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提前回去
    ,精彩小说免费!

    沈团长见顾依依前两道题答的极为轻松,略想了一下问道:“‘排南’是道什么菜?”

    顾依依连想都没想,直接答道:“排南是选用上品金华金腿中的中腰峰雄爿,切成‘骨牌’形的小块,整齐排放后蒸熟而成。”

    金副司令的老伴笑了:“依依看来是真喜欢美食!”

    “嗯,和小友发一样,你们要是碰到一块可有话说了。”

    她因为想起自己的孙子,手里的筷子顿了顿,挂念之情溢于言表,然后才夹了一只白灼虾慢慢吃起来。

    沈百灵突然想起了什么:“哦,怪不得下了火车依依就去穗市酒家吃饭,看来除了填饱肚子,更是因为那里有好吃的东西!”

    顾依依歪着头看她:“同样是填饱肚子,为什么不选好吃的呢?”

    沈百灵觉得顾依依说得有道理:“是呀,所以我和阿春也是去那里吃的饭。”

    沈团长本来与顾依依三问三答,心情颇好,一听到堂妹又提及阿春,当即就撂下了脸子:“你真是人傻钱多,上杆子请客付钱,呵呵。”

    沈百灵盯了他好一会儿:“堂哥,我怎么觉得我一提阿春你就不耐烦,你对阿春有偏见是不是?”

    “可是你跟她熟吗?我记得好像就是我们俩来考歌舞团的时候,你见过她一面,她对你挺尊敬的,也没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呀?”

    沈团长看着拐弯抹角指责自己的堂妹,突然不生气了,反问道:“是不是在你心里的地位,你堂哥我不及那个阿春?”

    “我说的话和阿春说的话同时摆在你面前,你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阿春的话?”

    沈百灵有些发蒙,堂哥这是怎么了,他以前从不主动与自己谈她的朋友。今天不光一反常态提了好几次,而且居然还说出了这样的话?

    沈百灵并不笨,也不傻,她只是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太过信任而已,察觉出了异状之后,她认真回答了问题:“在我的心里,亲人一直都放到朋友前面的。”

    “如果你们俩的话不一样,我肯定是相信堂哥的话!”

    沈团长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先吃饭,吃完饭我再跟你说正事。”

    沈百灵其实是想让他现在就说的,有了前面的那些话,她已经能想到堂哥想说的内容应该是与阿春有关的。

    她实在好奇阿春做了什么样的错事,能够让堂哥毫不遮掩地表现出了厌恶!

    但现在毕竟在外人家里,她忍了忍,点点头,接下来吃饭。

    之后的饭桌上依旧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热闹着呢。

    金副司令夫妻俩这辈子走过太多的坎儿,在他们看来在事发之前被及时发现了,这人就保住了,是好事才对。

    而沈团长也认为事态现在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堂妹不会被人暗算去,他们更不会让坏人逃脱掉,心里其实并不着急。

    之前的情绪都是因为恼怒自己的堂妹识人不清、交友不慎而来的。

    顾依依更是心理没有任何负担,该说的、该提醒的,她能够做的都做了,之后自然是交给金副司令和沈团长了。

    一位是部队的首长之一,一位是差点就成为受害者的亲人,于公于私他们都应该全力以赴对付那些坏人的。

    所以,饭桌上除了突然沉默不语的沈百灵,可以说气氛友好和谐。

    丰盛的晚餐过后,沈百灵立刻拉着自己的堂哥一问究竟。

    顾依依则跟金副司令打了招呼,去给师父打电话。

    几声铃响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顾依依立刻欢快地喊了声:“师父,我是依依。”

    电话另一端刚拿起话筒的包小宝连忙说道:“依依呀,你等一会儿,我去叫罗将军接电话。”

    顾依依是估计着这个点儿,家人应该已经吃完饭了,正好能和师父、爸妈多说几句:“小宝,把我爸、妈一起叫过来呀!”

    包小宝嘿嘿笑着:“你不是要把你爷爷、奶奶、还有火叔叔一起都叫过来吧?”

    顾依依歪着头打趣道:“好啊,那就麻烦小宝了。”

    包小宝马上说道:“不行啊,你爷爷、奶奶回沈市了,我叫不来呀。”

    顾依依有些吃惊:“爷爷、奶奶怎么这么早就走了?不是说要在京城过完暑假吗?”

    包小宝倒是知道原因:“他们学校有个什么重点研究项目,科研小组里的一位主要成员突然病倒了,是癌症啊,就住院了。”

    “但那位教授的什么数据只做出了一半,学校七找八找地通过京城的科学技术部找到家里来,让宋爷爷赶紧回去救急。”

    “于是,宋爷爷和宋奶奶当天夜里就走了。”

    “依依,你等着,我去叫人……”

    顾依依拿着话筒,想想爷爷、奶奶提前回去沈市也好,毕竟那里更安全一些。

    这时却听到客厅中间的沙发上,沈百灵听完了沈团长的讲述之后,不可置信地惊呼道:“怎么可能!”

    沈团长不悦地看着她:“你是认为我说谎,还是认为阿春是好人?”

    一直旁听的金副司令的老伴又补充了一句:“还是认为依依说了假话?”

    她做为长辈,做为比沈百灵多了几十年人生阅历的人有些失望地说道:“你堂哥都把话说这么明白了,你却还在质疑,还认为那个女孩是好人,是你的好朋友。”

    “哎,多亏你不是我的孩子,不然我非得让老头子狠狠抽你一顿!”

    金副司令瞪起眼睛:“提我干什么?”

    金副司令的老伴心有戚戚焉:“你那时不是看我家小子调皮、不听话,就来一顿‘竹板烧肉’吗?”

    “虽然心疼,但当时周围人家也都是这么管的。”

    “再说男孩子皮实,打就打了,我知道你手底下有分寸,总不能把孩子打坏了,也就不说什么。”

    “可是,这孩子让我觉得她爸妈在她小时候一定是太宠她了,不舍得碰她一个手指头的那种。”

    “现在好了,弄得好赖不分,让人卖了还说人家好呢,看着我都觉得糟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