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暗地使坏(1更)
    “既然逃不掉,就面对。”

    并没有安慰李满华的舒锦意瞥着她,淡淡说了一句。

    李满华紧咬着煞白的唇,手里的绢子搅成一团。

    因为隐忍,手指节和额头隐隐冒着青白。

    马车晃晃悠悠的进了宫,在广场上,已经停了不少的马车。

    从第二道门开始,她们就得下马车徒步往里行走。

    “还行?”

    舒锦意扶着脸色仍旧苍白的李满华,看了眼她的脚,问一句。

    李满华勉强撑起了笑,摇头:“已经没事了,多谢丞相夫人。”

    舒锦意见她能正常站立,也在平复她自己的心绪,松开人。

    转身就看见末尾位置处的墨霜,休养了两三个月,墨霜除了身子有些单薄外,钱君显和墨雅将她照料得很好。

    远远的,舒锦意冲其微微一笑。

    墨霜身份低,站在人群之后,见舒锦意投来善意的微笑,颔首回了一礼。

    “妹妹就交给本妃了,有劳丞相夫人,”贤王妃将舒锦意和墨霜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笑着上前扶过李满华。

    舒锦意点头:“举手之劳。”

    没有停滞,舒锦意带着自己人站到一边,先让贤王妃和昭华公主先行。

    昭华公主欲张嘴和舒锦意说话,一转身却只能看得见舒锦意白皙无暇的胫子,昭华公主只好作罢。

    宴会前,丽贵妃将她们这些女眷领到后殿。

    舒锦意特意落后几步,站在墨霜的身侧,低声一问:“钱夫人的身子可还好?”

    墨霜早就看见舒锦意故意落后数步,没想到她是特地的想要问自己的身体状况,浅笑道:“已经大好,多谢丞相夫人……”

    墨霜话刚落,身后一同进殿门的人突然撞了一下过来。

    舒锦意眼疾手快的扶了墨霜往前扑的身体,“没事吧?”

    墨霜余惊后摇了摇头。

    “唉呀,钱夫人你可还好?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身后传一道细小有些尖锐的笑声,压根就没有道歉的诚意。

    舒锦意侧目看过来,只见一打扮得精美的贵妇人正笑盈盈的看着墨霜。

    舒锦意依稀记得这个女人的来路。

    刑部侍郎夫人,和墨家姐妹是同龄人。

    墨家还在时,墨家姐妹做为将军府的千金,自然有不少的人结交。

    年少时,谁没有个讨厌和喜欢的人。

    推人的正是当初和墨家姐妹有些小摩擦的吕龄,当初嫁给刑部侍郎时,只是一个小芝麻官。

    “不碍事,孟夫人不必自责。”

    刑部侍郎姓孟。

    吕龄生过两个孩子,身材和脸保持得很不错,可是这么看上去,仍旧差了墨霜一大截。

    墨霜虽然嫁给一个县官,钱君显却宠极了她。

    两人一对比,就能分出个胜负来。

    “快让我看看,”吕龄连忙上前要查看。

    墨霜却微微作揖,道:“还是赶快进殿吧,丽贵妃娘娘在里头等着呢。”

    吕龄笑里藏针的点点头,“说来我们也有好久没有叙旧了,自从墨家变成那样后……对不起,我并非有意提及你的伤心事。墨霜,我们以前还时常一起玩呢,可还记得?”

    吕龄边笑边说间上前要搀扶一把墨霜。

    舒锦意视线压了压,瞥见一后亮光,墨眸微眯。

    手一伸,不经意的将吕龄的手挡了回去,很巧妙的将她的手挡曲了下去。

    “嘶!”

    吕龄脸色微变,从嘴里抽一丝凉气。

    墨霜疑惑的回头,“孟夫人?”

    “我没事……”吕龄挤着笑落后一步。

    舒锦意成功的挤到身边的位置,侧目过来,友好的冲吕龄浅浅一笑。

    吕龄皮笑肉不笑的点头。

    等舒锦意转身过去,吕龄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手紧紧箍住,藏在袖子里。

    若细看,就会发现吕龄的手缝处溢出鲜红的血丝,还有一枚染了血迹的短针夹在边上。

    随着吕龄这动作落下,身后有两名妇人跟着走上来,与吕龄暗暗交换了眼色。

    吕龄皱紧了眉,对舒锦意的突然横插一手很是不悦。

    什么玩意!

    一个乡下冒出来的女人也配居于人上!

    感受到身后一股怨愤,舒锦意进入殿内时突然回头,平静无波的眼直直看向吕龄和那两名妇人。

    吕龄被舒锦意看得心口猛地一跳。

    有股无形的压迫感伏冲而来,隐含着腥味。

    吕龄猛地朝后退几步,身后的丫鬟吓了一跳,连忙将脸色苍白吕龄扶住,压着声询问:“夫人?”

    吕龄白着脸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再次往舒锦意这个方向看去,只有一个单薄的背影,哪里还有刚才犀利又压迫的杀人眼神。

    乡下出来的野丫头怎么可能有那种眼神,是她眼花了!

    即使是被褚府养了七八年,也不可能。

    舒锦意她也见过几次,虽然每次都是远远的看着,可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情况。

    “丞相夫人请入座。”

    丽贵妃身边的苏嬷嬷亲自将舒锦意领到最前面的位置,瞬息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也由于她现在的身份地位,总会领前在先。

    看着她,羡慕嫉妒更为多。

    舒锦意单独给丽贵妃见礼后才坐下,“谢贵妃娘娘。”

    坦然坐下后,就闻丽贵妃笑着让众人坐下。

    丽贵妃装模作样的安慰了舒锦意一声,然后才转向其他人。

    舒锦意从进这道大殿门就感觉到了。

    褚肆没有好消息回来,派出去寻找的人也没有回信,多数人都觉得褚肆凶多吉少,等着噩耗传回皇都。

    这一等就等了这么久。

    在后殿坐等了半时辰后,前殿的宴席已经开了,丽贵妃这才领着众多往前。

    大殿上。

    众多见过皇帝后纷纷找准自己的位置落座。

    舒锦意身为褚肆的妻子,坐的位置也有些特别。

    大殿的位置安排得很巧妙,臣子和家眷都安排坐在一块。

    刘氏没来,褚肆下落不明,褚家这边的位置只有她一人独坐,左右空有位。

    而且还是坐在最显眼的前方。

    上下的视线往她这边看过来,都能探个清楚。

    舒锦意抬起头就能对上帝王和丽贵妃看下来的视线,微微颔首,收回视线。

    舒锦意的视线往前送,对面是太子的座位。

    看到此人,舒锦意就感受到了太子的改变。

    半年多时间,那样的地方,就已经足够让一个人改变自己了。

    太子深邃的眼神并没有落在舒锦意这边,而是往斜边望来。

    贤王就在舒锦意的左上方,瞥过视线,是坐在贤王妃身边的李满华!

    太子在看李满华!

    舒锦意眉心一跳。

    ------题外话------

    ps:发现上章有错处,今天不能改,明天再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