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客人
    那里是刚才他与梁军长在电话里确定下来的询问地点:“依依,一会儿你在小会议室里等我,我先去做一下安排。”

    顾依依问道:“干爸,你去做什么安排?通知那些家属不是有专门的人员吗?”

    蒋国柱笑笑:“我去门岗那里,今天晚上还是昨天站岗的士兵。”

    “他不能离岗,我正好过去把外来人员的登记记录取来,然后再顺便问问他怎么确定那人是女人的。”

    顾依依立刻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正好也听听他怎么说,再看看大门那里的实际情况。”

    于是,两个人来到了门岗。

    站岗的士兵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

    蒋国柱这才问道:“昨晚你看到的那个穿雨衣的人,个子有多矮,比量一下大概的高度。”

    岗台上的士兵回忆了一下,用手比出一个高度。

    蒋国柱看着他手的高度:“这人也就一米五六、五七。”

    “不过,男人也有这么矮的,你怎么就确定她是女人呢?”

    士兵想了半天,憋出了一个字:“瘦!”

    蒋国柱皱了下眉头:“男人也有瘦的呀!”

    顾依依插话道:“那人穿着雨衣难道是从头到脚都遮住了,没有什么露出来的,比如衣服、裤子、裙子、鞋子……”

    士兵果然受了启发:“她穿的凉鞋是红色的,女式的,脚也不大。”

    蒋国柱拿着登记簿和顾依依一起走进了军部里的那间小会议室。

    一名文书已经坐好,面前的桌子上摆着记录本和钢笔。

    另外一人是参谋,他站起身:“蒋副军长,我们已经通知来了几家,都在旁边的房间里等着呢。”

    “您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什么时候把人带过来。”

    蒋国柱没有坐主审位,他示意顾依依坐在那里。

    顾依依对参谋说道:“人一个一个地带过来。”

    “旁边等候的房间里放两个人在那里守着,主要的任务是禁制她们之间相互交流。”

    参谋有些发愣,首长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姑娘做了安排。随后他就看到这个姑娘当仁不让地坐在主审位,而首长很自然地坐在了她旁边的位子上。

    参谋非常疑惑,难道她是首长特意请来的人,帮着找线索的?可是,这个人也太年轻了,不知道能不能镇住那些女同志!

    显然他是多虑了,因为进到这里的人看到蒋国柱坐在那里,谁还敢不好好回话,至少是表面上要积极配合的。

    第一个人是吴谊关家的邻居,中年妇女,身材略有些发福。

    顾依依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请问你在昨晚九点钟左右听到什么声音或者看到什么人没有?”

    中年妇女是一位师级干部的媳妇,她本身是部队托儿所的所长。

    听到眼前其貌不扬的女孩问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问题,想了一下:“没到九点钟的时候我听到吴师长家有开门声,就打开门看了一下,是吴师长和他爱人回来了。”

    “当时,我还打了招呼。”

    “然后我就睡觉了,其他的也就不知道了。”

    她知道之所以把她们一个个地叫过来,就是为了询问与吴畅有关的情况。

    这么郑重其事地询问,她隐隐觉得部队不光是在找线索,弄不好是她们这些人当中有人有嫌疑。

    于是,自己主动说着:“吴畅这孩子,平时看着挺文静的,怎么不声不响就离家出走了呢?”

    “有啥想不开的,来我家也行啊。”

    “我也算是教育工作者,对于哄孩子,哦,是做思想教育工作还挺在行的……”

    等到听完她又说了一件又一件吴畅放假回来的小事情,顾依依就让参谋把她送出去了。

    第二位同样没有问出什么。

    顾依依和蒋国柱耐着心一个接一个地询问着。

    直到已经问到了半夜,参谋提醒道:“还有三家人,大院里的人家就都问完了。”

    然后,当倒数第二家的女儿用手捂着打了个哈欠进来时,顾依依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见过吴畅吗?”

    她愣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是问她认不认识吴畅,还是说昨晚见过吴畅没?

    她想了一下,认为是后者:“我昨晚没见过吴畅。”

    顾依依看了眼登记簿:“那前天呢?”

    她本来就困,问了配合部队的工作,一直挺到了现在。再一听这问题,心里有些不舒服:“吴畅不是昨晚不见的吗,问前天干嘛!”

    “要是这么问起来,我们大院里的人都看到过她啊。她从家里出来在大院里遛达的话,或者是去谁家做客的话,这样算起来会接触过许多人的。”

    顾依依看着她:“前天,你家里来了六个人做客,是吗?”

    女孩嘟囔了一句:“谁家没有客人啊!”

    “听说蒋副军长家里也来了客人……”

    顾依依微微眯起眼睛:“我问什么,你就如实答什么!”

    “我希望你能配合,把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协助我们尽快把人找出来。”

    “你这么抵触,只会让人觉得你心虚,有什么要隐瞒的!”

    女孩正因为是敏感,她才对顾依依之前的提问抵触的。

    现在屋子里有蒋副师长坐阵,还有一名文书记录、一名参谋旁听,这种扣帽子的话她可担不起,连忙解释道:“我没有可隐瞒的。”

    “我只是觉得让你这么怀疑,心里不舒服。”

    顾依依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是直射过来的目光却让女孩感到了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她挪了挪身子,小声说道:“前天是津市的朋友带着他的朋友来我家玩。”

    顾依依问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女孩一旦开口,心里对顾依依的无名抵触就消失了大半:“其实,严格说来是我哥的朋友,叫肖胜河。”

    顾依依微微挑了下眉,蒋国柱轻声问道:“这人你认识?”

    顾依依回道:“他爸是肖长庆!”

    蒋国柱皱起了眉头:“对呀,肖坤是在津市驻军嘛。”

    顾依依当时准备对付肖长庆夫妻俩时,就调查过肖家,肖坤是肖长庆的父亲。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