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关于取名(2更)
    第二天大早,褚肆就穿戴整齐进宫面圣。

    看到活生生站在朝堂前的褚相爷,众人感叹:祸害遗千年,古人诚不欺我!

    这么折腾,竟然还没死!

    命可真够大!

    朝中一半的人都盼望着他赶紧死,他偏偏每次遇险都精精神神活回来了!

    而且每次都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褚相修练得越来越高了!

    “三皇弟此次行动又失败了。”站在白色栏桥前,贤王姬无谌皱着眉宇小声说。

    姬无舟站在前面一步,看着远去的褚肆背影,也跟着拧眉。

    昨夜,他们又差些碰上。

    “看父皇方才的神情,显然对他活着的这件事发自内心的高兴。为兄一直在怀疑,这个褚肆,会不会是父皇在外面与心爱女人的私生子。”

    姬无舟霍地转过身,看着胡说八道的贤王。

    贤王手扶放在白色横栏上,侧首看过来:“三皇弟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为兄?”

    “大皇兄胡说八道也该有个度。”

    贤王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难道三皇弟就没有这样怀疑过?莫说是为兄,恐怕满朝文武臣都曾这么怀疑过了。”

    “……”姬无舟拂袖,“大皇兄与其在这里做这些猜测,还不如想想后面该怎么做。以我这边的推测,褚肆暗中支持的人极有可能是太子。若是让他在父皇面前替太子说好话,拿主意,你我的努力恐怕就白费了。”

    两人暗中的操作,都瞒不过对方。

    暗地里拉拢朝臣,运作。

    无一不是在对方的眼皮底下操作的。

    贤王心里边当然着急。

    暗杀还是明着杀都做过了,可每次都让人侥幸给逃过了。

    褚肆的运气好到让人怀疑人生!

    贤王几乎要以为,他是神的化身了。

    “大皇兄娶了那个女人,是不是也该好好操作一番了?”姬无舟幽声提醒。

    “李满华么……”贤王闻言又是一笑:“还多得三皇弟提醒。”

    “昨天晚上宴席上,大皇兄不是做得很好?何须皇弟来提醒。”

    姬无舟迈动步伐,大步离开。

    贤王也没多做停留,回到府中就将李满华叫到了跟前。

    褚肆承蒙皇帝的“关怀”,特地回府休息两天。

    回到相府,褚肆就看到屋里抱着孩子逗乐的舒锦意。

    “回来了?”

    “嗯。”

    褚肆将官服脱下,一边穿上宽松的衣裳,走到孩子和孩子娘的身边。

    低头看了眼几个月大的孩子。

    “像你!”

    舒锦意含笑抬眸道。

    看到与自己相似的女儿,褚肆连连皱眉,有些嫌弃:“像你才好。”

    “看看这双眼,这鼻子,这小脸,和你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舒锦意越看越觉得像极了他的缩小版!

    “我更喜欢像你的,不若……再生一个像你的?”褚肆得寸进尺,将人捞到怀里,让舒锦意逗不着女儿。

    “唔……”女儿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亲亲抱抱,双手双腿并用挥舞了起来。

    亮晶晶的眼神仿佛在说她也要亲亲抱抱!

    舒锦意推开粘在自己身上的人:“母亲来了。”

    “咳!”

    看到两人分开,这才从门进来。

    “奶奶的乖孙女,该回去了!”

    刘氏看到孙女就没理会两个大人,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孙女!

    舒锦意摸摸鼻子,孩子是她生的!

    刘氏才不管谁生,她就要亲手带着养!

    褚肆巴不得马上将这个分走舒锦意注意力的孩子抱走,越远越好!

    “母亲也别太辛苦了,孩子不能娇惯了。”

    褚肆一脸严肃的提醒疼爱孙女的刘氏。

    刘氏不耐烦道:“我疼爱自己的孙女,哪儿辛苦了?到是你们,在孩子面前注意着些!”

    褚肆:“……”

    抱着孩子要走的刘氏又突然回来,对褚肆说:“孩子的名儿未取,你可有什么想法?”

    这是要让他来取名了。

    褚肆想也没想道:“就叫褚缄吧。”

    刘氏脚下一颤,险些连带着孩子一块儿扑倒。

    “你说什么?”

    刘氏惊恐的瞪大眼,脸色变得铁青!

    舒锦意也被他吓得不轻,抹抹冷汗,上来拧了把他的腰肉,连忙笑着补充:“褚娴!从女,闲声,本义为文雅,柔美雅静,庄重不轻浮之意!”

    娴,雅也!

    刘氏阴沉的脸破晴,有了些笑:“娴字好!娴字好!”

    “如母亲不喜欢,可再……”

    “娴字也不错,”刘氏摆了摆手,满眼复杂的看了寒肆一眼,抱着孩子走了。

    舒锦意拐了一肘子褚肆,嗔瞪道:“你怎么能明目张胆的取这样的名。”

    “字褚缄。”

    褚肆知错不改。

    “孩子还没到取字的年纪……”这字也太那啥了!

    舒锦意又瞪了一眼过来。

    褚肆正色道:“褚缄很好,提前定下也没有什么不好。”

    舒锦意见他定定盯着自己,脸一红,“随你。”

    都是一样的叫法,随他了。

    “阿缄,我只是想要留一些你的念想,”褚肆从背后喷着热气,轻声说:“再生一个?”

    “滚!”

    舒锦意嗡声嗡气的吼了他一声,推开人就往外走。

    褚肆从喉咙里发出一道低沉的轻笑。

    夜里挑灯。

    舒锦意收起纤细白皙的手,放下手里的挑烛丝。

    坐在案前阅折子的褚肆恰恰抬眸看过来,灯下,溶溶月色也比不及那灿星辰眸!

    褚肆像是被吸住了般,站了起来。

    “褚肆?”

    褚肆从桌案前伸出长臂,将走近的人从桌的那边捞过来,倾身将人吻住。

    舒锦意两手伸出,抓住了他的衣裳,支撑着她缺失力气的身体。

    “咣当!”

    折子,墨台打翻成一团。

    舒锦意赶紧推开人。

    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根本就没将人推开。

    身子突然横空失重,一阵哗啦响,舒锦意只觉自己后背抵住坚硬的桌面。

    身上一沉。

    舒锦意猛地清醒了过来,撑起两手将身上的人撑开。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横放在桌案上,刚才桌案上摆放的东西如数扫到地上,一片狼籍。

    而她正气喘微微的躺在桌上,身上半压着褚肆修长的身体。

    “重……”舒锦意用力推人。

    褚肆抚过她的鬓发,起开身,顺势将人拉了起来。

    “你……”舒锦意低头一看,一片狼藉,一张脸羞红了。

    “别动,”见舒锦意要弯身捡东西,褚肆握住她的手将她牵到一边的椅子上坐好,自己回身去整理被他弄乱在地上的东西。

    舒锦意张了张唇,捂了捂发热的胸口,扭开脸也不说话了。

    本还想问问他皇帝的态度以及去龙安关的事……看着弯身捡起折子的身影,目光落在那张桌案,她选择了沉默。

    平复起浮的心绪,捞过书卷,在灯下慢慢看了起来。

    捡折子的人偶尔抬起头看过来一眼,又低头继续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