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大姐墨雅
    十年前墨雅嫁给了当时刚在殿试拿得探花郎的袁茺,后慢慢的靠着墨家的关系攀升到刑部侍郎的位置。

    侍郎府就建在离三皇子府邸不远处,两边相隔并不是很远。

    墨雅以前也因为墨缄的原因,极频繁和三皇子府这边走动。

    特别是墨家登顶峰的这几年。

    可从一个月前,墨家两个顶梁柱双双身亡的消息传进来后,三皇子妃似乎就冷淡了许多。

    那日在忠烈园看到墨缄的墓碑,墨雅就觉得自己该见一面三皇子。

    只有三皇子才清楚墨家军的遭遇,因为墨缄和他是好友,他们二人什么事都互通信件明说,墨雅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同传闻中那样,墨家军败了。

    可就算是败了,她父亲的遗体也得找回来,墨家努力的一切也得拿回来。

    不能让墨家为乾国努力的一切化为乌有,一句兵败,副将郑判替补上就完事。

    墨雅不知道自己怎么挨到大家都喝足了茶水,忍受着这些贵妇们提问,暗语连篇的同时也在刺探或是嘲讽。

    “两位墨将军真是可怜啊,一个死无全尸,另一个万箭穿身而死,幸得遗体被带回来了,否则也是放在边关喂雄鹰。”

    隔着墨雅两个座位的一名贵妇人小声的和身边另一位贵妇说话,语气里带着茶后侃谈的味道。

    “败了仗还有脸让三殿下亲自去将遗体运回皇城,听说那什么护国大将军之名还是三殿下先斩后奏要来的呢。”

    “依我看,就该让这些败兵自荒野腐化作罢,哪有资格进忠烈园?还害得三殿下被训斥,也是三殿下仁慈,当墨将军是朋友看待。”

    “你且小声些,侍郎夫人就坐在那边听着呢。墨家也是够可怜的,因三殿下这一脚掺和进来,墨府那边就要收编回朝廷,墨家算是散尽了。”

    “咦,竟还有这样的事……我怎地未曾听说。”

    越来越多人小声加入讨论,根本就没把墨雅放眼里。

    树倒猢狲散,再多的荣誉也变成笑话,墨家之前有多么荣耀,现在就有多么凄惨。

    为乾国尽心尽力,为黎民百姓守护一方天地,结果呢,却落得如此下场。

    舒锦意饮着这一杯带着苦味的茶,心中冷笑而过。

    “啪!”

    一道突兀的拍桌声徒然而起,吓得众人一惊。

    连正笑眯眯品茶的三皇子妃也是被吓着了,寻着声看过去,却见墨雅冷着一张脸,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气,冷锐如刀的眼眸正扫视四周。

    “墨家军没败,墨家为了乾国付出这么多,难道在你们的眼里就只有这些吗?墨缄她……为了乾国,牺牲了自己所有,你们懂什么。”

    墨雅眼眶通红,因为隐忍,周身颤抖。

    声音嘶哑凄颤。

    稳重的墨雅竟当着三皇子妃的面发了怒,这是忍到极限了吧。

    舒锦意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大姐,想要对颤抖着身躯的墨雅说她就在这里,她回来了,却无法说。

    许是发现自己失态,墨雅垂着身子缓了好半晌才对愣愕的三皇子妃道:“臣妇失态了,请三皇子妃……”

    三皇子妃摆手:“不是你的错,是这些乱嚼舌根妇人的错。”

    三皇子妃一句话,叫刚才那些说话的妇人脸色一变。

    “不关她们的事,她们不过是说出了墨家的遭遇罢了,事实不过就是如此吗?”墨雅声音带笑带颤又带着嘲讽,还有那深深的无力。

    她没本事替墨家挣取什么,只有三殿下了……

    舒锦意站了起来,朝墨雅走来,伸手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墨雅,“侍郎夫人……我扶你出去吧,想必三皇子妃也不会介意你半途离席。”

    三皇子妃见舒锦意的动作,又是一个愣怔,转身对身边的婢女说了声,然后就有人引领她们离开。

    齐氏皱眉,褚容儿目光闪动了几下,起身告退,跟在后面出去。

    墨雅一来,糟心事就跟着来,三皇子妃摆摆手就将这里品茶的人打发离开,自己也带着人过去。

    舒锦意熟悉三皇子府,根本就不用别人带,就走到后院来了。

    跟在身边的丫鬟几次想要提醒一句这边是三殿下住处,都被舒锦意无视了。

    “多谢丞相夫人,我已无恙了,”墨雅惨白着一张脸,扯着虚弱的笑朝舒锦意施礼道谢。

    看着大姐的动作,舒锦意如鲠在喉。

    “侍郎夫人可有什么难处?”舒锦意凝视着墨雅,轻声问。

    问完,她就自嘲一笑。

    有什么难处她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可惜今时的她,无法替墨家做什么。

    “多谢丞相夫人,墨家的事褚家不合适插手,今日是墨雅欠丞相夫人的人情,来日有机会一定会还。”如果不是这位丞相夫人突然站出来,怕自己会更难堪,三皇子妃也会当场发怒吧。

    以她现在的地位,哪里还敢得罪人啊,刚才她就该忍住的。

    “侍郎夫人……”

    “三嫂,你在这呢!”褚容儿的声音这时响起,随着脚步声走近,又听褚容儿失声惊喜道:“臣女参见三殿下!”

    三殿下!

    墨雅有些灰败的脸瞬间燃起希望,双目一亮,赶紧上前跪倒在前面进门的人前。

    “臣妇叩见三殿下!”

    三皇子妃从后面过来,刚巧就看到两个女人拜倒在姬无舟的面前,站住在那里不动。

    舒锦意倏地抬头,朝那人看去。

    麒麟常服轻轻摆动,面转向舒锦意这边,叫舒锦意瞧得清楚。

    容如骄阳,长身挺立,如松似玉,暗色麒麟常服由玉带束住,犹显他身形修长。

    仅一眼,舒锦意心潮无波无澜的躬身作礼,不快不慢地道:“三殿下。”

    姬无舟如沉勾的眼眸扫过她纤细的身形,同是无波无澜地道:“褚肆的夫人也在此。”

    从阿缄到褚肆的夫人,舒锦意抿着苦味的唇,颔首。

    只给舒锦意一眼,姬无舟就叹息着弯腰亲自将墨雅扶起,“袁夫人想见本殿,差人来便好。”

    “三殿下,臣妇有些话想同殿下说……”

    “随本殿来吧。”

    “是。”

    姬无舟挺拔的身躯越过褚容儿身边,叫她羞红了脸,轻声说:“三殿下,臣女是褚府的褚容儿。”

    走过前面几步的姬无舟淡淡回头扫过褚容儿漂亮的脸蛋,半眼也未停留,转身便走。

    褚容儿见状,不由失望。

    三皇子妃看到这,冷冷地盯了眼满面娇红的褚容儿,甩袖带人离去。

    舒锦意抬头朝墨雅和姬无舟的方向凝望许久,他对自己冷淡是正常不过……她已不是墨缄了啊。

    “少夫人……我们该走了。”

    有人在她的耳边小声提醒。

    舒锦意忽抬头对天嘲弄笑了笑,那笑容看得人心里发紧,难受。

    她在想,他会对大姐说什么,大姐又会求他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