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夜里来声(2更)
    贤王啜着酒,侧过俊脸。

    李满华伸手给贤王斟酒,低眉顺眼的安静坐在贤王妃身边。

    贤王妃嘴边也溢着抹笑,时不时的低首和李满华说话,那画面,真真是姐妹和睦。

    舒锦意离得近,很清楚的看到李满华几乎要握碎的酒壶。

    低着眉眼,瞧不见她的表情。

    对面的太子,那双冷目沉沉,隐隐有怒火跳跃。

    即使能够压制得住,面对心爱的人被这样对待,仍旧如钻心的疼,压不住的腾腾怒火。

    好在,太子心里承受能力强了不许。

    没有当场掀桌已经很万幸了。

    舒锦意想要向太子使眼色也做不到,太子全程沉着脸盯着贤王府的位置。

    皇帝当场表扬了贤王和誉王之功,又慰问了一下太子的伤势。

    又转过来安慰舒锦意一句。

    舒锦意马上“受宠若惊”的道谢。

    之后就没有舒锦意什么事了,只管吃喝,暗中观察着前前后后。

    不论是大臣还是家眷,都十分的谨慎,没有犯一点儿的错。

    整个宴席很平顺。

    散去时,皇帝身边的李公公突然过来,当着大家的面将舒锦意请走了。

    舒锦意往后看去,末尾已经看不见墨霜的身影。

    大殿太大,人又多,舒锦意自入席就没有找到人。

    刚才那个叫吕龄的女人让她很不放心,显然有什么事怀恨在心。

    舒锦意被留时,站出来要走的姬无舟突然回头看来一眼。

    对方的视线太过直接,舒锦意有所感的转身。

    四目相对。

    有瞬间,时间停止了。

    姬无舟俊眉蹙紧,再想细看,舒锦意已经转身跟着李公公的身后绕进了内殿。

    “三皇弟。”

    贤王从侧面走上来,与姬无舟打招呼。

    “大皇兄。”

    “近日府上得了些好酒,三皇弟要是得空到府上小酌几杯如何?”

    姬无舟道:“有好酒自然少不得本王了!”

    “为兄就在府上恭候三皇弟!”

    贤王笑着说完,转身就看到站在前面走台的太子,那双眼深沉得不见底。

    贤王冲其一笑,带着美妻美妾离开。

    还特意带着走在太子的近边,好让他看清楚,现在的李满华是谁的女人。

    太子扼着双拳,沉着眼看他们离开。

    舒锦意进了殿,朝着上首的皇帝行了一个大礼,垂着身子等着皇帝开口。

    “也不必拘谨,朕让你来是想说说褚相的事。”

    “臣妇代替相公谢过皇上!”

    皇帝抬了抬手,走下来,站在台阶前面,一双鹰潭般的眼正看着舒锦意,“褚卿那里朕已经暗中派人去寻找,他吉人天相,必会平安归来。”

    “是。”

    皇帝投来深深的目光,在舒锦意身上来回。

    自上次在狩猎场单独见人后,皇帝这是第二次单独召见。

    眼下这个女子与传闻不实,早就在狩猎场时,皇帝就察觉到了舒锦意的与众不同。

    “府里都好?”

    “都好!”舒锦意细眉一拧,不知皇帝突然话家常是想要试探什么,不得不小心斟酌着。

    “可会下棋。”

    皇帝半晌又问。

    舒锦意摇头:“臣女愚钝,平常时只知拿针线做些女红,对这些琴棋书画实在不通。”

    皇帝也只是随意问问,也并没有期望她能回答出些什么来。

    然后再问了几句体己话,表现出了帝王前所未有的“温和”,让舒锦意心里更是怀疑他的目的。

    皇上所问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走出大殿,舒锦意前后回味也没有什么紧要的。

    罢了。

    皇上是直接让李公公亲自送到了宫大门,这可真的让她受宠若惊了。

    “李公公请回吧。”

    这样的殊荣,她受不起。

    不用明日,她就成为大家的谈论对象。

    “如此咱家就送到这儿了,”雌雄莫辨的细嗓音落下,李公公就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盒子将它交到舒锦意的手中。

    舒锦意低下头,身边太监公公提着八宝琉璃宫灯斜照在盒角上,折出暗灰色的斜影。

    “这是?”

    她没有接,而是抬起疑惑的眼看着李公公。

    李公公示意身边的宫娥和小太监散出去,这方寸之地只有他二人。

    这时李公公才笑眯眯道:“这是皇上特地给褚相爷的东西,就由丞相夫人代劳了。”

    皇帝要通过她给褚肆递东西?

    怎么看都不太靠谱,还蹊跷。

    “咱家就先告辞了,”见舒锦意接过,李公公领着小太监和宫女走了。

    舒锦意捏着手里的小盒子,盒子说小也不小,巴掌大。

    很奇怪的是,上面还有一把精致的小金锁,一把小巧的钥匙用金丝钱挂在旁边,供她随时打开观看。

    舒锦意在手里的捏了捏,转身朝宫门外走。

    她是最后离开的人,宫门外异显得寂静。

    靠坐在车壁上,耳边是车轮子咕噜声响。

    舒锦意伸手捏过冰凉的盒子,捏起金丝线正要打开,马车突然停了一下。

    舒锦意的心微一紧,“什么事。”

    “少夫人,车轱辘掉了钉子……”

    车夫的声音刚落,舒锦意就感觉到马车往左边倾倒了一下。

    隐隐有要坠落的感觉。

    舒锦意没敢耽误,掀开帘子就下车。

    白婉和清羑同时伸出手将人扶下来。

    他们正好卡在半道上,后不着宫门,前不着有人的地段。

    “车子不能修,先徒步往回走吧,”舒锦意下车一看就做了决定。

    “可这离相府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我能走,”舒锦意拢起衣,冒着寒风,手里捏着皇帝给的盒子往前走。

    两个丫鬟一人拿着琉璃宫灯左右护着走,车夫也弃了马车跟在身后。

    主仆几人走在安静的宽道上,人影也不见一个。

    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舒锦意感觉后背一凉,猛然回头。

    黑暗处的人虽然闪得快,还是被舒锦意捕捉到了几道虚影。

    舒锦意低头看着手里的盒子,陷入了沉思。

    是皇帝给她,还是李公公?

    拿起金闪闪的钥匙,舒锦意正要打开手里的盒子,身后突然传来哒哒的声音。

    在黑暗的空旷里犹显得清晰,突兀的声响叫人寒毛一竖。

    两个丫鬟和车夫立即紧密的围在舒锦意的身边,舒锦意抬头眺望前面空荡荡的宽道。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震在耳朵里如鼓声。

    是从岔路口过来的!

    舒锦意转了一个方向,眯起眼,盯着黑暗的岔路口。

    “哒哒!”

    正道前也有人过来!

    舒锦意皱起了眉,着着岔路和正道。

    丫鬟和车夫绷紧了身体,死盯着那两个发出声响的方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