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亲近他吗?
    “少夫人,您没事吧?”

    扶着舒锦意从马车内出来的白婉忍不住再询问一句,眼里全是忧色。

    舒锦意站定,摇头,屏去脑中大姐和二姐的嘶哑声。

    深呼吸着,面容表情静如止水,“我没事。”

    “爷,您怎么这时候回府?”

    刚踏进大门台阶,舒锦意就听到后头有人恭敬唤了一声。

    身边四个丫鬟回身福身:“相爷!”

    舒锦意缓缓侧过身形,抬起一双明眸,走上台阶的这个人渐渐和记忆中的那个褚肆重叠交错。

    依稀能记得少年期的褚肆就沉稳如山,她时有瞧不惯,总喜欢挤兑他数句,甚至是有意捉弄。

    每次,他总是轻轻巧巧的挡开,却不回击。

    她不喜欢他过分沉的眼,因为每次它在看自己时总觉得自己会被看得个透彻,在他面前什么秘密也遮不住。

    然,现在直视这人,发现已经找不到当年那双凝视自己的黑眸了。

    他的眼斜长斜长,于无边明澈隐现邪魅的双眸,更似那碧蓝天隙地中染上的血色霞光,极沉又极透,明明该清澈的眼却染着一股无形的冷霜。

    每瞧人一眼,都似要被他的冷刺刺到皮肤。

    好生不适。

    一眼接触,舒锦意缓慢垂下眼帘。

    听说褚肆是承了家父,拥有冠绝的俊貌。

    可惜他和自己的父亲始终不同,长相如此邪魅,实则这个人本身做事有些一眼一板,不然何以叫舒锦意当初那样捉弄,总想能从这张骗人的脸找出点裂痕来。

    直到她死,老天给她开了个玩笑变成他的妻,也没有真正的将他的怒容惹出来。

    男人带着清冽的气息靠近她,垂着首的她能清晰感受到他清冷的目光扫来。

    “出府了。”

    褚肆的声音跟他的人一般好听,如果换作其他的女人,怕耳根子都听红了。

    舒锦意垂着脑袋,‘乖顺’的颔首。

    褚肆也没什么话要同她说,收回视线率先走进门。

    舒锦意慢吞吞跟在后头,身边的下人都压着一口气不敢大声通。

    “不用跟着了,扶你们少夫人回院。”

    冷淡的声音从前头传来,褚肆的脚步却未止。

    舒锦意一个抬眼,又仅是能瞥见他高大修长的背影渐行渐远。

    “少夫人,我们回院吧。”

    白婉把两人的相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相爷这样也罢,少夫人也不知热情些,都是‘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生疏,那怎么能行。

    舒锦意看着褚肆的背影,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褚肆不高兴,是朝中出什么事了吗?

    龙安关那件事,她怀疑他有搀了一脚,但她或许能从他的身上找到点什么。

    他贵为一朝丞相,朝事是一清二楚的,若自己可以用靠近他的法子取得更多的信息呢?

    亲近他吗?

    舒锦意心里边小小纠结了下,眼神定定望着褚肆的院落。

    “清羑,你去打听一下外边的消息。”

    “少夫人?”清羑不解地抬头看舒锦意。

    “打听回来就是,”舒锦意根本就没必要跟一个丫鬟解释自己要做什么。

    清羑也明白,虽然她们是二夫人拨过来的丫鬟,真正的主子还是舒锦意。

    没有多会,清羑就从外院带回来了不少的小道消息。

    舒锦意站在自己的院子听着,神色渐冷。

    “郑判封了元帅?皇上要在宫中摆宴庆祝?江家江朔失疯?”

    听得她喃喃重复的声音,清羑几人面面相觑。

    发现清羑拿回来的这么多消息,少夫人最关注的还是这次与墨家有关的事。

    比如墨将军身边的副将以后援之力击退了敌军,把墨将军失的败仗弥补回来,让百姓安乐!

    封将帅是毫无异议的,而这人又是墨家两位将军带出来的人物,胜任元帅一职绰绰有余。

    至于江家那位,就倒霉了。

    只说兵分两路拦截敌军之际,被敌人包抄,江朔是被自己的士兵牺牲性命保护出来的。

    结果,他却成了一个疯子。

    “墨家无人问津,还是三皇子殿前求得一个虚名。”

    舒锦意平调的声线尽是讽刺。

    龙安关一战根本就没有败……当时她令郑判和江朔二人兵分两路,作战的计划都是提前定下了的。

    最后的变故,她怎么也没想通。

    “少夫人?”

    一声轻唤,才叫她回神。

    舒锦意转身吩咐白婉,“去厨房看看,把菜端到相爷的屋里。”

    “少夫人您是要到相爷那边用膳?白婉这就去同相爷说说,若相爷同意了便吩咐厨房。”

    舒锦意一愣。

    是了,她现在只是他的妻子,关在宅门深院的女人罢了。

    做什么事,都得经得自己男人的同意才可。

    心头微苦,摆手,“去吧。”

    白婉大喜,赶紧小跑着离开。

    少夫人这是开窍了!

    ……

    “让今夜过去的人谨慎守着,皇上那里我已经告了假。今晚宫中大宴,便不参与了……”

    褚肆正吩咐自己的随从话,门就被叩响。

    话语一顿,冷目一抬,“何事。”

    “爷,是少夫人院里的丫鬟来询问爷一声,是否要同少夫人用膳。”

    褚肆有些愣。

    这是舒锦意头次派人过来征求一同用膳吧。

    身边的下人一听,也露出异样来。

    正等着命令的徐青小心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褚肆摆了摆手,示意后来没有什么需要做了。

    传话的下人又开口:“奴这就去回复少夫人。”

    看褚肆这样,下人就感觉到爷心情不好,怕是不会同意了。

    褚肆现在确实是没有心情应付自己这个妻子,想起一个时辰前进门时她‘乖顺’的模样,叫住了人:“等等。”

    “爷还有什么吩咐。”

    “让厨房将菜都端到正厅去。”

    下人闻言一愣,却不敢多问的应下,出去准备。

    ……

    白婉回院满脸惊喜的回复后,舒锦意整理好自己出院门,朝褚肆的正院走来。

    既已无退路,唯有再进一步。

    走进褚肆的院子,第一印象就是干净清爽!

    每一个摆饰都给她这样一种感觉,甚至是身边伺候的人都是叫人瞧着舒服。

    训得有素有质。

    舒锦意到的时候,褚肆也从侧面书房走出来,一个站在檐廊处,一个立在书房台阶前。

    一个抬眼,一个侧目。

    正正着着的碰上,四目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