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风暴前夕(2更)
    “爷,”是夜,徐青悄声进门,站在外室轻唤了一声。

    褚肆侧目过来看了眼怀里熟睡的人,轻声起身。

    无一丝声响的出门,徐青自动跟在身后,走出了许远才停了下来。

    “爷,贤王和誉王同时暗中派了人去了龙安关方向。”

    “到底还是坐不住了,”褚肆冷笑。

    两人此举,已在他的算计之中。

    太子出事,对他们二人而言是有最益。

    他们不会蠢到等人回皇都了再下手,此时不下手,那就真的蠢了。

    “属下已经安排人跟上去了。”

    “一定要先一步找到太子。”褚肆怕夜长梦多,又吩咐道:“让郭远亲自过去,务必要保证在他们之前找到人。”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徐青一走,褚肆站在院子里许久才折回屋去。

    看到黑暗中坐起来的身影,褚肆一愣:“吵醒你了?”

    “二姐刚刚脱离危险,但我还是有些担心……”所以没睡着。

    褚肆闻言皱紧了眉,半揽着她躺下。

    “我已经安排了人在那边守着,不会再有事,相信我。”

    舒锦意是晚了才回府的,还是褚肆亲自去接的人。

    墨霜这一次受了很大的苦,差点丧命。

    幸好他们准备得万全,及时将人救了过来。

    以后墨霜的身体得加倍的补回来,否则毛病会随之而来。

    褚肆将人拥到怀里:“这段日子安心在家,别再乱跑了。”

    “我没那么娇弱……”

    “这不是娇弱的问题,母亲说女人生了孩子养不好,亏损很大……我担心你,所以别再做那些让我不安心的事。”

    褚肆拥紧她,声音闷闷的。

    在他眼里,舒锦意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了……”舒锦意往他怀里靠了靠,转移话题:“太子那里你多派几个人接应,我担心他们会有行动。更甚者会对你不利,褚肆,你小心着些。”

    这次不用褚肆抱紧过来,舒锦意就先主动抱紧了他。

    褚肆心里一片柔软,勾着唇道:“我会小心的。”

    在阿缄的心里,到底他才是最重要的!

    褚相爷这么美滋滋的想着。

    “姬无舟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舒锦意突然又来了一句。

    美滋滋变成酸苦。

    褚肆低吻着她道:“小看为夫?”

    舒锦意推着他的下巴,道:“我在和你说正经事。”

    “我也是在和你说正经事,”褚肆下巴抵着舒锦意柔软的手掌。

    “这是个好时机,”舒锦意提醒他,“只怕他这次的动作会更大,你自己千万小心。”

    被自家媳妇惦记着,酸苦味又瞬间消失了。

    褚相爷勾着唇,拿开抵在下巴上的手,低头来亲吻怀里的人。

    情动之时褚肆刹住了。

    黑暗里,褚相爷拥着爱妻,勾起无声的冷笑。

    动作大?

    他怕的就是姬无舟不去做。

    既然对方找死,也怨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想到舒锦意视他为兄弟好友,不曾想转身害了墨家。

    这种不仁不义的小人,褚肆可不会让他往高位上爬。

    能弄死的何必让其活着污眼!

    这天晚上的姬无舟突然梦到了躺在血泊里看着自己的墨缄,猛的坐起身,外面就有人撩着帘子进来,“王爷?”

    黑暗里的人摆手:“无事,下去吧。”

    “可是做噩梦了?不若再请大夫过来仔细瞧瞧。”站在帘下的人担忧的说。

    “不必了,不过是小小噩梦罢了。”

    那人等了半会才退下。

    撑着额吐着息的姬无舟再无睡意。

    已经多久了,没有梦到那个人。

    今夜。

    姬无舟下了榻,墨发披散在身,随意的搭了一件衣裳站到窗边,推开一边。

    冷风从外灌了进来,吹得他墨发翻飞,身上披着的衣物也吹落。

    修长的手捏紧了一头,索性不披了放到旁边的椅子上。

    “噼啪!”

    天空突然炸起惊雷,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希望那件事能够顺利。

    自那次之后,他再回到朝内,父皇对他冰冷的态度再让他感受到惊慌的感觉。

    所以他不能再等了。

    这场雨下得很突然,一夜过去了,仍旧在下。

    正是农物收成的时期,突然来这么场大暴雨,还没有停歇的意思,百姓们开始忧虑了。

    这才不到一天,百姓们就开始不安了。

    舒锦意也在担心。

    即使是下大雨,褚肆还是按时去上早朝,与皇上商事。

    太子一天没有消息回来,朝中的气氛就一日不安。

    再加上这场突临的大雨,大家的心更惶惶不安。

    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给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刘氏逗着摇蓝里的孙女,听到雨声,忍不住皱眉。

    “这场雨也不知会下多久。”

    “钦天监那边没有任何的预示,该是不会太久,夫人就放心好了,”宋嬷嬷笑着安慰。

    刘氏也觉得自己多虑了,笑了笑,继续逗着孙女玩。

    事实证明,钦天监也会有失算的时候。

    这场大暴雨连下了十天。

    灾洪四下蔓延,造成了百姓极大的损失,将迎来一波饥荒的洪流!

    雨刚停,皇城内就派出了不少的官员去振灾,流民也开始汹涌了起来,仿佛昭示着什么,有东西将太子阻挡在了外面。

    “难道这就是天意?”有人在心里默默的想。

    太子迟迟没有消息回来,因为洪荒,朝廷内的气氛更加的压抑。

    雨一停,第一个被委派出去的就是褚肆。

    灾区并不是只有一处,贤王和誉王自动请缨前往灾区振灾。

    皇帝本是不想允,最后誉王说服皇帝,而贤王留在皇都内。

    雨过天晴,舒锦意披着衣服皱着眉头站在大门处,凝目望着一个方向发呆。

    身后伺候的人连着两天都跟着站在这里,跟着一起看向大门外的方向,可就是不知少夫人在看什么。

    劝过几回劝不动的丫鬟们只好拿出更厚的裘衣给她披上,然后再静立在身侧。

    褚肆走得很匆忙,几乎是接到旨就直接出发。

    从雨夜的那天晚上开始,舒锦意心里面就一直不安。

    就好像是回到了狩猎前的那个晚上,不,比那天晚上更让她不安。

    听说姬无舟也跟着出城了,希望不会有事。

    舒锦意回过神,发现自己紧捏着的手心竟浸出了不少的冷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