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乔迁之喜
    三皇子妃准了舒锦意,还没有多久就上门。

    从马车里下来,就看到跪在三皇子府门前的两位姐姐,舒锦意步伐一顿,凝视曲着身子跪在门前的姐姐们,心口堵得难受。

    舒锦意闭上眼,攥紧双拳,缓缓仰望青白的苍穹,天地苍茫,人世清浊。

    终究她还是得要冲破旧念,做她曾嗤之以鼻的事。

    奸者立于鼎世,忠者沉没渊底,永无天日。

    “那可是墨家的两位小姐,这般做,可不就是叫三殿下难为吗?”

    “本来这事是皇上决定的,她们二人来求三殿下又有何用处?”

    “许是因三殿下同墨缄将军是旧友,两位夫人才来求一求殿下在皇上面前说话吧。”

    耳边是丫鬟低声议论,舒锦意迈开步伐,走到两位姐姐面前。

    墨雅和墨霜被面前绣鞋挡住,同时抬首。

    “丞相夫人。”

    墨雅首先认出了舒锦意,连忙伏身。

    墨霜随着拜下。

    舒锦意往边上让两步,低眸看着二人,“如不嫌弃,二位夫人且先请回,两位想要说的话由我代传三殿下。”

    “丞相夫人?”

    “这……”墨霜愣着回头看墨雅。

    墨雅摇了摇头,“多谢丞相夫人好意。”

    舒锦意再想说什么,墨霜道:“褚相和三殿下不是多亲近,由丞相夫人传话,不合适。”

    舒锦意嘴角苦涩地扯了扯,眼目瞥过两位姐姐憔悴的面色,转身走进三皇子府。

    走进门刚巧碰上行色匆匆的皇子府管家,舒锦意站到前面挡住去路。

    “洛管事,袁夫人和李夫人在外边候着,还请差个人告知三殿下。”

    洛管家一愣,舒锦意已错过去,朝里边走。

    三皇子妃早在庭院中候着,见舒锦意来,忙笑着摆手让她落座,又叫下人把备好的上等等紫砂茶具搬出来。

    赵廉还算是能做主,给舒锦意带了几样好茶过来。

    三皇子妃煮来一喝,赞不绝口。

    “没想到褚少夫人还有这等好茶,早知,本宫就是厚着脸皮也要将褚少夫人拉过来!”

    “几样劣茶罢了,叫三皇子妃见笑。如若不嫌弃,锦意以后再觅得好茶,第一个就来给三皇子妃品尝!只要三皇子妃不嫌锦意烦就是。”

    “哪里会嫌烦,这府里也没几个能说话的,褚少夫人能来,本宫高兴还来不及呢。”

    三皇子妃含着恰到好处的笑,亲近着舒锦意。

    舒锦意笑着和三皇子妃拉些家常,叫身旁边的四个丫鬟咋舌不已。

    这么能说的少夫人,真是她们所认识的少夫人吗?

    三皇子妃也听闻褚肆的夫人不善言语,更不善与人往来。

    现在一看,分明是传闻有误。

    说着说着,舒锦意就‘不经意’的提起外面的两位夫人。

    三皇子妃一顿,叹道:“到不是殿下不肯帮,只是这是皇上下的圣旨,哪里能是殿下说改就改的。”

    舒锦意知道姬无舟很努力,也懂得隐忍。

    好不容易挤下太子的声望,能同大皇子平起平坐。

    她还是墨缄时,有心想帮他,可父亲不想掺与储位之争,一心只为乾国百姓。

    而现在他已经能靠着自己的本事,走到了前面,或许有一天,能够将怯懦的太子踏在脚下,再将大皇子踢开,前方的路就通了。

    九五至尊,与她的距离多么的遥远。

    “墨家……”

    “墨府归郑将军,三殿下却在皇上面前求得一处废弃府邸装下原墨府旧物,殿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可袁夫人和李夫人……唉……”

    三皇子妃叹息,满是无奈。

    后面的茶水入口,舒锦意已品不出它们的味道。

    留于舌口的,只有苦味。

    离开三皇子府时,她的两个姐姐已经被各自的夫君派人来接走了。

    舒锦意神色恍惚的回到褚府,褚肆已经先一步回来了。

    正坐在她的小院里。

    舒锦意愣了下,赶紧上前福礼:“相爷。”

    褚肆也没问她去哪,不咸不淡地道:“换件衣裳,我在府外候着。”

    这是要和她出门?

    舒锦意抬头看他,褚肆却已转身走出小院,半刻也没留意她。

    还真是相敬如冰啊。

    “这还是相爷头回同少夫人一道出门呢,且好生装扮才行!”

    这下可高兴坏了身边的丫鬟。

    短短几刻钟,负着手背对府门的褚肆就听到脚步声。

    甫一回头,褚肆就见一姿容绝丽少女盈盈跨过门而出。

    少女抬眸间,刹那,褚肆身形一僵。

    神秘锐利的黑眸,刹那闪过深不可量的明色,如此的熟悉。

    脑中闪过那人贮藏在眼里的恣意,以及永远靠近不了的炽烈光彩。

    一个恍惚,褚肆俊颜冷硬,目光撇开。

    褚肆没有风度的先进了马车,舒锦意在那一瞥后,又慢慢低下视线。

    舒锦意由丫鬟扶着跨进车厢内,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扑面来。

    褚肆靠坐在软靠上,连一眼都没有看进来的舒锦意。

    舒锦意只好拿了一个软垫坐到一边,马车悠悠驶去,车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我们这是要去何处?”

    终于,舒锦意忍不住了。

    那闭目的男人慢慢地睁开幽邃黑眸,扫了眼垂头的舒锦意,道:“郑府。”

    “?”

    “乔迁之喜。”

    舒锦意倏地箍紧藏在袖下的手。

    他是特意让自己过去看看墨家到底落得如何下场吗?其实他大可不必,她连死都可以承受,还怕被别人夺了府邸吗?

    随即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褚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墨缄。

    若知,怕是要将自己杀死的心都有了。

    郑府,也就是先前的墨府。

    舒锦意吸一口气,勉强定住心神,迈着小阶仰望被换取挂上的郑府二字。

    视线落在门内扎眼的景致,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无尽深渊中,父亲的声音在一片吵杂声中仿佛飘入耳。

    父亲常斥她调皮,大姐稳重有智慧,二姐贤良淑德最像她们死去的母亲。

    墨家世代为军,到了父亲这里,只有三个女儿。

    却因爱极了母亲,不肯娶妾。

    只得将她当作男儿来养,因此也养出野性,常常趁人不备便到处乱闯,时常同同龄人打得头破血流。

    回到府里耍滑拉着两个比自己年长的姐姐挡父亲的鞭子,后来两个姐姐都嫁了,只有她和父亲。

    她与父亲去了边关后,墨家一直闲置着,因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府里的仆人早就被父亲打发离开。

    军营从此就成了他们父女俩的另一个家。

    现在她军营回不去,连墨家最后一点东西也守不住。

    何其的无用。

    温热的手突地握住她冰凉的手,舒锦意蓦地抬头。

    和褚肆幽暗的黑眸在半空撞上。

    耳边有熟悉的朗笑声传来:“是褚相爷和褚夫人啊,快里边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