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亲情难近
    次日一早,舒锦意刚穿上杨氏早前赶制的新衣,顿时整个人换然一新,似重活过来的人般,看得早在门前候等的齐氏和褚容儿眼睛一瞪。

    早看出舒锦意的不同,如今定眼细瞧,才猛然发现个中一二点细节。

    直挺的纤影,精致面容仿佛一夕间脱去稚嫩变得稳重冷凌,隐隐间有股极强侵略性气息扑面过来,身上气场更是瞬间大开,锋芒刺眼!

    齐氏和褚容儿等人在舒锦意出来之际,猛地被刺得眯起了眼。

    等她们再往前看去,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女子,与平常并无不同。

    仿若她们的感觉仅是错觉而已。

    习惯指令下达,众将听令行事的作派,舒锦意即使死去,灵魂依旧是指点千军的领帅!

    附身于一个怯懦的少女身上,岂能没有点变化?

    “怎么?”

    感受到周围投来的视线,舒锦意微微一偏过头,清澈如泉,哪里有什么刺芒?

    “没,没什么,三嫂,坐我的马车吧!”

    褚容儿笑着赶紧走上去,想要亲昵的挽舒锦意的手臂,被舒锦意避开。

    她的手握惯了刀剑,不喜和这样娇滴滴的少女接触。

    褚容儿到是没有在意,依旧笑着请人上马车。

    舒锦意也不娇情,抽裙跨上她的马车,齐氏那边见状,也摆手上马车。

    三人一路到三皇子府又同下马车。

    三皇子府前早停有不少贵女和命妇的专属马车,舒锦意下马车,仰头看着三皇子府几个烫金大字,神色有些飘忽。

    “三嫂?三嫂?”

    褚容儿连唤了好几声,舒锦意才回过神。

    “嗯?”

    “我们进去吧,”褚容儿指了指三皇子府大门,只见齐氏已经和其他命妇,少妇们走近有说有笑的走了进去。

    舒锦意收回心绪,点头和褚容儿往里走。

    三皇子注重养性,皇子府修建得极为雅致,相应了他的心性。

    数名身着鲜衣的女子从九曲桥朝北面的大院走去,陆续入一个叫遇园的地方。

    抬首,视线从‘遇园’二字扫过,舒锦意掩着眼中神色。

    那是她亲提的字,又怎会不认得。

    刚建这皇子府时,他总事事向她询几句,他们曾是无话不说的好友。

    时过境迁,再美好的过去已然破灭。

    茶香四溢,遇园中早有人入座品茶。

    在家中,舒锦意低了好几辈份,可站在这一众贵女和少妇面前,她直接越过了齐氏,坐到了三皇子妃前面首座。

    在座都极鲜少见过舒锦意,甚至有些贵女还是头次见人,不免好奇那早被娶进褚府的丞相夫人到底是何许人。

    “这便是丞相夫人?”

    “就是她,瞧着很是精致!难怪褚相早把人娶进府也不在乎出身。”

    “听说在舒家那边是庶出。”

    声音越来越小,看向舒锦意的视线也变了。

    一个庶出竟然能直接把她们这些出身高门的贵女越了过去,怎地不叫人嫉妒?又怎么不叫人不屑?

    端庄优雅坐在前面的三皇子妃放下手里刚品尝过的茶,手一摆,就有婢女送上热茶到她面前,舒锦意抬首正好和三皇子妃的笑眸半空一接。

    “丞相夫人尝尝这香茶是否合口味,回头本宫叫人给取些回府。”

    叫舒锦意品茶?

    一下子,看向舒锦意的目光又多了些什么。

    谁不知舒锦意出身粗鄙的寒门,又是庶出,虽说早就被接进褚府管教,到底是出身低贱的,怎么能和这些世家贵女相提并论。

    叫她品茶,不是污辱了吗?

    三皇子妃这一举,也实在叫人讶异。

    遇园一时静默,觥筹交错之声皆做云散。

    舒锦意慢慢地端起面前的香茶,轻轻抿了一口,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出产迎洲府洛家茶客的新茶,香气沁人,入口先是甘涩,再于舌尖处慢慢淡去……难得一味好茶。”

    三皇子妃不禁讶异,不由细细打量起了侃侃谈来的舒锦意。

    这茶是她从洛家茶客那里好不容易取来一些,很是珍贵,到是三皇子那里堆积了不少,只是三皇子平常时很宝贝,连皇上索要都不给。

    三皇子妃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取来几许,全用在这几杯茶中了。

    而且洛家茶客那边也停产了,这是旧茶,知道的人可以说没有几个。

    为何舒锦意会知道?

    难道是殿下赠了褚肆,她才得以喝过此茶。

    这么想,三皇子妃心中就豁然了。

    “原来丞相夫人早就尝过,是本宫献丑了。”

    “三皇子妃客气了,只是偶然间喝过,把这味记住了,是锦意叫三皇子妃笑话了才是。”

    “再给丞相夫人添上几杯天山上采摘下来的好茶!”三皇子妃又是一摆手,身边婢女立即送上好几杯珍贵的好茶。

    那边全程看着的齐氏和褚容儿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惊讶。

    能不惊讶吗?

    头次参与这样的聚会,舒锦意竟然没有怯场,反而赢得了三皇子妃的好感。

    舒锦意先是装傻没有看出三皇子妃给她的难堪,再轻巧的用一句话叫三皇子妃打消轻视念头。

    其实,这个舒锦意才是最有心机的那个吧。

    否则怎么会在褚府八载都没有人瞧出来?

    “咦?那是不侍郎夫人吗?”

    遇园里,有人指着那边由婢女引领过来的身影轻声道。

    大家纷纷往那边看过去,果然看到刑部侍郎的夫人墨雅走进来,声音有些轻颤的沙哑冲三皇子妃施礼。

    看那样,是刚刚哭过的。

    大家都知晓墨家事,不敢轻言,都缄默安坐着。

    三皇子妃也咦了声,“侍郎夫人怎的过来了?”

    “实在是臣妇呆不住,厚着脸皮到三殿下这边讨杯茶喝,还望三皇子妃成全!”

    墨雅的声调坚定又带着颤音,这话分明是在说她是来见三皇子的,而不是品茶。

    三皇子妃眼神色闪烁间笑道:“殿下和墨将军是生前的好友,侍郎夫人若是想要见殿下必然能见着,只是殿下不在府中,侍郎夫人就坐下来品品本宫刚得的几样新茶,静静心!”

    墨雅张了张唇,最后化为一个是字。

    三皇子妃立即吩咐人加椅子和桌子,请侍郎夫人入座。

    从墨雅出现,舒锦意就僵了动作,好一会儿才压下那股思念,打量着静坐下来的墨雅。

    她的大姐瘦了,却还是那样的温雅貌美,只是因为近来的打击实在太重,叫她脸上添了浓浓的憔悴。

    舒锦意捏紧了手里的茶杯,压抑着那种想要亲近却又不能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