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如你所愿(1更)
    褚肆押送进大牢,后脚,太子姬无墉就进去看人了。

    看到淡然自若坐在牢房内的褚肆,姬无墉没来由生出一种其实他是故意的错觉。

    “褚相。”

    “太子殿下,”从简陋的石床上下来,朝姬无墉一揖。

    “褚相一句也不辩解?”

    姬无墉觉得奇怪,沈家到底是怎么拿到那些东西的?

    以褚肆谨慎的性格,必然不会将这么显而易见的把柄露给别人看,还让人拿到了手,处处透着股蹊跷。

    褚肆缓声道:“只要太子殿下做好自己,莫叫皇上失望就好。”

    姬无墉眯眼。

    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等太子猜测他话里的话,牢头就匆匆跑进来,道:“太子殿下,誉王爷来了!”

    “哦?没想到三皇兄的脚步这么快,”姬无墉转身看了眼褚肆,“既然褚相心成竹,本宫也就放心了。”

    是他多心了。

    褚相怎么会轻易被人拿捏把柄。

    姬无墉转身出了牢门,正好碰上过来的姬无舟。

    “太子。”

    “三皇兄,”太子抬手一揖,“三皇兄这是要去看褚相?”

    姬无舟在姬无墉的身上扫了一眼,点头,“不知褚相可还好?”

    “好不好难道三皇兄心里不比别人清楚?本宫还有些事做,就不打扰三皇兄了。”说完,姬无墉带人快步离开,半点停留都没有。

    姬无舟眸色愈发的深了。

    没有停留,大步进了牢门,如愿的看到了褚肆。

    他正站在牢门前,静静看着姬无舟。

    看到波澜不惊的人,姬无舟下意识的皱起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明暗里来都没能将褚肆击垮下来,就这么轻易拿下,不像是褚肆。

    “褚相喜欢那沈淳儿,本王可以相让,却为何要将自己置于那种地步?”姬无舟慢声开口。

    褚肆负着手,站在牢门前掀起眼皮看了外面的姬无舟一眼。

    刚入狱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落井下石了吗?

    “太子殿下刚走,誉王殿下就来了,本相没想到入了狱,还有比家人更在意本相的。”

    话里的嘲弄让姬无舟脸色一沉。

    “褚相是乾国的栋梁之才,本王不过是代替乾国的百姓感到可惜罢了。本王只是想过了解一下褚相的心意,待哪天寻到了沈六小姐,本王一定会送到褚相的面前。”

    话落,牢房内的气氛有瞬间的安静。

    褚肆道:“本相无福消受。”

    再一次直接的拒绝了姬无舟的相邀。

    姬无舟也没有觉得多意外,淡声说:“原来是本王会错了意,太子殿下深得褚相的心,本王来晚了一步。”

    最后这一句,是试探也是在宣战。

    褚肆看着眼前这个人,没说话。

    姬无舟却明白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早就注定了。

    在他向墨家军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将他的退路堵死了。

    姬无舟往外走,忽然又回头来,深深凝视一眼牢内那条挺拔的身影,“褚肆,本王问你……”

    话到喉咙口,姬无舟捏拳忍下了。

    转身大步离开。

    褚肆却读懂了回望的那个眼神。

    姬无舟并不是笨蛋,恐怕早有察觉了。

    褚肆种种行为,都偏向了墨家军。

    姬无舟想问他,是不是对墨缄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褚肆想,姬无舟若是问出来,他会承认。

    太子出地牢的门就直奔皇宫大殿,替褚肆求情。

    姬无舟继身后出来,身边的人就过来汇报了这件事。

    “不过是做做戏罢了,”姬无舟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冷笑。

    在众人都不敢向皇帝求情的情况下出面,也是指望褚肆翻身时记他一个人情吧,太子打的好算盘。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既然进去了,就没有再让他跑出来的道理。”

    身边的属下心下一颤,“王爷是打算再动手?”

    “这么好的时机,可不能再错过。走吧,本王已经很久没有和大皇兄叙旧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

    属下闻言,瞬间明白了过来。

    王爷是想要再次利用贤王去做手里的那把刀。

    王爷英明!

    姬无舟可没那么乐观,因为贤王也不是傻的。

    正是姬无舟要重蹈覆辙时,舒锦意在相府的慌乱内带着郭远出了门。

    刘氏不敢轻易的离府,守在小孙女的身边,呆滞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身边的宋嬷嬷连声劝慰,可自己的眼眶却红得不成样子,“夫人,相爷不会那么容易垮下来,我们再等等,或许这一次又是……”

    “嬷嬷,我一妇道人家帮不了他,我没用。”

    “夫人,”宋嬷嬷以泪洗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劝。

    头一次,相爷入狱了。

    以往皇帝再如何生气,也只是罚在家禁闭罢了。

    再过一段时间就恢复了官位,一点也不受影响。

    这次不一样了。

    相爷是直接被打进了大牢,还背了那种坏名声,现在恐怕是在牢里受苦。

    每每想到这,宋嬷嬷就不敢再出声劝。

    因为连她自己都过不去那关。

    “阿肆倒下,相府竟再无可助力。”

    无力感袭击着刘氏的心头,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她抱着褚肆躲在屋里哭,求助无门。

    如同今日光景。

    没想到褚肆已经高居丞相位了,结果呢?

    竟一个人相帮的人都没有。

    刘氏懊恼:“我就该利用一些时间多走动走动,也不至于到了这种地步求助无门啊。”

    宋嬷嬷在脑海里搜罗,竟也惊骇的发现,和他们相府交好的人,竟然没有!

    整个相府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时,舒锦意找到了城外的那个人。

    沈淳儿看到匆匆而来的舒锦意,朝其微微一作揖:“丞相夫人。”

    “沈淳儿,”舒锦意喘了一口气,眯起了眼:“现在,是你来报这个因果的时候了,事成,你我就各不相欠。我若不能如愿,你就永远欠我一个因果。永生永世,不得超脱。”

    后一句,舒锦意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

    沈淳儿一愣。

    站在她身后的一男一女露出了怒容,一副要上前把舒锦意怎么样的作势。

    她这是在求他们主子办事,还是在咒他们的主子。

    舒锦意已经不管那么多了。

    沈淳儿伸手挡住了两名属下,看着她微笑道:“如你所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