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章:两虎并争
    三老爷褚寰从外地风尘仆仆回府,探了孙儿一眼就回住处,叫人给杨氏带了好些好东西过去,谢她替他褚寰生下孙儿。

    入夜后,上官氏主动坐在褚寰的身侧替他捏肩松骨,刚沐过浴的她身上散着股香味,叫正在看账的褚寰一阵心猿意马。

    伸手捏住上官氏柔软无骨的羊脂玉手,账目也不瞧了,将人往怀里拉。

    “老爷!”

    上官氏保养得极好,正是风韵柔媚年纪,平常时又注意饮食和修身养性。

    彼时灯光下的皮肤泛着年轻女子才有的光泽,褚三爷忍不住将娇羞的上官氏压在身后的小榻上来了两回。

    春风得意过后,褚三爷将上官氏揽在怀里说话。

    “家里都还好?”

    上官氏被滋润过,整个人显得慵懒娇媚,似怀春的十八岁少女靠在褚三爷怀里。

    “有妾身在,老爷尽可放心,不会出差错!”

    “有你在,我在外面行商很放心!不过,我同你说的话也要记住,且离大房二房远些,莫要介入那些小争小斗中。”

    上官氏美眸一闪,柔声道:“妾身知道,只是老爷为何如此怕?”

    褚三爷手抚着上官氏光滑嫩艳的肌肤,道:“褚家势大,一个内阁首府大臣也便罢,偏偏皇上突然提了褚肆为相,这……哪朝哪代都没有过的事。”

    上官氏听罢,心里突地一跳。

    皇上要剪除其一!

    上官氏被心中猜测给吓得面色一白,“老爷,那我们。”

    “我们只要站到外面去,皇上必然不会管三房,”褚寰话虽是这样说,面上依旧凝重,就怕到时候皇上两个都不留,升褚肆只是为了灭杀褚家一个理由。

    “可若是皇上也盯上了三房,可怎么是好?”上官氏急问。

    “唯今,只要远离大房二房的争逐了。”说到这,褚寰突然盯住上官氏:“你也安分些,莫扯进那些事去。”

    上官氏委屈极了,“老爷可不知道,我们的孙儿提前出世,也便是拜大房所赐。”

    褚寰眉头拧紧,眼神转冷:“有这回事,为何上回你未曾告诉为夫。”

    “也是怕老爷您分心,才压了这口气。”

    “妇人心眼就是多,你自己小心。蒋氏是个厉害的,大哥向来相让着也是怕朝中大臣拿夫妻不和说事,前几日一道上酒馆饮酒,便见大哥带着个美妇经过,怕是外边藏了人。”

    上官氏听了,眸子闪烁。

    然后听褚寰说:“这事也无根无据,只是瞥了眼,你也别拿来生事。”

    “妾身自是省得!”

    外边养了人,那蒋氏知道了不知道有多心疼。

    越是能让蒋氏不快,上官氏越是要做出来。

    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上官氏都有办法叫蒋氏怀疑褚暨,顺藤摸瓜查清了。

    到时候可不怪她上官氏。

    蒋氏今日到国寺还愿,路遇时不小心听到有几个普通民妇躲在草圃后面嚼舌根。

    “要说这褚大人艳福可真不浅,前几日我采买时就碰着褚大人领着个美妇人进了一处花巷子。”

    “呸,这些当官儿都一副德性!”

    “褚大人年纪确实是有些大了,在朝中有权有势,凑上脸的妓子也不少,背地里欺压个良家妇女也是常有的事。你们是没瞧见,那美妇人哭得那叫个梨花带雨,我见忧怜呐!”

    “唉唉……莫再说这些官里的脏事,时辰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家给我家老头子做饭了!”

    “且散了吧……”

    柳嬷嬷转身见蒋氏面色煞白,忙伸手扶住,劝道:“不过市井妇人胡乱嚼舌根罢了,夫人千万别往心里去,没得破坏了您与大老爷之间的夫妻感情。”

    “嬷嬷,我不是怕他纳妾,府里那几房妾室不也是我亲自挑选的吗?就怕他外边养着,上了心。”蒋氏心口堵得慌。

    褚暨大大方方的说了,她也就帮个衬将人抬进府里做姨娘。

    偏偏褚暨养在外边,听样子,是上了心的。

    不怕自家男人纳了,就怕把心丢在外边。

    舒锦意拿着手里前主留下来的刺活,心思却飞九霄外。

    “少夫人是不知道,昨个儿江将军在郑府闹事后就被江家提到圣上面前,可圣上愣是没把江将军如何,也是,人江将军是个傻子,他们总也不能将傻子给治罪了吧。”

    白婉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舒锦意转个身,看着不停说着趣事的白婉。

    “后来从宫里出来,巧的就碰上昭华公主。少夫人可知昭华公主问了江将军什么吗?竟问他郑将军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病疾!”

    白婉说着,自个就先笑了。

    “白婉。”

    清羑赶忙上前将人拉住,白婉才发现少夫人正凝神看着窗外,脸上无半分笑意。

    “郑将军的事都在外边传开了,少夫人若是想听,奴婢可以打听得更仔细些。”白婉小声说了句。

    白婉就是担心少夫人两耳不闻外事,她从跟在少夫人身边进府后就一直想着法子探听周围的消息,好让少夫人知情。

    姨娘的死对少夫人打击真的极大,到现在仍然没走出来。

    于是白婉说:“院里也实在闷得很,少夫人不如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也好。”

    不等屋里丫鬟反应,舒锦意就放下手里的旧刺活,起身往外走。

    褚肆所居地方修得也算风雅,池塘假山,亭台楼阁,甚至在后面还有一小片的紫竹林。

    舒锦意曾记得自己建议过姬无舟建一大片紫竹林供她玩赏,当时姬无舟笑她,后面又说他是皇子不宜过于铺张,免得皇上起什么心思。

    墨府确实是挺空的,她有想过,等自己老了,孤身一人回到京都安享晚年时,她要一点点的栽种竹子,栽到一大片!

    可惜等不到了。

    从她的院子出来,虽不经过褚肆的院子,到这条路她和他却同路了。

    “是相爷在练功呢!”

    褚肆练功?一个文人?

    舒锦意好奇的侧过身看去,果然见水塘边平地处有一道苍劲的身影在游动,很轻,很慢的动作。

    刚柔并济的使着手里的玄铁剑,动作非常顺畅优雅,不像是武剑,到像是舞剑。

    舒锦意有点讶异,她还真不知道褚肆有这样的爱好。

    将剑舞得比外边的舞姬还要漂亮,他不上舞馆去舞一段,实在可惜了。

    两指并拢,舒锦意兴致浓浓的要以手为剑上去与其切磋一下,挫挫褚肆这小子的气势。

    不想手一抬,舒锦意整个人就愣了。

    白皙无瑕,细腻光滑,连半个茧都没有,还是她的手吗?

    弯腰,从旁边拾起一块小石子,用力朝舞剑的褚肆扔去。

    “叮!”

    准确无误的用剑背击开飞来的石子。

    舒锦意丢石子的动作瞬间僵硬,猛地和褚肆冷眸在半空中撞上。

    糟!

    她怎么丢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