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四章 沉沦
    顾立欣沉默了一下:“希望能找到,计婶的心里一直都放着她丈夫……”

    此刻的客厅里,众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顾依依讲述在海市、苏市和宁市发生的事情。

    等到饭菜都上桌了,他们移步到餐厅坐下来,顾依依才将将把事情说完。

    顾承家皱着眉:“没想到我和小北走后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顾佑北年轻气盛:“那些人太过分了!”

    顾承国稍稍松了口气:“好在已经抓到了他们大部分的成员了,估计之后他们再难有什么大动作了!”

    顾爷爷已经把重点放在了当下:“京城新派来了负责人,但是还没有审出来他是谁?”

    顾依依答道:“是的。”

    “京城分区的新负责人不是由另一名副统领派来的,就是由统领派来的。反正抓到的所有人中,都没人知道他是谁。”

    “不过,派来京城的药师倒是已经抓住了,希望能从她那里挖出线索来!”

    顾奶奶唏嘘不已:“文家再走下坡路,也不应该出现这种不忠不义的子孙啊!”

    顾泽珉适时提醒道:“你们还记得爸爸的那个专车司机吗?他当时脑中可是有一段天蚕丝的……”

    顾爷爷摆摆手:“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了再说。”

    心里却出现了一个念头:文家会不会是勾结了火凤组织呢?

    与他相同想法的是另外几位老爷子!

    在庄家的客厅里,雷三炮十分气愤,嗓门显得越发的洪亮:“我觉得文家本身就参与了!不然他家的宝贝怎么会让火凤组织用来害人!”

    “甭说什么是文家小孙女的个人行为,这话我一万个不信!”

    “文家人向来想着歪门邪道,这个我深有体会!”

    被特许旁听的贺小龙和庄墨相都被震得耳朵嗡嗡直响,他们看着正掐着腰站在客厅中间的雷三炮,深觉还是自己的爷爷文雅一些。

    庄老用手抚了下额头:“我们应该把老顾叫来,天蚕丝还是他更了解一些。”

    贺老斜了他一眼:“这和天蚕丝有啥关系!不是已经知道这东西是谁的了吗?”

    罗晋桓问道:“庄老是担心那东西不是天蚕丝,让人给认错了是不是?”

    庄老嗯了一声:“虽说文家已经早不如以前,但是我也不希望他家真的出现这种事情!”

    雷三炮的嗓门又高了八度:“我说,你还惺惺相惜了吗?就因为你们两家都是所谓的世家!”

    “哼,那个火凤组织的药师不是文家家主的小孙女吗,文家根本脱不了干系的!”

    庄老揉了揉太阳穴:“雷三炮,你小些声音行不行!震得我头疼。”

    “你要是说我和顾家惺惺相惜,我承认!”

    “但是庄家跟文家从来没有惺惺相惜,没解放之前,我们庄家和文家就没什么深交。解放之后,你们都知道,我家跟他家基本上就没什么来往。”

    “他家的小孙女是什么火凤组织的药师还可以解释说是个人行为,但是如果那个东西确定了是文家的天蚕丝的话,恐怕他们家参与的可能性就超过了一半。”

    “一个颇有底蕴的大家族,我是真的不想看到它沉沦!”

    罗晋桓一锤定音:“天蚕丝是经过小象他们确定了的!”

    庄老看了罗晋桓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小象是谁,那应该是青龙小队的人。如此一说,他也就明白天蚕丝是确定的事实了。

    贺小龙和庄墨相对视一眼,他们俩倒是都听出来了这个小象是何许人也。

    贺小龙插话道:“文玲是抓住了,但一直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审出来,给我们师长急的呀……”

    贺老点点头:“能不急吗,如果能够审出京城分区的新负责人,把这个人抓住了,就能拎出一溜人马,基本上就可以把这里的火凤组织成员肃清了。”

    罗晋桓皱了一下眉:“这个负责人的行事很阴毒,你们都得跟家人强调一下安全问题。”

    “前阵子他们在子安和蒋家孙子、吴家外孙子那里下手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

    贺老和庄老都扫了眼自己的孙子:“是啊,把他们这些人差点都骗过去,呵呵。”

    雷三炮想起自己孙子打回来的电话,掐腰的手放了下来:“小震他们在海市就差点着了他们的道,他们那些瘪犊子居然用迷药!”

    罗晋桓扯了下嘴角,哪里是差点着了火凤组织的道,就是着了人家的道,三个大活人全部被迷倒了,人事不知,好在命大,没出什么事儿。

    “反正那些人是无所不用其极,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坏事!”

    庄墨相看了庄老好几眼,但还是忍住没说话。

    四位老人家商量了好一阵子,把如何加强京城防范的措施列出了好几条,由贺小龙执笔形成报告,递交上去。

    等到贺老、雷三炮乐呵呵地拎着板鸭和罗晋桓一起离开了庄家之后,庄墨相被庄老带进了书房。

    “说吧,你不是憋了一肚子的话吗?”

    庄墨相见已经没了外人,立刻说了出来:“爷爷,我的玉牌在前段时间裂了。”

    庄老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什么?你当时怎么不说!”

    庄墨相挠挠头:“我以为是我不小心撞裂的呢,怕您们担心,我就没说。”

    庄老有些焦躁:“你现在就说!详细些!”

    庄墨相点点头:“那个倭国访问团离开京城时,我们不是守在机场外围嘛。等他们飞机起飞之后,我回到部队宿舍换衣服时,发现玉牌裂了的。”

    “因为前一天我还看过玉牌是完好的,所以玉牌裂开只能是那一天。”

    “发现了之后,我当时心里挺慌的,就坐在宿舍里努力地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导致玉牌裂了。”

    “因为这一天很平静,所以当时我才会认为玉牌应该不是挡灾坏的。”

    “后来我想到,在机场外围时,有一名负责巡逻的战友踩到一颗小石子上崴了脚,差点没摔倒,我离得最近,扶住了他。”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