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夫妻情趣(1更)
    风吹得舒锦意身上的衣裳有些凌乱,发丝遮糊了视线。

    正道前面的声响突然戛然而止。

    舒锦意嘴角溢出抹清冷的淡笑,岔口的马蹄声来势更快。

    一条条黑影很快就闯进了舒锦意的视线。

    为首的人捏着马缰,距离她数十步远勒住马匹。

    长身而下!

    风带起他染满风尘的衣物,墨发飞扬,眼神刚毅冷冽犹如玄铁。

    他的步伐大大迈开,几乎是三步飞来。

    舒锦意望着寒气染过眉梢,风尘仆仆的男人一眼。

    下一瞬。

    她整个人被腾空抱进他的怀里!

    紧密的!

    没有一丝缝隙!

    舒锦意闻到他身上的酸味,皱了皱鼻子。

    “你去哪了?”

    “让你担心了,”褚肆将人放开。

    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肯定很重,也没敢抱太久。

    只是忍不住对她的思念,要不是能忍耐,早就亲吻这张粉色的嘴唇。

    “回府。”

    舒锦意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白碗和清羑压不住心底的欢喜,刚才他们还以为身后过来的人是……

    想到半年以前发生过的那件事,两个丫鬟后怕得拍了拍心口。

    幸好是相爷!

    相爷没事,太好了!

    虽然褚肆有传书回来报平安,没见到人之前,他们都不敢放松。

    直到看到活生生的人,他们才将心放回去。

    褚肆带着舒锦意上了马,回头朝徐青使了一个眼色。

    徐青策马带着身后的人马往后去,留下两人将两个丫鬟和车夫带回府。

    褚肆夹着马肚子,将舒锦意圈在怀里,带着人先一步回府。

    “夫人!相爷回来了!”

    “相爷平安归来了!”

    两道声音从正门传进来,一路到了翠恫阁!

    刘氏正坐在孙女的身侧,突闻这个喜报,笑着快步从屋里出来。

    褚肆握着舒锦意的手来到翠恫阁,刚进门就看到迎出来的刘氏,连忙道:“母亲,让您担忧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刘氏看到平安归来的儿子,狠松了一口气。

    看到这幕,褚肆有些自责。

    等刘氏平复下来,舒锦意才吩咐身边的人去备热水。

    “孩儿先去洗洗这身酸臭风尘,”褚肆松开舒锦意的手,大步朝东北院走去。

    望着儿子龙虎生风的步伐,刘氏彻底的将心放回去了。

    一转身见舒锦意还站在原地,轻推了她一把。

    “母亲?”舒锦意看过来等她的吩咐。

    “看他神色间尽是疲倦,还不快过去瞧瞧!”

    舒锦意磨蹭了一会还是跟着身后过去,进了东北院就拿过柳双递来的宫灯,往浴池走进去。

    浴池烟气袅袅,地上散了一堆衣物。

    池内的人正侧着**的上身,幽幽黑目正看着她。

    “母亲让我过来看看。”

    “只是因为母亲的意思?”褚肆追问。

    舒锦意走到池边,放下手里的宫灯。

    橘黄的光线折射在他俊朗深邃的五官,将他嘴边的那丝柔情照得更明显。

    舒锦意视线滑过水面,转过身去:“我去给你拿换洗的衣物。”

    “不急。”

    一只手从水下伸出来,带着湿热握住她的手腕。

    舒锦意半起的身子又坐了回来。

    “不问我吗?”褚肆问。

    “你想说吗?”舒锦意反问。

    褚肆湿热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温声说:“暂且不会让你知道。”

    舒锦意转开话题:“落入洪流的事,可是姬无舟所为?”

    “是。”

    “果然又是他吗。”舒锦意喃喃。

    “他没得逞,我不过顺着他的计,隐藏行踪去了一个地方。”褚肆低声说:“龙安关的将士都很好。”

    舒锦意倏忽抬头。

    舒锦意突然觉得,挂在前面的灯有些刺眼。

    窗边悬下的那轮冷月仿佛一只巨大的眼睛,照出一切巨细靡遗……寒风自窗缝钻进来,吹打在纱绫间,吹入她心尖。

    她生生打了个寒噤,心口有瞬间的堵塞。

    喉咙口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阿缄!”

    有力的臂膀将她揽到怀里,浸湿了她半边的身子。

    “你刚才说什么?”

    舒锦意找回自己的声音,抓住他结实有力的手臂,仰起头看着他慌乱的面容。

    褚肆松了口气道:“我进了龙安关,替你看过了他们,一切都好。”

    “你在这种时候跑去龙安关?”舒锦意眼眸一眯,咬牙挤出一句话。

    “你不希望我去那边?”褚肆眼神一暗。

    “褚肆,”舒锦意猛的推开他。

    半站起来的褚肆被推了一个踉跄,双手却没忘记虚扶舒锦意要往前倾的身体。

    舒锦意捏紧双拳,怒火噌噌上冒。

    “你有几条命?”舒锦意低哑吼道。

    “阿缄?”被骂的褚肆一脸懵。

    “我问你有几条命!”舒锦意气得身子在颤抖,“龙安关是什么地方,外面那么危险,你知不知道姬无舟,姬无谌都等着要你的性命!还有隐藏在背后的危险,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会有去无回!”

    褚肆愣愣地看着发怒的舒锦意。

    “褚肆你怎么不上天!”

    真能耐!

    褚肆被媳妇骂,认命。

    不敢还口,只管认错:“阿缄,我知错了。”

    “你知道个屁!”舒锦意看到这样就更气,甩开他伸过来的手,“北夷的危机还没解除,内又有隐患,前后危险夹攻,我看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褚肆试着靠近一步。

    “我只是想要替你看看,知道龙安关还好!”

    “和我有什么关系?”舒锦意阴测测地道。

    褚肆没话说了。

    舒锦意简直要被他气死,“有江朔在那边,还有什么可看的!你冒这么大的险屁颠颠的跑去就是为了确认?只是看一眼?你死脑筋吗!”

    舒锦意已经很久没有生过气的。

    褚肆盯着凶巴巴的舒锦意,放在别人面前,或许会觉得很可怕,可落在他的眼里,却是甜滋滋的!

    舒锦意看到他这傻样,气得话也不说了。

    江朔又不是死人,想要知道龙安关的动向,一封书信就足够!

    这人……

    舒锦意越看越气,捞起旁边的衣物往他身上砸。

    气势汹汹道:“穿上,别着凉了!”

    舒锦意大步朝外走,没会儿,褚肆就跟着身后出来了。

    松松垮垮的只穿一件衣服的褚肆露着精壮的胸膛,大步追在舒锦意的身后进了门。

    一路上,下人们自动避开。

    连一眼都没往上瞧。

    夫妻之间的情趣,他们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