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一章 大大方方说出来
    顾依依通过火承启拜托的那位大厨热心得很,他没有去邮寄,反而是听闻他的一位老食客要去沈市出差,麻溜地把具体地址给了人家,请对方帮忙带去的。

    好在那人的媳妇娘家就在沈市大东区,按照地址找个人没有什么难度。

    下了火车,同样热心肠的人就先去把两只板鸭给宋爷爷、宋奶奶送过去了。

    两位老人家在儿子借调到京城,周末才会偶尔回一次家,大多时候都是在学校里推敲教案和研究课题。

    巧得很,宋爷爷需要的一本参考书放在家里了,他才和宋奶奶趁着周末回家一趟。这才在晚上九点多钟,接到了小孙女从远方捎来的特产。

    自然对着特意上门为他们送来特产的人真诚地道谢,还特意包了一包顾泽珉之前特意寄给他们的京城特产茯苓夹饼和一瓶秋梨膏做为答谢。

    第二天一早,宋爷爷和宋奶奶的早饭不再是仅用小拌菜搭配着粥和馒头,而是迫不及待地撕了半只板鸭品尝起来。

    倒不是他们节省,而是岁数大了,就喜欢经常吃些清淡的饮食。

    宋爷爷吃了好几块板鸭,才开了口:“我本来有一个课题研究,上面已经批下来了。”

    “昨天他们还劝我让我借着暑假不用上课,一心一意地投入研究。”

    “不过,我现在决定了,等开学之后再开始。”

    宋奶奶赞许地点点头:“这就对了!”

    “这个假期我们得去京城看看泽珉一家,我一直都挺想他们的。虽然能接到儿子、儿媳的电话、孙子、孙女的书信,但不见面还是想得厉害!”

    “你那个课题要是开头了,中途停下来就不好了……”

    宋爷爷喝了口白粥:“我一开始想着趁着假期没课,尽快完成了它,然后再去京城看孩子们。”

    “现在就想着先去看孩子们,同时利用假期放松放松。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了京城让依依给我们多做几顿药膳,调理调理身体。”

    宋奶奶斜着他:“宋老头……宋教授,你这是跟谁学的,说个话还拐弯抹角的!”

    “扯那些旁的理由干什么?想孩子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像我一样大大方方说出来,没人会笑话你的……”

    宋爷爷呵呵笑着:“不说,要不然我们教研室里的那些老伙计们该笑话我了。”

    宋奶奶想想那几个老头,也笑了:“甭说还真可能。”

    宋爷爷用筷子头剜了一小块腐乳放在白粥里:“不是可能,是一定!”

    宋奶奶夹了一只鸭翅膀:“他们从西北回来才半个月的时间,学校不是让他们几位下学期再上班吗,怎么就这么急着上班了?”

    “他们上个礼拜上班的吧,应该养养身体的……”

    宋爷爷叹了口气:“他们缺钱啊……再说他们都非常急切地想重新走上讲台,想当初我们俩不也是嘛。”

    宋奶奶吐出嘴里的一块鸭骨头:“不是从回来报到的那天起,就开始算工资的吗?”

    宋爷爷看了她一眼:“不上课能有课时费吗!”

    “他们这些年折腾得已经不剩什么钱了。这一回来,得添置不少生活用品、粮油什么的,处处得花钱。”

    “还得给自己、孩子都买套新衣服,回来了总要精精神神地上班、上学不是!”

    想想那些老同志给他讲述的在大西北的岁月,再想想他和老伴一直有儿子明里暗里地护着,曾经所受的苦真的不算什么。

    “我们俩让他们羡慕着呢,儿孙孝顺,家里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

    宋奶奶当然认同老伴的说法,转而又说起了八卦:“齐教授当时不是被他儿子检举的吗,而后又公开断绝了父子关系。”

    “可是我听我们系里的老师说,他的那个儿子前几天听说他落实政策回来后,又跑过来承认错误了,是真的吗?”

    宋爷爷撇撇嘴:“老齐跟我说,那个小子关键时刻出卖自己的爹妈。为了往上爬,又上蹿下跳地公开与他们断绝关系。”

    “从那一刻起,他就伤透了心,当没这个孩子了。”

    “但他老伴心软,听到那孩子跪在地上说当年如何如何迫不得已,这些年又是如何如何地挂念他们……”

    宋奶奶嗤笑一声:“挂念?他是给他爹妈、大哥寄钱了,还是寄衣物了?”

    “这齐教授家的二小子就是白眼狼一个,知道当年事儿的人谁不躲着他!”

    “连自己的爹妈都出卖,这样的人谁敢跟他交朋友!”

    宋爷爷看着老伴生气得脸都有些红,用手抚了抚她的后背:“我们就是闲唠嗑,你生什么气呀。”

    “老齐的老伴心软,就把这个小儿子、小儿媳和一个孙子、一个孙女,让到屋里。”

    “除了她,家里的其他人都黑着脸。”

    “老齐的小儿子也会看脸色,吃了一顿饭,就带着家人先回去了。”

    “之后天天过来吃晚饭,不过听老齐说每次都是空着手来的,就是好话说一箩筐。”

    宋奶奶越听越不待见他:“这是为了省每天的晚饭钱,没脸没皮的东西!”

    宋爷爷喝下最后一口粥,放下筷子,等着宋奶奶也把手里的馒头吃完。一边帮着收拾碗筷,一边说道:“老伴啊,你把那个坏心肝的小子想得太好了!”

    宋奶奶已经开始洗碗了,她回头瞅了眼宋爷爷:“原来我把他的胃口说小了呀!”

    想了下,睁大了眼睛:“难道他是冲着齐教授补发的那笔钱来的?”

    “哎呦,那可是齐教授和他老伴治病和养老的钱呢!”

    宋爷爷回道:“老齐的二小子发现家里的其他人都不搭理他,他就黏着他妈。”

    “说他儿子处了对象,对象家里条件非常好。他不求别的,总要给孩子准备婚房啊。”

    “可是他们一家四口去年年底,就被要求从前几年的大房子里挪到单位的一间不到四十平方米的单间去住。”

    “他知道根据他爸的级别,他爸现在的现有住房面积还不到标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