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能解
    庄墨象停顿了一下:“那位副统领只是命令这位闽省负责人,在他下药得手之后,马上撤离部队藏起来。”

    “并再三叮嘱他们在没有接到下一步行动命令之前,不得轻举妄动……”

    “只是这位闽省负责人撤离的动作慢了些,或者说是他没想到我们那么快就找出了他。”

    顾依依皱起了眉头:“就是说矮胖子只安排给这个人一个单独的行动计划,根本没有透露他的下一步行动或者想法是什么?”

    “而且还担心此次行动败露之后,查到他头上,所以很聪明地先藏起来了!”

    向华方满脸的厌恶:“一定要把这个大恶之人绳之以法才行!”

    火承启却问道:“他们害的那名炊事班的士兵怎么样了?”

    武淑好语气有些沉痛:“尸体找到了,部队已经为他报请了授予烈士的称号。”

    “他是炊事班班长,刚结婚一年,还没有孩子。”

    “好在他家并非独子,不然岂不是断了香火……”

    车内不再有人说话,气氛有些悲伤,好在没过多久车子就开到了学员们的驻地。

    向中方和几名军医刚刚送走了请来的老中医,回到学员宿舍里。

    那十三名仍未苏醒的学员因挪动不方便,并没有送去部队的医院里,而是被集中在这里一间最大的宿舍内。

    这间宿舍里原本有十二张床,又额外添加了一张床。

    此刻,向中方和几名军医连同顾子安、蒋新勇、白峰和顾佑西都在这间宿舍里,他们看着这些腹部略鼓的学员们胆颤不已。

    那名老中医说的话还历历在耳:“这不是病,是中了毒,可是我解不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们中的这种毒必须在七日内服了解药才能救得性命,一旦过了这个期限必死无疑!”

    “所以,你们赶紧去找能解毒的人……最好能找到湘贵赣地区懂这毒的人。”

    他们听出来老中医最后一句有些隐晦的话,是好心对他们的指点。这些人都是人精,他们怎么会不多想!

    顾依依和火承启为了节省时间,并没有先去安置他们的住处,而是直接背着自己的背包下了车,跟着庄墨象、武淑好直奔这间宿舍而来。

    其它的行李都扔给庄墨相、向华方和白雪照看。

    向华方看着顾依依他们的背影,探过身就把车门再次打开了:“我也跟着他们去看看情况。”

    白雪同样不耐烦在车里坐等:“我也去看看。”

    庄墨相一挑眉:“要去一起去,要么就都别去。”

    他斜着眼看正要下车的两个人,这是打算留他自己看车和东西呀,美的你们!

    白雪有些不好意思:“那我们一起去吧。”

    向华方现在满心里都是他可怜的弟弟,立刻反问道:“行李怎么办?”

    庄墨相回道:“拎着!我们的行李不用拎,都是部队常用的东西,放在车里也没人拿。”

    于是,三个人把顾依依和火承启的旅行包拎着,下了车,快步追上前面的几人。

    当顾依依和火承启进了那间宿舍时,就看到了愁眉不展的向中方等人。

    顾子安率先走过来,在顾依依面前站定:“依依、火叔叔,你们终于来了!”

    说着,他急切地拉着妹妹走到离门最近的一张床前:“依依,快看看,他们这是中了什么毒?”

    “刚走的老中医说他们中的不是一般的毒,他解不了。”

    顾依依发现床上躺着的人正是唐季军,一向粗犷豪放的年轻汉子就这么无声息又很痛苦地躺着。

    探出的精神力开始彻查他的体内,顾依依的脸色越来越严肃。

    本来背对着宿舍门的向中方听到顾子安的话,就知道被顾依依到了。

    他转过身紧走几步,刚要开口,就被庄墨象制止了,不让他打扰顾依依和火承启的看诊。

    火承启俯下身,刚要伸手去揭起唐季军的衣服,就听顾依依说道:“火叔叔,等一下。”说着,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副胶皮手套,递给他。

    火承启朝顾依依笑笑,接过胶皮手套戴好,立刻检查唐季军的腹部、敲了敲他的胸部,又扒开了眼皮仔细看了看。

    然后,面色凝重地看向顾依依:“怎么会有这种蛊毒?”

    顾依依镇定地回道:“那些虫子们,还有四五人在呢。”

    火承启想起小侄女之前跟他说过的衷心蛊,皱了下眉:“得赶快配解药,不然过了七天天皇老子都救不回来了!”

    几名军医迫不及待地挤到火承启和顾依依身边,一听这话来了精神:“这位大夫啊,这毒能解是不是?”

    火承启本想说明自己不是大夫,但此刻也没心情解释了:“能解,我这写几种药材,赶紧凑足,我和依依好配药。”

    一名军医连忙把手里的笔和病历本递给火承启,火承启道了谢,刷刷刷地写下了药材名称和用量,然后交给顾依依。

    顾依依扫了眼内容,把这一页撕下来,交给庄墨象:“药材数量再增加一倍。”

    “火叔叔标注的药量是针对一级药材的,如果你们提供的药材品级没有达到的话,只能通过加大药材量来补充药力了。”

    然后转向向中方:“向大哥,我和火叔叔需要一间干净的屋子,另外需要一张大工作台以及几种制药的工具。”

    庄墨象已经把药材单子交给武淑好,闻言又拿了回来:“依依,制药工具你写在这张单子上,我们一起办了。”

    顾依依一听,接过那名军医递过来的笔:“谢谢!”,就着庄墨象的手,就在单子上添上了制药工具的名称。

    几名军医都知道庄墨象是级别很高的人,在厦市乃至全闽省,军政一把手都要听他的。现在看到平时挺清冷的一个人却细心地为这名相貌普通的年轻人打下手,好奇地多瞅了好几眼。

    顾依依写好后,武淑好直接拿过单子,就匆匆离开了。

    顾依依又对向中方说道:“向大哥,药材来了之后,我和火叔叔会抓紧时间把解药制出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