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三章 没有定论
    火承启摇摇头,开始有些自相矛盾:“也不能这样说。”

    “当时知道了他们姓顾,又看到他们的容貌与火家藏书中所绘制的几位顾家的老祖宗的画像有些相像,满心里想的就是他们是不是我认为的顾家人,也可能就忽略了自己的感受。”

    “第二次和依依见面后,就感受到了那种亲近感。”

    顾泽珉和石凤竹对视一眼,难道他真的对真正的隐世世家顾家人的灵魂有所感应。

    可是,顾承国和顾承家的儿女们虽已不在族谱之中,但其实与顾家嫡系血缘关系很近的。

    这种感应很神奇,也算是第六感中的一种,不过却让人无从解释。

    火承启呵呵一笑:“是我自己想多了。”

    “哥、嫂子,你们赶紧去吧。我正好逛逛京城,熟悉一下。”

    顾泽珉本意是想带着他一起去顾家的,不过看到火承启明确表明了不想参与的态度,就从自己衣兜里掏出几张本地粮票来:“拿着,中午饿了,就在外面吃。”

    火承启接过来:“我这么大人了,你们不用担心,好好陪陪老人家。”

    “早就听说京城的小吃多,我晚饭也在外面吃。”

    顾泽珉又拿出罗晋桓家的大门钥匙:“你先拿着,免得你回来时,家里没人。”

    “依依手里还有钥匙的……”

    顾泽珉和石凤竹又交代了几句,与拿着板鸭和点心出来的顾依依、等在大门口的顾子安、顾佑南、顾佑北一起上了车。

    火承启笑呵呵地进了自己住的屋子,拿了背包,又把昨晚顾依依特意给他的一小瓶解毒丸贴身放好,这才锁好大门,拿着事先备好的京城地图出发了……

    车停在顾爷爷家门口,车上的六人刚下车,大门就被打开了。

    顾承家探出头来,乐滋滋地说道:“小弟、弟妹来了。”

    “依依,二伯可就等着你的宁市板鸭了,哈哈哈!”说着,伸出手接过顾依依手里的两只袋子。

    在他的后面露出顾承国微笑的脸:“泽珉、弟妹,快进来,爸妈在客厅等着你们呢。”

    一行人进了院子,顾承国问道:“子安,我听说几个重量级的军校联合起来要在暑假搞个什么综合训练,是不是真的啊?”

    顾依依一听,连忙看向顾子安,她没听哥哥说过呀。

    顾子安笑笑:“我们系主任前两天还抱怨,几个学校不在一地,沟通起来就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定论呢!”

    “不过听说是要先封闭训练,然后是分组比赛。”

    顾佑北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机会与顾子安交谈,但他说起话来并不生疏:“子安,我真羡慕你!”

    “看来我是没有机会参加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紧走几步,凑到顾承家身边:“爸,我现在的学籍还在二军医大,是不是?”

    顾承家拧着眉看向自己的小儿子:“你大伯说的军校应该是纯军校吧,你就是不转学,估计这次训练也不能有你们学校。”

    顾子安早就听说过比他只大了几个月的三堂哥特别喜欢部队,所以才报考了军医大学。现在看他急切的表现,倒是觉得亲近了不少。

    “三堂哥,听说这次训练是综合性的,四所军医大学正在竞争唯一的名额呢!”

    顾佑北一听,立刻搭上顾子安的肩膀:“子安,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参加的机会,你详细跟我说说。”

    一直到进了客厅,向长辈问过好之后,顾佑北拉着顾子安坐在边上,还嘀咕着这个话题呢。

    顾奶奶倒是把顾依依叫到自己身边坐下,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还好,气色不错!”

    “你呀,真让人担心。以后再出了那样的事情,不准再执意留下,听见没?”

    顾依依看顾奶奶故意虎着脸,不禁莞尔:“奶奶,您要相信我。”

    “如果我真的应付不来,早就回来了,不会让自己处于险境之中的!”

    石凤竹则从客厅里出来,把顾承家随手放在茶几上的两只兜子拎去了厨房。

    果然顾承国媳妇、顾承家媳妇、顾立欣和顾佑东都在厨房里忙活着呢。

    “大嫂、二嫂、大姐,你们看我干点什么?”

    顾承国媳妇回过头:“弟妹来了。你什么都不用干,我们四个人在厨房里都要转不开身了,再加你一个,一会不用做菜了!”

    顾承家媳妇却聊起了别的事儿:“弟妹,你们家里人什么时候来我家做客,我答应过给依依做一桌子好吃的?”

    石凤竹明白这是要对女儿表示感谢呢,必须要应下来,不然二嫂的心里不踏实:“好啊!下个礼拜就是各个学校的期末考试了,等考完试应该有时间的吧。”

    顾承家媳妇立刻接道:“好啊,那就初步定在下个礼拜天。”

    石凤竹没有看到计婶的身影,随口就问了出来:“怎么没看到计婶呀,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顾立欣笑着回道:“计婶的身体好着呢。是她娘家的外甥结婚,请她回去参加婚礼。”

    石凤竹有些吃惊:“她有家人啊,我还以为她是孤身一人呢!”

    顾立欣叹了口气:“听说好多亲人在战争期间也都死了,剩下的没有几个人了。她一直跟着部队走南闯北,就没怎么联系,估计以前的关系也不太好吧。”

    “这一次是她妹妹的小儿子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的,亲自过来请的她。”

    “咱妈给她带了一些京城的特产,又给她拿了三百块钱。”

    “计婶把钱都退给咱妈,她说她吃住在我们家,退休工资一直都攒着呢,不差钱。”

    “但我妈最后还是塞给她一百块钱,说这是他们的心意,虽然她丈夫是民兵,但在他们的心里和战友无异!让她好好修整一下她丈夫的坟。”

    “计婶非常感动,郑重地收下了钱。她哭着说,她会把咱妈的原话学给她丈夫听,她丈夫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石凤竹迟疑地问道:“不是好多地方在前些年,把坟头都平了嘛。计婶离开家乡几十年,还能找到吗?”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