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章 熟人不少啊
    蒋国柱自三年前认了顾依依为干女儿,对肖长庆和肇月娥身后的肖家和肇家就提高了关注程度。

    毕竟他们夫妻二人曾经对顾泽珉和石凤竹下过暗手,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度“抽风”,牵扯到自己的干女儿。

    所以,他对于肖胜河的情况也是大体了解的。

    蒋国柱直接向女孩发问道:“你哥大多时候在保市,肖胜河去津市也没几年,你哥真的和肖胜河是朋友?”

    女孩咬了下嘴唇:“他们算是朋友了。他爸和我爸认识的,他们在两年前就认识了。”

    她担心在场的人想歪,又补充了一句:“我姥爷家在津市的。”

    顾依依觉得如果津市来的人都是部队子弟的话,得知吴畅住在这个大院,他们平时够不到在京城的吴家,但是现在却遇到了这么好的一个结交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同龄人之间在初次见面,通过交谈或者吃吃玩玩还是挺容易增进感情的。

    遂问道:“吴畅是什么时候去的你家?”

    “是你邀请的,还是她自己去的?”

    女孩先是一愣,她怎么知道吴畅去过她家。

    但马上先行表示自己的清白:“我真的没有害她,也没有骗她,反正我没做任何坏事!”

    看到坐在她对面的顾依依和蒋国柱都没有任何表情,她只得说道:“昨天一早,我哥接到肖胜河的电话,说他马上出发来保市,顺便来我家聚聚。”

    “我妈正好休班,就让我和我哥去买些鸡呀、鱼呀、肉呀什么的,招待客人用……”

    女孩很担心自己说的话让人误会,她再次解释道:“总不能人家大老远地来了,连顿饭都不请。”

    “他们一共来了六个人,主要是以肖胜河和他的一个朋友为首。”

    顾依依立刻问道:“他的朋友是谁?”

    女孩答道:“姓马,叫马远山。他不是部队的孩子,家里是从政的。”

    顾依依挑了下眉,马远山,熟人啊!

    女孩接着说道:“妈妈在厨房做菜的时候,我和哥哥就陪着他们在客厅里说话。”

    “说到吴师长要调走的时候,马远山突然提议请吴师长的儿子来,说他们很想认识一下。”

    “肖胜河还说,也算是我哥为吴师长儿子践行了。”

    “然后我哥就去请了,马远山也跟着去了,说是这样更有礼貌、更有诚意。”

    “结果吴大哥没在家,被别的朋友一早就叫走了。”

    “家里只有吴畅在,我哥和马远山就把她请来了。”

    “大家在一起吃了顿饭,还玩了会儿扑克牌。”

    “后来,在下午四点钟左右肖胜河就走了。”

    顾依依立刻问道:“只是肖胜河走了吗?”

    女孩摇摇头:“不是的,怎么会一个人走,要走也是大家走……”

    最后的“走”字却突然弱了下来,顾依依咧了下嘴角:“说的准确些,是全走了,还是走了一部分?”

    女孩看着顾依依幽深的目光,咽了口唾沫:“一开始要全走。”

    “后来肖胜河说他一会儿要去的地方,不适合女孩去,让同行的女孩自己回他们住的地方。哦,他们住在部队的招待所里,离着我们大院不远。”

    “他们这六人里面有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就问,他们要去哪儿。”

    “肖胜河说要去打猎,那女孩不相信,说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还怎么打猎。”

    “肖胜河又说,他们去打靶。那个女孩一听来了精神,吵着一定要去。”

    “从肖胜河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带着这个女孩一起离开了。”

    顾依依用手敲了下桌子:“那就是说还有一个女孩没有跟着他们走,留在了你们家。”

    听出了顾依依并非发问,而是用了肯定的语气,女孩点了点头:“是呀,那个开朗的女孩拉着她要一起走的,是她主动提出自己不去了的。”

    “她在我家吃了晚饭。”

    “没想到下了雨,她就一直在我家等着,想等雨停了再走。可是雨一直没停,后来实在是太晚了,她借了雨衣,穿着走了。”

    蒋国柱问道:“既然是客人,你们家没有人送她?”

    女孩抿了下嘴:“我爸在晚饭后被叫到了军部,说是与吴师长的什么交接差了什么。”

    “我哥在晚饭后,就被隔壁楼的常益年叫走了。”

    “家里是我妈和我陪着她。然后,我妈不是医生嘛,医院里来了急诊病人,她就赶过去了。”

    “客人提出要走时,家里就剩下我了。我胆子有些小,她可能看出来了,就主动说她自己回去就行,这里是部队大院,安全着呢。”

    “然后,借了我家的雨衣,她就走了。”

    顾依依突然说道:“你说的最后走的那个女孩,是不是个子比较矮,穿一双红凉鞋?”

    蒋国柱的脸上立刻严肃了不少,看得女孩有些紧张:“是啊!”

    “你怎么知道的?”

    顾依依非常明白地告诉她:“因为门岗看到她和吴畅一起出了大院。”

    女孩睁大了眼睛,满脸的吃惊,而后就变成了害怕:“可是苏畅在吃完午饭后,就回家了呀!”

    顾依依给了她一会儿消化的时间,才说道:“说吧,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她为何在你家留到那么晚?期间和你都说了什么?”

    女孩的声音有些发颤,她显然没有想到这最后离开她家的人有可能是坏人,还好她没对自己下手。

    顾依依听到她心中所想,暗叹道:这孩子胆子是有点小,而且脑子也有点不够使。即使是坏人,也不会在已经见了对方家长的前提下,在部队大院对方的家里下手啊!

    “那个女孩的名字叫苏明,听她自己说她现在在京城上大学。她爸是津市的局级干部。”

    “她一直跟我在聊我们大院里的情况,比如军长家的孩子、师长家的孩子。大概这是这些。”

    顾依依嗤笑一声,熟人不少啊!不过,这倒是苏明的风格,团级干部她恐怕看不上眼的,师级弄不好都是勉强入眼。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