔去。

    奈何她只能抓到他的衣襟前端,扯开,露出里衣。

    褚肆并没有去注意她这点,被人扼住要害,这样的反应看来很正常。

    “放开……”

    舒锦意喘着粗气,眼神冷冷盯着他。

    褚肆猛地回神,发现自己怒到想要将舒锦意掐死,愣怔间慢慢地松开力度。

    舒锦意得以呼吸,猛然推开他的扼制。

    褚肆冷冷道:“谁让你进去的。”

    “我只是……好奇。”

    舒锦意揉着被掐红的脖子,喘着气弱声解释。

    “好奇?早与你说过,有些东西不是你能碰就不要碰,自此后,你不必进我的院。”

    不进就不进,有何稀罕的。

    舒锦意被掐得差点断气,正在气头上,听到他冷冰冰的命令,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我知道了。”

    这里他最大,她只能遵从。

    当着褚肆的面,广袖一甩,正巧打在他手上,冷冷的越过他身边,大步离去。

    她也是有脾气的。

    就算她有什么不对,他也不能想要杀她。

    方才,她分明感受到他散出来的杀意。

    褚肆被那广袖甩打得蹙眉,抬起那只扼过她脖子的手,眉皱得更深。

    徐青战战兢兢地小声问:“爷,还要去见老夫人吗?”

    徐青真被褚肆散发出来的杀气给震惊了,那人的东西,谁也窥探不得。

    褚肆缓了缓,冷声道:“褚家在朝中势力庞大,老夫人想说的话,无非就是那些。就说我公务繁忙,改日再去见她。”

    “是。”

    徐青不敢多呆在这地方,赶紧就去。

    褚肆大步走上去,推开门。

    外边的寒月正照射在戾气浓重的寒剑上,一道锐光从剑刃处滑过。

    森冷如冰!

    “铮!”

    那只修长宽厚的手握住剑柄,柄上被染血的红绸缎带松散的缠绕着,掉出半条。

    指腹扶上那柄寒剑,褚肆重重闭住了双目。

    “阿缄。”

    嘶哑如孤狼发出的凄厉声。

    黑幽幽的屋子里,这位素以冷绝无情的褚相将额头轻轻抵在剑柄边缘上,独自舔着心里的伤口。

    舒锦意摸着脖子的红痕,回院。

    守在前边的四丫鬟突见她从前面回来,都一副见了鬼的样。

    “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舒锦意走近光处,手一放开,就清晰的看到手指印。

    舒锦意压着内心的怒火:“回去。”

    四丫鬟对视一眼,什么也不敢说。

    月上中天。

    守夜的柳双和清羑换了班,刚走出来。

    猛地瞧见黑暗处立着个高大身影,吓得差点失声。

    待看清那身影是相爷,柳双忙压住乱跳的心脏,“相爷,您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话要同少夫人说?”

    褚肆摆了摆手,柳双如蒙大赦,福了福礼就退。

    “且住。”

    柳双走了几步,闻声僵住身子。

    “相爷有何吩咐?”

    “母亲那里,就不必细说了。”褚肆的声音清清冷冷,像夜里吹来的寒风。

    柳双一颤,“是。奴婢明白了。”

    柳双正准备回去补个觉,早晨再过刘氏那边一趟,将舒锦意的异样说一说。

    正要走,褚肆突然朝她走来,柳双吓得忙低头。

    一只白玉瓷瓶落在眼帘,“给少夫人送去。”

    柳双抖着手接过,“是。”

    褚肆已经转身走了。

    想起少夫人脖子上的手指印,再看看手里的瓷瓶,柳双身子一抖。

    相爷竟然对少夫人动粗……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相爷压抑了这么些年,终于忍不住要弄死少夫人了吗?

    虽说少夫人出身贫寒,可也是正正经经的丞相夫人啊。

    要是相爷起了杀心,可怎么得了。

    这一吓,让柳双半个夜都没睡着。

    “少夫人,少夫人……”

    天还未亮,舒锦意就被唤醒。

    一睁眼就看到白婉这丫头站在床边,舒锦意问:“什么事。”

    “您该起身过相爷院子了……”

    “去他哪做甚?”

    昨夜他就想掐死自己,没事去找什么晦气。

    她还不想死。

    “去伺候相爷起身上朝。”

    因两人关系恶劣,白婉就想着要舒锦意多亲近亲近,好让褚肆改观。

    哪知,舒锦意突然冷了声:“不去。”

    收着她的剑,掐着她的脖子,褚肆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白婉有些傻眼。

    少夫人刚才的语气,怪怪的。

    “可……”

    “还早,你也下去休息吧。”

    终是记得自己现在的身份,舒锦意缓了声,闭了闭眼,无力地摆手。

    “是,少夫人您再睡会,”白婉无法,只能闭门离开。

    白婉一走,舒锦意就再也无睡意。

    她终是他的妻,是舒锦意,不是什么墨缄。

    白婉正站在门外,还没走,里边的舒锦意就推门出来。

    “少夫人?”

    白婉和守夜的清羑一愣。

    舒锦意道:“更衣吧。”

    白婉一喜,道:“好!奴婢这就给您更衣!”

    天蒙蒙亮,舒锦意就站在褚肆的屋前,垂首静候。

    起身更衣过来伺候,却被拒在了门外。

    舒锦意心火再大,也只能静守在门前。

    同站在旁边的郭远都觉得少夫人有些可怜,从一开始,相爷就拿当少夫人是小妹来养。

    心里装着的都是那个人。

    一个连灵魂都送出去的人,还能再分心给别人吗?

    知道舒锦意一大早过来缘由的徐青,看着垂着立在门前的少女,在心里边叹息。

    “噫呀!”

    门被推开,一只黑色的皁靴落在舒锦意垂下的视线中。

    褚肆一身威严的朝服,剑削般冷峻的俊颜,黑眸如夜,此时正淡淡瞧着舒锦意。

    舒锦意站得腿有点麻,只想他快点滚,自己好回去。

    “不是让你不用伺候,站在这里干什么。”

    褚肆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冰冰的。

    舒锦意垂着脑袋不说话。

    “秋里夜凉,将你们少夫人扶回去,免得着凉。”

    褚肆丢下这句,带着人匆匆走了。

    一如第一次她来时那样,只留给她一个孤冷的背影。

    舒锦意直起身,站在台阶前,看着速走出院子的褚肆。

    久久不动。

    ……

    舒锦意回去补了一觉起来,就听说老夫人身边的姚嬷嬷在外边等着了。

    匆匆洗漱后就出来见姚嬷嬷。

    “三少夫人,随老奴过定安堂一趟吧!”

    褚肆在这一辈中排行三,是以,舒锦意被唤一声三少夫人。

    “老夫人为何事找我?”

    老夫人不是要避开大房和三房那件破事,省了大家的定省吗?

    突想起昨日听闻过的话,说刘氏从老夫人那里红着眼睛出来。

    “三少夫人随老奴过去便知。”

    “也好,许久未给老夫人请安了。”舒锦意随姚嬷嬷走。

    可刚出院子,就碰上了脸色冷淡的刘氏,姚嬷嬷见刘氏,脸上的笑有点怪。

    “二夫人!”

    “姚嬷嬷这么早就将锦意叫过去,不知是犯了什么错,叫老夫人亲自提人。”

    刘氏的语气算不得多好,甚至是有些怨言的冷意。

    姚嬷嬷的笑有些苦,“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