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宅门毒妇
    喧嚷声从耳边乍然响起来,舒锦意右手手肘撑在坚硬的地板上,孕妇的重量和自己冲过来的动作一下子砸下来。

    咔嚓一声轻响,右手当场脱臼。

    左手扶住跌落下来的杨氏,她整个身子背躺着,用微薄的力量生生接住摔下来的杨氏。

    “五嫂!”

    褚容儿失声尖叫,惊魂中看清楚底下有一个人稳稳接住了跌倒的杨氏,狠松了口气。

    身边的丫鬟们都吓傻了。

    大房媳妇齐氏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傻。

    “五弟妹!快,快去叫大夫,快去啊……”

    齐氏白着脸失声叫,站得远的丫鬟都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找大夫。

    “快将五嫂扶起来,慢着些!”褚容儿急得让人手脚快些,将同样惊了魂的杨氏扶起来。

    这一摔虽然没摔实了,舒锦意在底下撑着,可还是惊着了。

    杨氏身子哆嗦着被扶起来,坐在椅子上,腹中一阵震痛,胎儿受了惊动。

    “容儿……他要出来了……快把稳婆叫来。”

    杨氏白着脸色,伸手握住褚容儿的手,又急又虚的。

    褚容儿急红了眼,失控的大声回头喊:“大夫呢,大夫怎么还不来?”

    舒锦意右手脱臼,疼得额头冒冷汗,放在平常时她一只手能扳回来。

    换了具躯壳后,身体素质变差了,疼一点都受不了。

    白婉她们连忙过来扶人,“少夫人,您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疼……”舒锦意柳眉紧蹙,右手动不了了。

    白婉瞬间红了眼:“是不是伤得厉害?”

    “不碍事,扶我起来,别碰右手,脱臼了。”

    舒锦意伸出左手,强行咬牙撑着一**的疼痛。

    旁边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这时候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管自己的手。

    “少夫人还是回去让大夫看看吧。”书颐见她脸色不对,也跟着急上眼。

    舒锦意咬着牙,白着脸朝这边走过来,看见杨氏的样子,眉头皱得更紧。

    “大夫来了……”

    一道声音传来,犹如天籁。

    三房这边早就有所准备,以防万一。

    大夫来得快,稳婆也来得快。

    几下将腹痛的杨氏抬走,这边正巧离三房的西厢院近,不用折腾太过。

    舒锦意忍着痛跟过去,杨氏突生意外,大家都不敢离开也紧紧跟着。

    屋里杨氏忍受着莫大的痛苦,气氛瞬间变得紧绷绷的,谁都没敢通大气。

    “少夫人,您快坐好,让奴婢瞧瞧您的后背。”

    因为夏季衣裳比较薄,舒锦意那一横砸出去接人,后背肯定是磨破了皮。

    清羑想要查看,舒锦意无声的压了压手,先等里边的人平安了再说。

    再怎么说,那也是一条小生命。

    一个不好,很有可能一尸两命。

    幸好没摔着,否则后果更严重。

    舒锦意朝齐氏这边看过来,自己先起的身,齐氏当时就在自己身后。

    面前明明什么也没有,她避开了,齐氏却跌了出去。

    舒锦意眼中冷意泛起,宅门妇人果然阴毒,竟然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陷害自己还不成,还想当场令杨氏母子丧命。

    褚容儿面色沉重的在门前走来走去,热水端进端出,褚容儿连问了好几次都没有理会她,看情形,里边的情况不乐观。

    “别出事啊,千万别出事,菩萨保佑!”

    褚容儿搅着两只手,急得浑身颤抖。

    瞧这样,褚容儿和杨氏的相处还真有几分真心,否则也不会急成这样。

    沉闷的屋里只有褚容儿的声音,其他人都屏着呼吸等结果。

    ……

    院外突传来骚动,老夫人由人搀扶着,沉着脸急急走进来。

    老夫人先是在几人脸上刮了来回,沉声对出来的稳婆说:“老身的孙媳妇怎么样?”

    “老夫人放心,水大夫在里边呢,不会让五少夫人出事的。”

    “告诉水大夫,一定要保住褚家的孙媳妇!”

    稳婆连连点头,又钻了进去。

    听到老夫人这句话,舒锦意禁不住抬头看过去。

    她不知道别的宅门里到底是怎么样,褚老夫人能够说保孙媳妇的话已经很令人惊诧了。

    半个时辰的时间对屋里屋外的人都是一种煎熬,耳边渐渐听到杨氏痛得大叫的声音。

    随着时间越拉越长,杨氏叫痛声更是颤到了人心里去。

    杨氏惊了胎,只能提前催产。

    时间过程都是一种折磨人的东西。

    一个时辰过去了,屋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内屋的人仍旧在经历着抽筋剥皮的痛。

    进宫的褚家三个夫人急急回府,三夫人在听到这消息时,直接在太后娘娘面前失了仪。

    “老夫人。”

    三夫人上官氏心志坚强,进门就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老夫人脸色沉沉地点头,没说话。

    同进门的蒋氏和刘氏听到里边杨氏的叫喊声,同时皱了皱眉头,看来事情有些严重。

    她们不过是离开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发生这样的事,虽说心里觉得事情恐怕不太简单,这时候谁也没敢提半句。

    在压抑的气氛下,大家都屏着呼吸听里边杨氏痛到嘶心的喊声。

    “哇!”

    宛若黑暗中一抹霞光照射,将屋里屋外的阴霾冲破。

    那是新生命降生的欢喜!

    老夫人紧绷的脸绽放出笑容来,狠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出来了!”

    上官氏忍不住率先大步走了进去,水大夫的声音从里边传出:“母子平安,恭喜三夫人!”

    “快让老身看看!”

    老夫人声音也跟着传出来。

    未进屋的舒锦意还靠着坐位,确认杨氏无碍后,后边的原因也该有人站出来了。

    刘氏进屋看了眼就出来,看见歪着身子,白着脸坐在椅子上的舒锦意,连连皱眉问:“怎么回事?”

    “回二夫人话,是少夫人救五少夫人摔了手。”书颐忙道。

    刘氏一听,脸就变了变。

    “摔了手怎么还杵在这儿?快让水大夫出来瞧瞧,落下病根子如何是好。”

    “也是三弟妹太不小心了,将我绊倒连累了五弟妹,幸得他们母子平安,否则三弟妹也不知道要如何自责了。三弟妹怎么不进屋看看五弟妹?孩子刚出来,小小的,煞是可爱!”

    没等舒锦意说话,齐氏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瞬间让从屋里走出来的人脸色都变了,眼神刷地往舒锦意身上扫来。

    而舒锦意则是缓缓抬头看在微笑的齐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