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不平凡的事(月票251+)
    那名军医看来是极为同情龚副院长的:“哦,他媳妇……不对,是他前妻是我们医院里的一名护士,在我们医院里数一数二的漂亮。”

    “她后嫁的丈夫其貌不扬,在她没结婚前还追求过她。”

    “但她拒绝了,挑选了无论是外貌、才华、还是家境都更好的龚副院长。”

    “龚副院长那时是科主任,副的。”

    “大运动开始后,他就因为一篇曾经发表过的学术论文被停职了。”

    “他媳妇也不顾孩子小,坚决跟他离了婚。”

    “然后也不管孩子,说这孩子姓龚,她与姓龚的都要坚决地划清界限。”

    “没出一个礼拜,他前妻就和医院里另一名科主任结婚了。”

    “当然那名科主任是三天前离的婚,一对狗男女就凑到一起了。”

    “呵呵,大运动结束了,他前妻的现任丈夫就倒了。”

    “那女人再次火速离了婚,见龚副院长被平反回了医院,而且还升了职,就回来找他,求他复婚。”

    “龚副院长岂能与这样狠毒的女人复婚!他们离婚时,他无奈之下就把才两岁的孩子送去沈市,托付给自己的父母抚养。”

    “那女人特别不要脸,成天去找龚副院长,又给织毛衣,又说想孩子,想把孩子接回来……”

    “龚副院长把拒绝的话说得明明白白的,谁成想没把人说走,那女人反而贴得更紧了!”

    “龚副院长这次任务接的好,那女人一听这边危险着呢,才没有跟来。”

    另外一名军医看了看办公室门口:“别说了,免得一会儿老龚回来听到了,该上火了。”

    那名军医叹了口气:“我只是有些气愤,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顾佑西不由感慨:“这女人是不是漂亮都不打紧,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蒋新勇故意朝他拱拱手:“你说的有理!太有理了!”

    顾子安疑问道:“那女人的第二任丈夫倒了,她居然没事儿吗?”

    那名军医摇着脑袋:“那女人又不参与其他的事情,就是吃好的,穿好的而已。”

    “他第二任丈夫倒了时,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她很配合地把该退还的钱和物都退还了,而且还装什么都不知道,政府还能怎么滴。”

    顾依依发问道:“龚副院长没想过调去沈市工作吗?”

    “那里也有部队的医院,而且还能与家人团圆,更能摆脱他前妻的纠缠。”

    龚副院长正好走回到临时办公室的门口,听到顾依依的话也颇为心动,心里想着等有空了,他就和父亲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提交申请报告。

    等到那十三名学员排空了毒素,又喝了两碗米汤之后,其他学员的汤药也煎好了。

    待到晚饭时,所有的学员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食堂。

    炊事班的几名士兵虽然对于班长的牺牲很心痛,但还是尽心尽力地准备了晚饭。还特意跟大家强调,这些饭菜都是他们试吃过的,没有问题,让大家放心吃饭。

    顾依依带头鼓起掌,在她眼里平凡的人可以做出不平凡的事!再普通的人只要全心全意付出都是值得尊重的!

    开饭之后,学员们纷纷过来向火承启和顾依依道谢,谢谢他们出手相救。

    当他们得知那名女孩是顾子安的亲妹妹之后,非常感慨。

    有人不免就出了声:“他们兄妹俩的长相应该调换一下就皆大欢喜了。”

    旁边还有人附和:“可不是,女孩子长得漂亮些,男孩子长得普通些才好。”

    “他们爹妈一定挺上火的!”

    顾子安、蒋新勇、白峰和顾佑西狠狠地瞪了那几位说“闲话”的人一眼,卯足了劲等着要在最后考核的时候收拾他们。

    唐季军和向东方是见过顾依依真人的,看着眼前的顾依依,就有些发愣。

    唐季军还好,他做为男子不好意思说出来,道了谢就闷头吃饭。

    可是,向东方一向嘴欠,他就没忍住:“依依妹妹呀,你怎么变脸了?”

    让坐在他旁边的白峰一把就把他的嘴给捂上了:“别瞎说,吃饭!”

    “要是不想吃饭,你就赶紧走。”

    向东方没扒拉下来白峰的手,只得无奈地点了头,得到保证的白峰这才把手松开。

    顾依依的晚饭吃得很快,她担心坐在她对面的向东方再憋不住,说出点什么,迅速离开食堂了。

    顾依依一直到就寝时间都没有等到武淑好和白雪回去,也就洗洗先睡了。

    第二天一早,顾依依看到跟她几乎同时起床的武淑好:“武姐姐,你昨晚回来得晚,不用再多睡一会儿呀?”

    武淑好精神抖擞地挥了挥胳膊:“不再睡了,我精神着呢。”

    说话间,白雪也从床上爬起来,顾依依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吵醒你了?”

    白雪半眯着眼睛:“没有,这个点我该起了。”

    武淑好则拉着顾依依出去晨练,一边跑步,一边高兴地低声说:“依依,昨天我们各地驻军协同作战,端了他们在闽省的全部据点!”

    顾依依闻言立刻笑开了花:“太好了!不过真的是全部,别漏下一个、二个的。”

    武淑好斜了眼她:“当然是全部。”

    “之前头儿不是审出来了吗,然后就一起端喽。”

    “头儿也不放心,还在现场直接问了厦市据点的小头目,确实没有落下的。”

    “一个省份有八个据点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了。那名副统领可能因为资金的原因,把原来十个据点合并成八个的。”

    顾依依侧过脸追问道:“得到那名副统领的消息没?”

    武淑好皱了下眉:“这八个据点里都没有他。”

    “傍晚时分,其他地区就把抓到的人都送到我们这里了。”

    “我们连夜审问了所有人,底下的喽啰并不认识副统领。那些小头目都说这几天没有看到过副统领。”

    “不知道他是躲在闽省,还是躲在粤省了?”

    顾依依看到武淑好有些发愁,就劝道:“不管怎么说,不是把据点都端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